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26)

農莊主只好悶聲不響地坐在那里聽那兩個孩子背誦祈禱文。後來他又在屋里踱起步來,從這邊踱到那邊,又從那邊踱到這邊。他一邊踱步一邊絞搓著雙手,似乎他心里很不平靜,懊惱和悔恨一齊湧了上來。

馬兒被無辜地賣掉而且被糟踏得不像樣子,兩個孩子竟然流落街頭淪為乞丐!這都是父親犯下的罪孽!看來父親做的事情不見得件件都是正確的。

他又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雙手支撐著腦袋。他的面孔突然抽搐起來,而且不停地顫抖,淚水大滴大滴地奪眶而出,他慌忙用手拭掉,然而卻無濟於事,淚水滔滔地湧了出來。

這時他母親推開了小房間的門,他慌忙把椅子轉過去,讓後背對著她。可是她已經注意到有些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因為她站在他身背後發楞了好長時間,似乎在等待著他說點什麼。後來她想到,男子漢總是很難輕易開口吐露最傷心的事情的。她不得不幫他說出來。

她早已從小房間里看到了方才屋里的情景,所以她不消再多問了。她靜靜地走到那兩個已經睡熟的孩子身邊,把她們抱起來,放到那小房間里自己的床上去。然後她又走出來,站到兒子身邊。

“拉斯,我求你,”她說道,佯裝著沒有看見他在流淚,“你說什麼也要讓我把這兩個孩子留下。”

“怎麼啦,媽媽?”他問道,盡量使聲音少帶些哽咽。

“打從你父親把小房子從她們的母親手裏奪過來起,這幾年來我心里一直在為她們難過。你大概也是這樣吧!”

“是的,不過……”

“我打算收留她們,把她們撫養成有用的人。她們這兩個好姑娘本來不應當沿街乞討的呀!”

他一句話也回答不出來,淚水刷刷流個不停,於是他感激涕零地捏住了母親那隻瘦削如柴的老手,輕輕地拍著。

驀地他站了起來,仿佛嚇了一大跳。“父親該怎麼說呢,要是他還健在的話?”

“唉,那時候里里外外什麼事情全都由他一句話說了算數,”母親嘆息道,“現在是你當家了。只要你父親在世一日,我們都要服從他的每一句話。可是現在不同啦,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心思去做啦。”兒子對這些話十分詫異,甚至止住了流淚。

“我就是按照自己的心思在操持農莊嘛,”兒子分辯道。

“不對呵,”母親指點說道,“其實你並沒有這樣做。你只是在學得跟你父親一模一樣。要知道,父親受過苦難,那些困苦的年月把他嚇怕了,使他生怕再變窮了。所以,他不得不一門心思先為自己著想。可是你並沒有吃過什麼苦,沒有什麼事情逼得你非要斤斤計較不可。你的家產足夠你花一輩子也花不完。你要是再不為別人著想點,那就太不近人情啦。”

就在那兩個小姑娘走進屋里去那時候,男孩子就躡手躡腳地溜了進去。後來他就一直隱匿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過了不很久,他就看到了農民大氅口袋里露出來的鑰匙。“等到農莊主人把那兩個孩子往外攆的時候,我就拿了鑰匙乘機溜出去,”他這樣想道。

母親同兒子談了很久,她講呀、講呀,那個吝嗇的農莊主人停止了哭泣,到了後來他臉上的神情溫順而善良,看上去成了另外一個人。他一直拍著母親的瘦削的手。

“行啦,我們現在該睡覺啦,”老奶奶看到他已經平靜下來,就這樣說道。

“不行,”他匆忙站起來說道,“我還不能馬上就睡覺。有個不速之客,我今晚要留在家里。”

他沒有再多說什麼,慌慌張張披上衣服,點上一盞馬燈,走到庭院里去。外面仍舊寒氣逼人,大風勁吹。可是他走到門前臺階上,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曲。他不曉得那匹馬還認識不認識他,不知道那匹馬還樂意不樂意住進早先的馬廄。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