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諾德《放慢腳步》(10)第1章·一切都要快些

我們可以斷言,一種新的美麗,亦即快速之美,已經使壯觀的世界變得更加豐富多彩。—1909年未來主義宣言

 

清晨醒來,你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是拉開窗簾嗎?還是翻過身去摟摟你的伴侶或一隻枕頭?或跳下床來做10個俯臥撐以促進血液循環?都不是。你做的第一件事,同時也是每個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時間。床頭櫃上的時鐘幫助我們了解自己的狀況,不僅告知我們在一天餘下的時間里自己所處的狀態,也告訴我們該做何反應。如果時間尚早,我就閉合雙眼,睡個回籠覺;假如時間已經不早,我便跳下床來,徑直奔向衛生間。從醒來的那一刻起,時鐘就操縱著我們一整天的節奏。當我們在一個接一個的約會和安排以及一個接一個的截止期之間奔忙不休時,一天的時間就這樣流逝。每一個時刻都編入了安排計劃,我們目力所及之處—床頭櫃、單位的食堂、電腦屏幕的一角以及我們的手腕等等—時鐘無時無刻都在滴答作響,記錄著我們每一刻的進展,激勵我們不要落後。

在這個快速變化著的現代世界里,時間的列車似乎總是剛到站又處於待發的狀態。無論我們如何加快速度,無論我們的日程安排多麼巧妙,每天的時間總是不夠用。在某種程度上,總是如此。但今天我們感到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多的壓力。為何如此?究竟是什麼讓我們有別於我們的祖先?假如我們要放慢節奏,我們首先必須明白為什麼要加快節奏,為什麼這個世界變得如此快速,日程安排如此緊張?要做到這些,需要從我們與時間的關係入手予以探討。

 

人類一直處於時間的奴役下,能感覺到時間的存在與威力,卻從來無法確知如何給時間下定義。公元4世紀,聖·奧古斯丁曾審慎地說道:"時間是什麼?假如沒人問我,我知道;假如我必須要給提問的人一個解釋,坦白地說,我不知道。"1600年後的今天,在將史蒂芬·霍金晦澀難懂的著作啃過數頁後,我們全然明白了他對時間的感覺。然而,雖然時間難以捉摸,每一個社會都逐漸總結出測定和計算時間的方法。人類學家相信,兩千多年前,歐洲冰河時代的獵人采用在木棍或骨頭上刻洞的方法計算月相變化周期。古代世界每一種偉大的文明—蘇美爾、巴比倫、埃及、中國、瑪雅及阿芝臺克都創立了各自的日曆。古騰堡印刷機出品的最早印刷文件就是"1448年日曆"。 

一旦我們的祖先掌握了計算年、月、日的方法,下一步就是將時間分割為小單位。埃及的日規起源於公元前1500年,為現存的最古老的等分一天的計時裝置。早期的"鐘"基於滴漏、沙漏、蠟燭或燃香。13世紀隨著機械鐘在歐洲的誕生,計時技術取得了巨大進展。到16世紀後期,人們不僅可以準確地計算小時,還可以精確到分和秒。

 

生存是人類測算時間的一種動力。古代文明使用日曆計算農作物種植和收獲的時間。但從一開始,測算時間就被證明是一把雙刃劍。從好的方面說,制定計劃有助於提高每一個人的效率—無論是農民,還是軟件工程師。然而,一旦我們將時間包裹起來,日程表開始轉動,時間佔據上風,我們就淪為時間的奴隸。時間安排限定了我們的期限,就其本性而言,給我們一個匆忙的理由。這正如意大利諺語所言:人測算時間,時間測算人。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