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來家庭倫理劇: 笨鳥滿天飛 10

許強雖然努力把怒氣貯在心中不發泄出來。然而,那股怒氣仍然在呼喚太太聲中泄了許多出來 ,他大聲地對著太太呼喝: “快去叫那個死丫頭出來,我有話要跟她説。

許太太帯著惴惴不安的心來到女兒的房間,她沒有敲門就推了竄進去,嚇了許麗一跳,她埋怨道: “媽! 怎麽您沒有敲門就竄進來,嚇了我一跳。”

“先嚇一嚇對妳也有好處,因為還有更驚嚇的在等著妳呢!” 母親說。

許麗聽了一點也不驚慌,她氣定神閑地説: “是不是爸爸要向我逼供?”

母親說: “妳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本領。”

(Feature Photo: Red Shanghai by Mark Heath Photo,www.flickr.com/photos/markheath10

許麗冷笑道: “他在客廳裏對您的呼喝,我在房間裏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現在就要向妳逼供了,但我不會像妳爸爸那麽兇神惡煞,我希望妳能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左鄰右舍都在説妳跟対面的小子在拍拖,到底是不是真的?”

許麗說: “關於這個問題,等下跟爸爸的問題一起回答,這樣省時又省氣力。”

做母親的冷笑道: “妳不說也無妨,因為我已經有答案了。”

“想不到您也有未先知的本領。您是怎樣“”出來的?”許麗問

“鄰居說妳跟對面的小子拍拖,妳沒搶囗呼冤,大罵鄰居無中生有,從這一點早已泄露了端倪。”母親說。

許麗岔開話題: “好了,爸爸等太久又要發脾氣了,您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給大伯。”

毌親問: “妳要打電話叫大伯來幫妳説好話?”

許麗說: “不錯,大伯不但能替我擋一擋爸爸向我射來的利箭,他還有本領收服爸爸。我已經跟他説好了,他非常樂意地幫我。”

“難怪妳有恃無恐,一派老神在在。”母親説。

母女來到客廳,許強單刀直入: “阿麗!現在我問你一個問題,妳的回答只說是和不是就好了,其他別多費唇舌。”

“好的。爸爸! 您問吧!” 許麗說。

女兒的氣定神閑,一副有備而來的態度令這個父親大感詫異,他說: “外頭流言四起,説妳和對面那個臭小子拍拖,是不是?”

許麗快而幹脆俐落地回答: “是!”

女兒鎮定爽直地回答令父親一時 “嚇” 得倒退了兩步,這個死丫頭是怎麽啦? 不會是鬼上身吧?

他責問道: “妳不是曾經告訴我,妳已經有了一個男朋友也是賣燒鴨飯的?”

女兒說: “我所指的那個男朋友就是對面的兒子。”

父親怒吼道:“難道妳不知道我們跟對面那家人有仇恨,妳還去跟他的兒子拍拖,妳怕嫁不出去嗎?”

“爸爸! 您到底跟人家有什麽仇恨? 是您自己把人家當仇人般看待,您恨對面那家人,是因為他們的燒鴨比我們的香,生意比我們好,您就妒嫉他們,結果由妒生恨,爸爸! 不是我要說您,您愛逞強,輸不起………”

女兒還沒有說完,父親打斷地怒喝: “喂喂!妳是在教訓我嗎?”

“爸爸!我沒有權利教訓您,我是在跟您説道理。”

“我不要聽妳的大道理,妳聽著,妳嫁雞嫁狗嫁豬嫁牛我一點也不在乎,我就是不淮妳去嫁給對面那個臭小子。”

“爸爸! 我並不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我已經達到婚姻有了自主權的年齡了,我有權選擇我喜歡的男朋友,任何人都沒有權利來幹涉我。”女兒特別提高聲調: “包括父母。”

“妳…妳….” 許強戳指大罵: “妳這個牙尖嘴利的死丫頭,妳想氣死我嗎?’

站在一旁的許太太急得直踩著腳: “阿麗! 妳就少說幾句吧!”

就在這個時候,許強的大哥來了。許麗看到了救星,高興地説: “大伯來了。”

許強看到了大哥連忙說: “老大!你來得正好,幫我教訓教訓這個死丫頭。

許強的大哥瞪了他一眼說: “我好像沒有興趣教訓阿麗,而比較有興趣教訓你。” (未完/ 待續)

Views: 17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