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曉松《魚羊野史》1月8日 (2)

就是李白也一樣,李白被從長安貶到白帝,其實長安離白帝並不遠,每到一個地方,縣委書記都出來請客,然後每個縣委書記請他多留兩天,所以溜達了很久才到達,他的特赦令比他到得早,所以寫了“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又走了。

蘇軾也是,他一路上都是被各種文人尊重。大家可以看到蘇軾的詩詞,包括文章,一個是他個人心胸寬廣,另一個是那個時代不是把文人逼到絕路的時代,所以大家想,蘇軾被貶成那樣,一路上還是這樣豁達。放逐到海南島這種貶,整個宋朝都沒幾位。

宋朝是一個對文人最美好的年代啊,因為宋朝是軍人建國,所以它很尊重文人,它為世世代代的君主立下了一個叫不殺士的規矩,絕不殺一個知識分子,即使你把我氣得都成這樣了,我也只貶你,所以宋朝的知識分子主要的人生就是“旅遊”。

我覺得環境也很重要,浪漫的朝代,在一個不殺士的尊重知識分子的朝代,文人不會走出絕望的一步,再加上蘇軾本來的胸懷。蘇軾我是非常熱愛的,就算一路被貶到惠州去了,那個時候不像現在,現在廣東很繁榮,那個時候是蠻夷之地,到處都是亂七八糟,什麼也沒有,到那兒還能“日啖荔枝三百顆”,特別樂觀,是我的偶像。

我不管到什麼地方都特樂觀,我坐了牢,都能在里面想著蘇軾,然後在那兒學學東西,翻譯翻譯書什麼的。他樂觀到什麼程度呢?他其實還算有錢,每貶到一個地方,他都覺得這個地方很好。當時貶他的那些新黨的頭兒,心胸特別狹小,尤其那個宰相,只要一聽說他蓋房了,馬上又下一令,他又被貶到什麼地方去了,然後到那兒又開始蓋房子,蓋得差不多了,又被貶走了,最後一分錢也沒有了。他沒有理財的那種才華,他也沒有那種真的政治上的敏感,就是我什麼時候能回朝,在這之前我的錢是不是要省著點?那個時候的文人啊!

蘇軾也是大書畫家,但是他也不會去賣文。不要說蘇軾了,就是那個時代的大奸臣,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也不去賣那個字兒。文人那個時候的風格就是,我再怎麼怎麼落魄,也不能幹這個。

所以到最後他已經很窮了,在宋朝被貶到海南島,意思就是永遠都回不來了。這個時候有兩個讓我覺得特感動的事情。海南島那時候就是窮山惡水,那個時候也沒有今天這麼好的船,現在好了,大家都去海南島,三亞“天涯海角”那四個字,就是蘇軾寫的啊,到那兒可以看到大師的書法。那個時候的海南島,那簡直就是沒法形容的地方,漂洋過海到了那個地方,連廟也沒有。因為蘇軾到了那兒以後,沒地方住,所以就打算住廟里,和尚永遠是好的。

每一個時代宗教都是穩定劑,宗教能保護住知識分子,不光在中國,在世界各國,宗教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養活了歷朝歷代的很多偉大的藝術家和詩人。

結果到了海南連廟也沒有,最後只能在大樹底下刨一個坑,但是他依然樂觀。最感人的事情是,他的那些朋友,那些文人隱士,漂洋過海來看他。有一首歌叫《漂洋過海來看你》,現在漂洋過海就是因為愛情,那時候不是,那時候是你都到了那個地步,而且我知道我去看你,肯定會得罪當朝的官員,可是我就要去看你。他的那些朋友漂洋過海去陪他,一個人陪幾個月,一個人陪幾個月。海南什麼也沒有,肉也沒有,鹽也沒有,藥也沒有,什麼都沒有,都從海上運,他又不是什麼達官貴人了,所以有的時候有,有的時候沒有,有的時候臺風來了,就沒吃的,就餓成那樣。

當然特別感人的是,他餓成那樣的時候,在海南還教了個學生。海南這個地方,世世代代一直到那個時候,從來沒有出過一個進士,因為那兒當時不是一個開化的地方。他教了一個姓江的學生,教完了以後還給這個學生作了半首詩,說等這孩子金榜題名後續上後半首,結果那個姓江的學生真的金榜題名了。海南的生活帶給蘇軾身體上巨大的傷害,因為那時候實在是太艱苦了,蘇軾最後在海南待了三年,終於徽宗上臺把他弄回來。他有信心他一定會回來,但是回來差不多三天,就去世了。去世之後,他那個學生終於不辜負他,成了海南有史以來第一位進士。但是那後半首詩是誰寫完的呢?他找到了位列唐宋八大家的蘇軾的弟弟蘇轍,把這首詩最後寫完。蘇家兩位大才子,成就了海南島的第一位進士。

說蘇軾可以說三天三夜啊,咱們時間很短,我只說對蘇軾最崇敬和他最美好的一部分,身為藝術家,自由、浪漫是最重要的,我覺得蘇軾是真正做到了。蘇軾身上有所有浪漫藝術家共同的優點,當然也有人說是缺點,就是比較愛女人,也是個大情種。一輩子先是愛自己的表妹,愛到比賈寶玉愛林黛玉還愛,然後表妹去世哭得跟鬼似的。然後愛自己老婆,也是傳誦千古的詩篇,“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他是一個大才子,我要說尤其是一個會寫歌的人,大家知道那些詞牌其實都是唱出來的,尤其是蘇軾愛寫的這個《蝶戀花》,據我考證是非常好聽的小調曲,因為它全是仄聲結尾。“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這看起來就是一個小調結尾的歌,而且是套曲。大家聽那個詞牌,聽著就像青樓里頭唱的歌,那時候流行音樂是在青樓里的。《蝶戀花》是所有詞牌里頭傳下來最多的,大概傳下來好幾萬首,說明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曲子,所以蘇軾還會寫歌,非常討女孩喜歡。

這個傳統一直傳到今天,今天傳到我們那時候,寫歌還是討女生喜歡的。但是今天不知道,今天聽說有房子,是討女生喜歡的,傳了幾千年的寫歌傳統沒有了。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