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February 2016 Archive (3)

嚴文井·我是不是個上了年紀的丙崽?——致韓少功

少功兄:

你七月八日的信很快就收到了,十一日我就找齊了三篇小說,並立即開讀,印象頗佳。為了證實我不存偏見,我發動老伴也來閱讀它們。她的勇敢的稱贊使我信心加強,我決心再一次閱讀,目的是為了仔細品味,大約在十七、八這兩天裏,全部工程俱已完成。回信則晚了幾天,這是不得已。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的“無事”之“忙”把我捆住了。

確實,近年來,我也有了些不合乎我性格的交際應酬,但這個界限很不好定。對於和朋友們的互相探討,我從來沒有列入“應酬”範圍。和朋友交談,興之所至,天南地北,海闊天空,不知晚之將至,也不知晨之將至,我不大想到掌握時間,因此老伴又頗以為我是喜歡談和聽廢話、喜歡浪費光陰,說而不能行(未抓緊寫)的,給了我不少好心的埋怨。扯得這麼遠,不過是想說明,我本來還可以,還應該早個幾天給你寫信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28, 2016 at 6:55p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月光二題

空院殘月

有一個鄰家的漢子很會種瓜,扛著鋤頭這裏看一看,那裏挖一挖,似乎沒有做什麼,但他所到之處不久就會冒出肥大的瓜葉,逢溝過溝,逢坡上坡,甚至翻越墻垣,盡情地蔓延和覆蓋。不知什麼時候,瓜藤已潛遊我家門前的路上,過不了多久,兩三個南瓜居然憨憨呆呆地攔路把守,要收繳買路錢的樣子,使我出入的時候得東躲西閃三步兩跳。

“把瓜摘去吃吧。”他撐著鋤頭,樂呵呵地沖著我笑。

“我家也有瓜。你種的,你留著。”…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12, 2016 at 5:4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情二章

⒈五十萬年前的那次動情

三次動情,一次在二百五十萬前,另一次在七十五萬年前,最後一次是五十萬年前——,然後,她安靜下來,我們如今看到的是她喘息乍定的鼻息,以及眼尾偶掃的余怨。

這裏叫大屯山小油坑流氣孔區。

我站在茫茫如幻的硫磺煙柱旁,伸一截撿來的枯竹去探那翻湧的水溫,竹棍縮回時,猶見枯端熱氣沸沸,燙著我的掌心,一種動人心魄的灼烈。據說它在一千公尺下是四百度,我所碰觸的一百度其實已是她經過壓抑和冷卻的熱力。又據說硫磺也是地獄的土壤成分,想來地獄也有一番駭人的勝景。…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8, 2016 at 6:4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