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愛情的十四行詩選之八十九

我死時我要你的手按上我的眼睛:

我要光明,要你可愛的手中的

麥穗的清香再一次在我身上飄過,

讓我感到改變了我命運的溫柔。

 

我要你活著,在我沈睡了等待你時,

我要你的耳朵繼續聽著風聲,

聞著我們一起愛過的海的芬芳,

繼續踩著我們踩過的沙灘。

 

我要我所愛的人繼續活著;

我愛過你,歌唱過你,超過一切其他,

因此,你得繼續絢麗地如花開放,

 

為了讓你做到我的愛要求你的一切,

為了讓我的影子在你的頭發上漫步,

為了讓人們懂得我歌唱的緣由。

 

(王央樂譯)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ly 21, 2021 at 10:58pm


夸西莫多·詩歌誕生於孤獨

詩歌誕生於孤獨,並從孤獨出發,向各個方向輻射;從獨白趨向社會性,而又不成為社會學、政治學的附庸。詩歌,即便是抒情詩,都始終是一種“談話”。聽眾,可以是詩人肉體的或超驗的內心,也可以是一個人,或者是千萬個人。相反,情感的自我陶醉只是回歸於封閉圈一樣的自我,只是借助於疊韻法或者音符的、隨心所欲的遊戲來重復那些,在業已退色的歷史年代里他人早已製造的神話。
(1959年夸西莫多諾貝爾文學獎獲獎演說)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ly 2, 2021 at 5:02pm


柯羅連科散文詩《火光》

很久以前,在一個漆黑的秋天的夜晚,我泛舟在西伯利亞一條陰森森的河上。船到一個轉彎處,只見前面黑魆魆的山峰下面,一星火光驀地一閃。

火光又明又亮,好像就在眼前……

“好啦,謝天謝地!”我高興地說,“馬上就到過夜的地方啦!”

 

船夫扭頭朝身後的火光望了一眼,又不以為然地劃起槳來。

“遠著呢!”

我不相信他的話,因為火光衝破朦朧的夜色,明明在那兒閃爍。不過船夫是對的: 事實上,火光的確還遠著呢。

這些黑夜的火光的特點是: 驅散黑暗,閃閃發亮,近在眼前,令人神往。乍一看,再伐幾下就到了……其實卻還遠著呢!……

 

我們在漆黑如墨的河上又劃了很久。一個個峽谷和懸崖,迎面駛來,又向後移去,仿佛消失在茫茫的遠方,而火光卻依然停在前頭,閃閃發亮,令人神往,——依然是這麽近,又依然是那麽遠……

現在,無論是這條被懸崖峭壁的陰影籠罩的漆黑的河流,還是那一星明亮的火光,都經常浮現在我的腦際。在這以前和在這以後,曾有許多火光,似乎近在咫尺,不止使我一人心馳神往。可是生活之河卻仍然在那陰森森的兩岸之間流著,而火光也依舊非常遙遠。因此,必須加勁伐槳……

然而,火光啊……畢竟……畢竟就在前頭!……(張鐵夫、廖子高 譯)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ly 1, 2021 at 2:36pm


賞析柯羅連科的散文詩《火光》

當你陷入山重水復疑無路的境地時,該怎麽辦?是向困境投降,還是迎難而上?柯羅連科告訴了我們一個肯定的答案: 循著心中的火光努力前行,你就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 

短短幾百字的散文詩《火光》,以優美的筆調,描繪出深遠的意境和深刻的哲理。一個漆黑的秋夜,作者沿著一條陰森險惡的河流泛舟,忽然看到,前方的火光:“驅散黑暗,閃閃發亮,近在眼前,令人神往。乍一看,再劃幾下就到了… …其實卻還遠著呢!”

柯羅連科以這一極為平凡的現象告訴我們,在生活的道路上,也有許多令人神往的火光。那是我們追求的理想,是美好的前景。然而理想和現實存在著相當一段距離,看起來似乎瞬間就能達到的目標,實際上卻還很遙遠。

然而,火光雖遠,卻並非遙不可及。它不僅不會消磨我們的信心,反而會在寒冷與黑暗中指引我們前行。只要心中有光,便能到達那前方的光明之處。

 

創作來源於生活。此文雖為作者的即興之作,卻反映了他本人的生活經歷與感悟。當時的俄國正處在沙皇政府的黑暗統治下,具有革命民主主義思想的柯羅連科因致力於社會改革,積極參加進步活動而屢遭迫害,曾被逮捕、流放。但他仍百折不撓,堅持不懈。因為他始終相信,革命的勝利正如那絢麗的“火光”,在前面閃耀著。

這篇散文詩,正是他鬥爭情懷的真實寫照。《火光》不僅在當時激勵人們為推翻專製統治而英勇奮鬥,就是在百年之後的今天,也依然閃耀著不滅的光芒,鼓舞著人們在生活中戰勝挫折,向著美好的未來前行。

 

《火光》通篇運用象征性手法,且每一象征物都具有雙重含義。從作者當時的生活處境來看,漆黑的夜、陰森的河象征著黑暗的沙皇時代,那閃閃發亮的火光則是革命的象征。同時,作者並沒有局限於此,而是將象征意義拓展到更為廣闊的生活領域中。

“在這以前和在這以後,曾有許多火光,似乎近在咫尺,不止使我一人心馳神往。可是生活之河卻仍然在那陰森森的兩岸之間流著,而火光也依舊非常遙遠。因此,必須加勁劃槳……然而,火光啊……畢竟……畢竟就在前頭!……”這就更進一步啟示人們: 在人生的長河中,盡管有著許多急流險灘,但只要不畏艱辛,不畏險惡,勇往直前,就一定能達到理想的彼岸。

 

這篇散文詩還成功地運用了烘托和反復的藝術手法,把“火光”的形象寫得閃爍迷離。文章一開始,作者便竭力渲染背景的陰暗:“漆黑”的秋夜、“陰森森”的河流、“黑魆魆”的山峰等,營造出陰暗險惡的環境氣氛,令人不寒而栗。緊接著,作者寫道:“一星火光驀地一閃。”有了前面黑色背景的烘托,令人感到這火光是如此地明亮。

當讀者與作者一樣沈浸在喜悅中時,筆鋒卻一轉,指出這火光雖看似近在眼前,實際上卻相當遙遠,只是那閃閃的亮光令人神往。幾次反復,已令人有了想要探尋火光秘密的欲望。

結尾,作者以濃郁的詩情,激勵人們奮力前進,為人們點燃了充滿希望的生命“火光”。

 

弗拉基米爾·加拉克季奧諾維奇·柯羅連科(英語:Vladimir Galaktionovich Korolenko,1853年-1921年)俄國作家,記者,人權活動家。著有根據自己在西伯利亞流放經歷所寫的多部短篇小說,最著名的是《盲音樂家》。晚年的柯羅連科對於俄國內戰雙方所實行的恐怖政策都有批評。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27, 2021 at 8:31pm

皇泯:老屋,有十七張門

老屋,建於清末民初,名牌號碼是新中國取的——新屋里一號。

不到一百平米的空間,卻有十七張門。

這麽多門,門斗吱吱呀呀,老鼠吱吱呀呀,風能不吱吱呀呀? 

 

老屋的門,其實對內有五張,對外只有三張。

其餘六張門無論對內還是對外,從來沒有開過,所以,這六個門洞從來沒有聽到門斗說過一句話。


還有三張呢?是門外重疊的柵欄門。

柵欄門,不遮風雨,不擋陽光,只關撒野的童心。

柵欄門,難得開一回口,偶爾開口,那一定是祖父的訓斥,讓你哭得泣不成聲。


十七張門,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再也關不住了。但我的十七歲,始終關在門的陰影中。


當弟弟在二十三歲那年走出門後,我才從十年的陰影中掙脫出來——

在大西北喝酒、打獵、嗆風,將兩點水的姓氏鞭落在雪域、戈壁、草原……

在西安火車站半遮半露的候車室裏,暖入一個陌生女人的鼾聲……(《人生檔案》六章之二)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21, 2021 at 3:51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莊莊 篇》

散文詩因為兼具散文和詩兩種文體的特性而被認為是更為自由的。更為恣肆和汪洋的……無論是她詩性的抒情還是散文化的敘事。都有著它內在的節制和限定。

無論從理論上我們對這樣的特性多麼地熟稔於心。但在實際的書寫中我們往往難於把握那個充滿暗示的角度或平衡的支點。

當代散文詩有著抒情泛濫的傾向。對於詩性的過分追求使多數的抒寫者沈迷於抒情自我的凸顯。在語言上,華麗的語詞,構成了對於敘事的遮蔽。我想。這里面當存在著對於詩和詩性本身的誤解。

詩和詩性的表達,需要美的語言。但一味的張揚只能使散文詩的寫作漂浮於某種貌似濃麗的氣息,而不能讓人感到生活本身堅實而沈潛的質地。當前這種濫情化的傾向不僅僅關乎詩藝。她更是當代人內心浮躁、急於功利、自我中心和性情張揚等特性在詩歌中的映像。

令人欣慰的是,有不少的書寫者正走在向敘事傳統回歸的道路上——在結構和篇章上是更為隨意和自由的,在語言和表達上是更為沈靜優雅和內斂。這是我們必要的營養,在不斷的汲取中。我們的散文詩寫作將會更加開闊和理性。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15, 2021 at 10:01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雲 珍》

當代散文詩確實缺乏大手筆,大氣象,缺少厚重的、表現重大題材的、貼近現實生活的苦難與矛盾的大氣之作,與小說、散文等形成較大反差。比之任何一種文體,散文詩更自由,它應有詩、散文的成分。也應吸納小說的敘事、戲劇的多維、電影的蒙太奇、夢境的奇幻,甚至哲學的思辯、禪意表達等,散文詩必須要在立體交叉、多維時空、音律節奏上下功夫。惟此,才能比較好地折射當代社會的繁榮與龐雜,折射現代人精神的向度。我不反對散文詩所謂的“小感觸、小情境”,寫“風花雪月”。人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接觸大自然是躲也躲不開的事,況且它是那麼多姿多彩。賞心悅目。由此而引發對它的吟誦,實現人與大自然深層次的溝通是必然的。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寫作的程式化、網絡化、快餐化、時尚化、陳詞濫調化……散文詩有自己獨特的言說方式和語言系統,“偽”散文詩、語言貧血、容顏蒼白等等,我個人感覺就是越出了這個系統,沒有形成一種獨特的言說方式。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9, 2021 at 8:45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洪 放 篇》

散文詩創作,雖然興起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我個人認為。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後,才重新成為一種被普遍認知的文體,它的介乎散文與詩歌之間的特質,呈現出表現內在世界的豐富的趨勢。散文詩創作中的時空感,主要是指散文詩中時間與空間概念的把握與尺度,是散文詩獲得立體意識並引起讀者共鳴的主體。

散文詩中的時間感,某種意義上可稱為散文詩的歷史意識。缺乏歷史意識和歷史觀照,散文詩容易沈淪為“風花雪月”。這不僅僅是從體裁上挖掘,而是必須注重時間意義上的開拓。

散文詩因為不同於詩,所以必須有所沈澱;散文詩又不同於散文,所以重點不在篇幅上,而主要表現在感情的拿捏和思緒的控制上。

散文詩中的空間感,是近年來散文詩創作中一個很敏感的傾向。思考、閱讀、行走,都是探討散文詩空間感的有效方式,在歷史與現實的層面,關注生存和當下,思考過去與未來,沒有時空感,散文詩就缺乏鮮活的氣息,就難以被更多的人所接受。


([筆會實況]中國第七屆全國散文詩研討會紀要,見《散文詩》2007 第12期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