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墾微敘事·生日禮物

她: “聽說,你要送我的生日禮物是枚戒指?” 

他:“對,可是和妳沒關系了吧?妳生日之前我們便分手了。”

她不解的看著他:  “扔到那裏去了?”

他毫不生氣:  “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

 “是這枚麽?” 她望著他,有些得意洋洋。

“妳在哪找到的?”

 “我們之間存在那個誰也找不的地方嗎?”

她輕輕摟住了他,他緊緊抱住了他。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yesterday

以下,先大略說明榮格學派對夢的解析方式,再加以比較,就可以看出它們之間的相關處。

一、 籤詩和夢被認為是神明的啟示

古代人對於夢,可說是既愛又怕,每個人幾乎都會做夢,而夢中的情節卻和現實生活完全不同,卻又如此真實,無法改變,也無法編造。國王在夢中會成為乞丐,乞丐在夢中成為國王,夢中的意象千奇百怪,使人著迷,卻又難解。但是大多數的人都認為夢是靈魂在夜晚出遊,是鬼魂來訪引起的。自古至 4(Anthony Stevens,2000)作者引用榮格的說法並加以解釋。

今,許多人都想一探夢境的意義,對夢的解釋有各種說法,釋夢的書在每個時代都不曾少過:

有人認為夢是超自然的力量—如神祇或惡魔—引起的,做夢的人應當明白夢是神鬼給的訊息。(Anthony Stevens,2000,p.13) 在民間的想法認為夢是神明要傳達給人類的訊息,是預言,是指示。在東方,《左傳》中就有不少夢占的記載;而在西方文化中,希臘神話裡宙斯(Zeus)的信差赫密斯(Hermes)則藉由他手中的金杖,使人進入夢鄉,然後藉著夢境將神的旨意傳達給人類。在金蘋果的故事中,赫拉、雅典娜、維納斯三女神為了要得到「最美麗女神」的頭銜 5,就是藉由赫密斯的幫助,讓牧羊人派里斯王子進入夢中,決定把金蘋果交給誰。

古人認為夢是神明的訊息,尤其是在一個科學知識尚未普及的時代,人們認為這一切都由神明來主宰,所以和籤詩一樣,都是來自於神明的指示。而夢的情節就等同於籤詩故事中的內容一樣,而解籤、解夢者正是從它的情節中擷取訊息,每個物件、每個行動,都潛藏著神明的指示。

雖然在籤詩故事的解說過程,並沒有像夢的解析如此注意意象在求籤者(夢者)的意義,但是基本上整個籤詩故事的主人翁進行的情節,不就如夢者在夢中所經歷的一切?

至於籤詩或夢是否真的可以預知未來,筆者認為榮格對「預言」的定欺可以讓我們可以更為釋然,只有每個細節都相符,才可以稱之為預知未來,其他的都只能稱是一種草稿、預報,類似預測,他的定義是這樣的:

(夢)預見未來的功能……是一種在無意識中出現對未來、意識的成果之預期,有點類似預習或預先寫好的稿子、一個預行草擬的計畫。它的象徵性內容有時如同解決衝突的草案,梅德曾經提出確切的例證。這類預見未來的夢之真實性不容否認。把這些夢以預言稱之並不正確,因為基本上這些夢和疾病或預測天氣預報,一樣算不上是預言,只不過是把種種可能性事先連接起來,不過這樣的連接也可能與事實相符,但非必然相符,也未必每個細節相符。唯有每個細節都完全相符才能稱為預言,才可以稱之為預見未來。 (C. G. Jung 楊夢茹 譯, 2007,p.137) 因此我們暫時可以確定的是,籤詩、夢在提供我們可能性的發展,神話明不是萬能,或許祂覺得可能的發展是如何,而在籤詩和夢中給予人們隱喻式的提示,這是我們可以接受的。

二、 籤詩故事和夢都是用意象呈現

在夢中,我們所經歷的都是一幕一幕的情節,它是以一個畫面一個畫面呈現的,也就是所謂的意象(image)。在文學中的說法,欣賞過程是「符號→意象→美感」,或是過程相反的創作過程:「美感→意象→符號」,讀者閱讀符號,在心中產生意象,然後藉由意象在心中的運作,產生美感經驗,或是創作者將心中的美感,轉換成意象,再翻譯成符號,供作者以外的人可以閱讀(閱讀是指廣義的閱讀)。由此可知,心靈的運作都要經過意象的過程,所以意象可說是解讀心靈的重要線索(王夢鷗,1976)。榮格就指出,人類的心靈,是以圖象呈現的:

榮格心理學的本質就是讓心靈積極表現自身,不論是以夢、繪畫或語言為媒介,其表達經常透過形象(image)顯現。(Stephen Segaller, Merrill Berger,2000, p.31)
進入夢中,一切的情景都是以圖象呈現,而不是以文字存在,因此在解釋時必須將圖象的語言轉為文字,才能推斷:

5 珀琉斯(Peleus)和忒提斯(Thetis)舉行婚禮時邀請了所有的神祇,只有紛爭女神厄里斯(Eris)未在被邀者之列。這位女神對此大為惱火,便在賓客中扔不一個刻有「獻給最美麗的女神」字樣的金蘋果。於是,赫拉、維納斯和雅典娜都認為自己該得到這蘋果。宙斯(Zeus)不願意裁決如此微妙的 問題,便叫女神們到美男子牧羊人帕里斯(Paris)放養牧群的伊得山(Mount Ida),讓帕里斯作出決定。這也是希臘神話中特洛伊戰爭的起源點。


夢的含意是用圖象的「語言」構成的,我們得把景象轉變成文字,才能作推斷。 (Anthony Stevens, 2000, p.83) 而籤詩故事同樣也是以意象方式呈現,一幕幕的情節故事,都不是以概念的方式存在,而是接近視覺的。解籤者在拿到這首籤詩故事時,就如同看到求籤者的未來結果的劇本,只是這個故事不是完全符合的拷貝版,而是以隱喻象徵方式改寫的一個故事,因此在解讀夢境和解釋籤詩故事時兩者所使用的方
式是一樣的,它們都必須將一堆意象加以解讀,也可以說是將「超現實」和「現實」結合為一。因此這些意象就是另一種非文字的語言。下面的文字從某些程度來說就闡明了這個道理:

「我們每天夜晚進入一個神話的疆域,一個原始的迷宮,那兒居住著我們先祖的鬼魂和眾神祇,我們從那兒擷取人類的古老智慧。夢中的鬼神往往以現代的相貌出現,我們的夢拿那些人物編排新的神話,其實那只是改穿時裝的人類舊神話。」 (Anthony Stevens,2000,p.5)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Wednesday

柒、 籤詩故事在解籤中的重要性

如果直接從傳統的角度來看籤詩故事,還真不容易看出解籤的重要性何在,因為籤詩故事只是籤詩條中的一項,而且還放在旁邊,和放在最中央顯眼的四句籤詩相比,並不起眼,它的重要性很難從中了解,除非用另一種不同的方式與角度來分析比較,才能看到。經過和榮格學派釋夢的方法比較,並對意象在心靈中的角色加以解析,我們才有理由相信籤詩故事在解籤過程的重要性。以下可以分兩項來說明:


一、 視覺所提供的訊息比概念更豐富


我們要注意到的是,籤詩故事呈現的是一個故事情節,所以是屬於視覺的、圖象的,和概念式的四句詩自有不同,四句詩中如:「富貴由命天註定,心高必然悞君期。勸君且回依舊路,雲開月出見分明。」(王儷容,2012,p.139)有的句子敘述純屬概念,有的則只是告以吉凶,都只是表示一個概念,這樣對於解籤者或是求籤者來說都太簡略,無法提供更多的線索作為參考。當我們抽到一枝籤,若只是告訴你吉凶好壞,對求籤者的幫助其實不大,抽到大凶,表示你完了;抽到大吉,表示一切沒問題;而抽到平平,則等於沒抽。這種一翻兩瞪眼式的結果並不合適於解籤決疑。而籤詩故事則可以提供一個類似夢境的情節,故事中的主角本身就是一個故事,而籤詩故事所指明的劇情更是有指標性,指明求籤者所要求問的事項,而在故事情節進行的過程中,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作,它所引起的情緒、聯想,則可以提供豐富的訊息,以供解籤者及求籤者想像思考,並有更寬廣的解釋空間,簡單的說,它提供了更大的視野。


二、 提供求籤者努力的方向


人生的許多課題若只論吉凶,只成為凡人向全知全能者探問未來的結果,一切都早已命定,一翻兩瞪眼,沒有努力、改變的空間與可能,如此將淪為宿命論者,可時也失去求籤的意義,因為一切都已決定,又何必知道未來?古人有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所謂上帝關上了這扇門,也為你開了另一扇門,所謂禍福相倚,對於生命中的得失,很難正確論定為吉為凶。若單純以吉凶禍福論斷,有時只是為了成就解籤者鐵口直斷的英名,而不在幫助求籤者,進而影響求籤者的鬥志與心情,或者灰心喪志,或者志得意滿,這都不是求籤的本意。而籤詩故事所提供的則不單以吉凶論斷,例如在「蘇秦真不第」這一首籤詩故事,求籤者可能遭逢困境,但是蘇秦懸樑刺股,發憤讀書,因而飛黃騰達,正是指引求籤者一個正面的方向,求籤者因此而有向上的力量。

捌、 籤詩故事提供的是心靈狀態—隱喻象徵是基礎

筆者對「靈驗」與否,就不妄加猜度,只能暫予擱置,因為這種屬更高靈能的部分,無法驗證,亦無法完全否定,因此筆者只能就我們現在科學驗證所能到達的位置來解析而已,這也是我們目前所能到達的極限。


抽籤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了預知未來?還是有其他的目的?這是個必須回答的問題,因為抽籤的目的也就是解籤者的第一要求。 抽籤所為何來?求籤者因為對未來有懷疑,所以來廟裡求籤,當然有人認為求籤是希望能知道未來。


但是未來是否真的可以知道?它真的是神明的指示嗎?我們常在媒體上看到信眾衷心感謝神明的指點,似乎靈感的神明可以預知未來並且指點迷津,但如果神明真的那麼靈,為什麼不能讓每個人都可以得到美好的結果?或者靈驗與否只是一個機率問題,這麼多求籤者,總是會有一兩位求籤者得到他想要的;但如果只是機率問題,那我們為什麼要去求籤?或許求籤者其實也知道並不是每件事都可以得到滿意的答案,如是,則求籤的意義何在?

我們先看整個籤詩的結構:籤詩的基本原則就是以較少的原則來涵蓋萬事萬物(例如:籤詩以六十甲子為一個基數,而八卦則以六十四卦為一個基數),因此它最多只能抓住原則。依此結構產生的結果,它背後的邏輯認為萬事萬物一定有一個原則可以遵循,而基本上,抽籤所出來的結果也無法完全反映真實。所以求出的籤或卦即使真能預示未來,但也只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可能性,而絕對無法清楚明確的顯示事情的過程。再者,抽籤的指示和最後的事實,其間又包含程度性差異,及每個人主觀認知不同,而對事物的看法南轅北轍 6,這種差異很難說服讀者籤詩可以真正預示未來。因此研究者在面對這種未知的部分,有時必須保持較為理性的態度,當然有神明庇佑是好的,但是若真認為這是神明的意旨,則在研究的過程中會有不能跨越的樊籬。

筆者深以為在解籤的過程中,求籤者心中有所疑,才來求籤,因此解籤者的重點該是求籤者心靈上的問題,而不是真正世俗上的問題。

釐清求籤者心靈上的問題,並且給予正向而富啟發性的解說,讓求籤者的心靈有可以遵行的方向,並且對未來知道方向,解決了求籤者心中的疑問,求籤者自然有力量去解決自身所遭遇的外在事物,這才是最稱職的解籤者。(下續)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Tuesday

(上續) 如果求籤者只是要問事情的發展,及最後的結果,當一切都已命定,人類又有何介入的空間?求籤變成一個偷窺未來的門徑,或是希冀神明在他的命定過程中給予改變,這樣的邏輯我們可以看出,求籤者所要的不過是神明的保佑,增加他主觀的信心而已。

若更清楚的說,求籤的本意是憑主體(求籤者)見效,而不是憑客體(外在事物)改變而見效。

因此解籤者在解籤時,該注意的是求籤者的心靈狀態,而不是意圖去了解未來真正的發展。籤詩故事提供一個故事情節,在我們心中就如電視劇一般的上演整個故事。而它所能提供的訊息就更多,每個細節、動作,都可以放大衍生,比對於求籤者身上,而且我們也可以從故事的隱喻象徵中找出意義,在解籤時有更多的資料可供參考。

古人的智慧是將人在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個人心理問題,予以公開,而藉由正面的力量來解救人們於心靈危機中,而非預示真正的未來。

玖、 解籤的主觀性

在解籤的過程中,解籤者仍然和心理學家一樣,要受限於自己的偏見和未受檢驗的預測。甚至那些在最熱忱、真摯研究者的意識看來對的事,也不必然全是確切的知識(Murray Stein,1999)。

                                           

6 有人發願樂透中了要酬神,結果中的是小獎,但是他自己則以為是中頭獎。同樣是中獎,則每個人心中的認知是有不同的。

我們也要注意到,現在沒有新的科技或是新的儀器去了解人類的心靈,而唯一的方法就只有運用人類的心靈探索,因此主觀的偏見是必然而不可避免的:

心理學有一個困境是其他科學所沒有的:我們必須用我們正在研究的系統來進行我們正在作的系統研究;我們要探索心靈所能使用的唯一儀器就是心靈探索。我們自己就是想要解開的謎。(Anthony Stevens,2000,p.18)

在解籤時,解籤者的心智運作其實佔了極大的主導作用,因為使用隱喻象徵的過程中,心智的運作佔有極重要的部分。當然籤詩故事是固定的,但是解籤者的基本心態則可以左右解籤的角度及走向。例如解籤者大都以儒家的忠孝節義來向求籤者解釋時,也是帶領求籤者正道而行,使求籤者不離開正道,並能以儒家忠信之道前進,自然可以走出自己的迷團,解籤者看事的態度可以影響解籤的深度與廣度。

再者,解籤時不能單看吉凶,因為它沒有標準的答案,抽到哪一個籤,翻開書本,就是那個意思。

這還必須從求籤者本人的狀況開始出發,例如他的需求、處境、對某些意象的個別認知,這都是求籤者本人的獨特概念,解籤如此,解夢亦然,都必須從本人出發,一定要以本人現實環境再配合籤詩故事、夢的情節,才能做較深入的解釋。即使榮格這位解夢大師,他也不相信有特定的標準答案:

相信現成的夢解析的系統指引,實在愚不可及,不要以為乾買本參考書翻翻,看看某個特別象徵的意義,就會分析夢。任何夢象徵都不能與個體所夢到的象徵分開,而且沒有那種解釋,可以把夢的意義說得十全十美。(C. G. Jung 黎惟東譯, 1983, p.238)

隱喻象徵的方式也存在著它的問題,因為它所使用的是人類的一顆心,所以它沒有辦法如機器般有固定的標準,所謂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其間存在著廣大模糊地帶,不可能有單一的標準。

我們再以「蘇秦真不第」為例,如果以蘇秦的生平為例,蘇秦最後的結果並不好。史書稱齊大夫與蘇秦爭寵,最後被刺身亡。這樣我們在解釋是否要放入考慮?還是就以蘇秦游說秦王不成,回家後被家人看不起,到最後成縱約長、掛六國相印為止?因為認定的不同,就會造成解籤結果的差異 我們再以「蘇秦真不第」為例,如果以蘇秦的生平為為例,蘇秦最後的結果並不好,史書稱齊大夫與蘇秦爭寵,最後被刺身亡。這樣我們在解釋是否要放入考慮?還是就以蘇秦游說秦王不成,回家後被家人看不起,到最後成縱約長、掛六國相印為止?因為認定的不同,就會造成解籤結果的差異

而且解釋籤詩時,某些用字也會影響求籤者的情緒,例如「蘇秦真不第」的四句籤詩「心高必然誤君期7」這句話依字面來解釋,是求籤者好高騖遠,因此誤了自己,可以解釋為不是很好的結果。

但是若以另個角度來思考,因為蘇秦的志向高遠,說服君王,這是件極為高難度的理想,也可以說是件投資報酬率極高的工作,因此這事不能強說吉凶,只是求籤者「心高」:志向高遠,而所謂的「誤君期」,可以解釋為「因為想要做的事難度高,所以沒有那麼容易達成,需要更多的時間與精神投注」。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Tuesday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位解籤者的內在心態可以左右解籤的結果,解籤者在解籤中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一首籤詩故事經過解籤者的心智機器(心靈),會有甚至相反的結果。

有名的神話學大師約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 1904-1987)先生結婚渡蜜月時,一輛靈車從路旁開到面前。因為他從不曾在那一帶看過靈車,因此他認為是個預兆,而他解讀為:「我們倆會在一起直到老死。而且事實如此。」(Phil Cousineau,2001)

基本上解讀的方式應該是正面的,若依普通的解讀方式來說,靈車代表的是死亡,我國傳統的看法來解釋結婚時遇到靈車,一定覺得這個婚姻一定堪慮,認為是凶兆。死亡基本是很中性的,除非是一個害怕死亡的人,否則人是注定要死亡的,害怕死亡的人會把靈車解讀為不好的事,而看透死亡的人則更開放的認為是與子偕老的預兆。

7「心高必然誤君期」原文作「心高必然悞君期」。「悞」同「誤」,以下使用通用字體「誤」,以方便閱讀。


壹拾、 結語

籤詩故事在一般理解上,感覺只是聊備一格,四句籤詩總是得到最大的篇幅及注意,而且求籤者看一下籤詩上所註的吉凶,就不再細究,因此研究者對於籤詩故事的研究反而較少。感謝王儷容女士提供她和解籤專家洪文昌先生的解籤內容,讓筆者開始注意籤詩故事的重要性。

籤詩故事的重要性必須藉由對意象的解讀和分析才能呈現。榮格的釋夢學和解籤者的解釋籤詩故事,雖然目的不同(一為探索心靈,一為預示將來),但是在源頭上,它們都來自於人類的心靈,被認為是神明藉由夢境、籤詩故事,以影像的方式傳達神意,給予人類指示;在方法上,它們同樣使用隱喻象徵的手法,以解讀影像、情節,並將訊息運用於現象界。如果兩相比較,榮格所使用的方法和步驟更為細膩,而且已形成一種學派,加上許多研究者的投入,使得解夢成為夢科學,因此它所能給予我們的幫
助當然更多。感謝二十世紀心理學的快速發展,使得我們可以藉此探討籤詩故事的意義,當然也留下發展的空間。

榮格對夢的研究,讓我們可以有新的工具去重新檢視並發現傳統思考之外的部分。籤詩故事,在於提供另一種視覺式的思考模式,求問者可以得到更豐富的線索,聰明的解籤者並可以藉由此協同求籤者進入心靈深處,探索自身的困境。

基本上籤詩故事所要提供的它是來自於心靈,來自於人類,因此了解人類心靈的運作模式,可以更清楚掌握它的意義,一個研究可以引發更多的研究,這是筆者的心願。

當然解籤也有它的限制,而解籤者的心靈運作則在其中佔有重要的角色,而讓我們更要深思的是,解籤者在解籤時,該秉持著什麼樣的心理去解釋籤詩裡的故事?是以先知的角色出現,告訴求籤者既定的未來?抑或是諮詢者,了解求籤者內心的狀況,以釐清內心的混淆?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可以注意的領域,可以試著加以探討。


我們檢視籤詩故事的來源,尚不清楚它的組織性,對於籤詩作者是依什麼原則,只知道粗略的看來,它是以民間所熟稔的故事來作為內容,但籤詩是中國民間傳統的智慧結晶,是國人心靈象徵的表象,它仍有深入研究的潛力,是我們有待開發研究的處女地。至於筆者曾看到某位作者為了加強大家對台灣史的了解,而自編了台灣籤詩故事,裡面的籤詩故事全部以台灣史作為典故(陳清和,2000),那位作者大概是以宣揚台灣史為目的,而不是真正著意在籤詩的本身身了,只能聊備一格而已。

筆者發現,在籤詩故事的研究上,尚有寬廣的空間,學者可以藉此打開民間信仰的潘朵拉盒子,進而探索國人內在心靈。當然,現代是一個多元組合的時代,學者必須跨越學術領域以求整合,這應該是一個未來的趨勢。


參考文獻

專書

王夢鷗(1976)。 文學概論。台北:藝文印書館。

王儷容(2012)。 解籤。台北:時報文化。


朱侃如(譯)(1999)。 榮格心靈地圖。(原作者:Murray Stein)。台北:立緒文化。


梁永安(譯)(2001)。 英雄的旅程。(原作者:Phil Cousineau主編)。台北市:立緒文化。


陳清和(2000)。 台灣籤詩台灣史。嘉義:財團法人嘉義縣文化基金會。


劉國彬、楊德友(譯)(1997)。 榮格自傳。(原作者:C. G. Jung)。台北:張老師。

楊夢茹(譯)(2007)。分析心理學與夢的詮釋—心理治療實務的基本問題。(原作者:C. G. Jung)。苗栗:桂冠圖書。

黎惟東(譯)(1983)。人類及其象徵—心靈世界的探源。(原作者:C. G. Jung等著)。台北:好時年出版社。


薛絢(譯)(2000)。 夢:私我的神話。(原作者:Anthony Stevens)。台北:立緒文化。


龔卓軍.曾廣志、沈台訓(譯)(2000)。 夢的智慧。(原者者:Stephen Segaller, Merrill Berger)。台北:立緒文化。

學位論文

賴翠杏 (2011),籤詩典故與民間文學之關聯性研究―以臺灣地區流傳關帝百籤為範圍(碩士論文)。

劉 玉龍(2006) , 寺廟籤詩研究- 以 台 灣 寺 廟 運 籤為主(碩士論文)。


(原題:籤詩故事的重要性—與榮格的釋夢方法比較 ;作者:鄧繼盈;單位:崇右技術學院通識教育中心 tengtze@totalbb.net.tw;原載:南台學報 第37卷第4期 2012年12月 165-176;關鍵詞:籤詩故事、意象、隱喻象徵、釋夢、榮格)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