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詩想》約定與變質

有對男女在婚前約定:“你高興,我陪你高興,我高興,你也要高興;你生氣,我不生氣,我生氣,你也不要生氣。 ” 當時,兩人是真心的要好好愛對方。然 而,就像任何約定一樣,原來的感情變質後,再令人感動的約定,已忘初衷的人也只能找出對他(她)有利的詮釋。所以,男的後來在外頭高興,還要太太替他高興;太太在家生氣,他泡在外頭不生氣,一切似乎都符合最初的約定。(28-10-2000)

Anete by Stanislav Mironov
http://www.stanislavmironov.com/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30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1 hour ago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 

荷馬:詩是一聲喊叫。你知道去掉那種喧嚷之後,一首詩還剩什麽?

埃爾派尼:不知道。

荷馬:什麽也沒有。

 

教授:在米利都附近的安諾尼,米洛的安諾米是巨人旁邊的一個聾子。

(從一個水龍頭中傳來水的嘀嗒聲)

……不重要的和常見的主題。安諾米堅持把一首詩奉獻給一株檉柳,一棵普通的植物,繁茂和沒有用處的。

 

荷馬:我曾經講述戰爭

燈塔和船隻

被殺的英雄

和殺人的英雄

但我忘記了一件東西。


我曾經講述海上的風景

城墻的坍塌

大火中的谷物

翻轉的土丘

但是我忘記了那株檉柳

 

當他活著時

用一支矛突圍

他受傷的嘴巴

緊閉

他沒有看見

那海

那城邦

沒有看見朋友

他瞧見了

在他的臉附近

一株檉柳

 

他目光延伸

至最高處

檉柳的乾枯的細枝,

同時避開了

棕色和綠色的葉子

穿越天空

 

沒有翅膀

沒有血

沒有思想

沒有——

 

教授:主題的沒有意義和形式上的墮落齊頭並進。

 

荷馬:……在黑暗和沈默中我的身體正在成熟。這多像春天的大地,充滿了無法預料的可能性。一層新的茸毛正在覆蓋我的皮膚。我開始發現我自己,開始調查和描述。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Thursday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

首先我要描述我自己

從我的頭部開始

或者最好從我的手臂

準確地說是左臂

 

或者從我的手開始

從左手的小拇指

我的小拇指

是溫暖的

柔和地向內彎曲

直到一粒指甲

 

它由三個部分組成

直接從掌心裏生長出來

如果和手掌分離

它將變成一條十足的長蟲

 

它是一隻特殊的手指

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左手小拇指

徑直地被賦予我

其他的左手小拇指

是冰涼的抽象

 

跟隨我

我們有著共同的誕生之日

共同的死亡之日

和一種共同的孤獨

 

僅僅是我的血

捶平來自黑暗的贅述

緊緊拽住那遙遠的海岸

用那生存的命脈。

 

小心翼翼地,我開始調查這個世界。我了解每一樁事情直到它變得無用。像來自另外一齣劇情的佈景。我必須觀察每一件新鮮事物,不是從特洛伊、從阿喀琉斯開始,而是從一隻涼鞋,一隻有搭扣的涼鞋開始,從小路上無意踢到的一塊石子開始。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October 10, 2021 at 9:11pm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

一塊石子是一個活物

十分完美

和它自身相一致

遵守自身的界限

恰如其分地擁有

作為石頭的意義

 

擁有區別於任何事物的香味

從不驚慌也不欲求

 

它的激情和冷漠

正當並充滿尊嚴

 

當我把它捏在手中

我感到一種巨大的譴責

它高貴莊嚴的身體

識破了一種虛假的溫暖

 

石頭不可能被馴服

它們將永遠望著我們

用一隻輝煌而鎮定的眼睛

 

我永遠不再回到米利都。那兒是我的喊叫駐留的地方。它會以某些黑暗的小徑抓住我並把我殺死。

 

在生的喊叫

和死的喊叫之間

緊緊地盯著你的指甲

盯著一個落日

盯著一條魚的尾巴

你將要看到的

不是帶到市場上

減價出售的東西

不是喊叫

 

那些神靈像情人們

像巨大的沈默

 

在喧鬧的開始

和喧鬧的結束之間

像一種難以捉摸的旋律

沒有聲音

又擁有全部的聲音

 

這僅僅是開頭。開頭總是古怪的。我坐在宙斯神廟最低的一層臺階上,米洛庫勒斯和我正在贊美一隻小拇指,一株檉柳樹、一粒石子。 

我從來沒有門徒和聽眾。人們至今對那史詩中巨大的火光感到害怕。但是它正在熄滅。很快那些燒焦的東西將為青草所覆蓋。我就是那青草。 

有時我想我也許能用新的詩歌吸引新的聽眾,那將不再是從勇氣到勇氣,從喊叫到喊叫,從恐懼到恐懼。代之而起的,是從谷物到谷物,樹葉到樹葉,感情到感情。從詞到沈默。

 

崔衛平譯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October 9, 2021 at 2:25pm

赫伯特散文詩·一個魔鬼

作為魔鬼,他是個徹底的失敗者。甚至還有他的尾巴。不是又長又粗且末端長滿毛髮的尾巴,而是又短又軟,像兔子尾巴滑稽地露出來。他面板粉紅,在左肩胛骨下有一塊達克特金幣大小的斑痕。但最糟的是他的角。它們不像其他魔鬼的那樣向外生長,而是向內,朝向腦子。這就是他常常遭受頭疼的原因。

他很悲傷。他一連睡上幾天。善惡都無法吸引他。當他沿街走著,你能清楚地看見他肺葉的玫瑰色翅膀在扇動。

註:達克特,舊時在大部分歐洲國家流通的金幣。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October 6, 2021 at 9:08pm

赫伯特散文詩·皇帝的夢

一個裂縫!皇帝在睡夢中喊叫,鴕鳥絨的披蓋顫抖。手持未入鞘的劍,在走廊裡巡邏的衛兵認為皇帝夢見了一次圍攻。剛才他看到牆上一處裂縫,命令他們攻破堡壘。

實際上,皇帝現在是一隻慌忙穿越地板的潮蟲,尋覓著食物碎屑。突然他看到頭上有一隻巨腳將要碾碎它。皇帝尋找一個可以擠進去的裂縫。地板平坦而光滑。


是的。沒有什麼比皇帝的夢更平常的了。
(冬至譯自《赫爾墨斯,狗和星星》)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October 4, 2021 at 6:36pm

赫伯特散文詩·來自眼淚技術

以我們目前的知識水平,只有虛假的眼淚適合處理和常規生產。真誠的眼淚很熱,因此很難從臉上移走它們。當變為固態後,它們又極其易碎。對真誠的眼淚進行商業開發這一難題令技術專家頭疼。

虛假的眼淚在被速凍前要經過一道蒸餾工序,因為它們本質不純,鑑於純度的考慮,它們會被處理得幾乎不次於真誠的眼淚。它們非常堅硬,非常耐磨,因此不僅適合裝飾,還適合切割玻璃。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October 3, 2021 at 7:39pm

赫伯特散文詩·自殺

他如此戲劇化。他站在鏡子前,一襲黑衣,翻領上有朵花。他把槍舉到嘴裡,等待槍管變熱,心不在焉地笑對他的映像,扣動扳機。 

他跌倒像一件從肩頭滑落的外套,但他的靈魂仍然站了一會,搖著頭,逐漸變輕。然後它不情願地走進肉身,頭部血肉模糊,當它的溫度降到一個物體的溫度水平,如我們所知,這是長壽的徵兆。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30, 2021 at 3:57pm

赫伯特散文詩·皇帝

從前有個皇帝。他有黃色的眼和食肉的顎。他住在滿是塑像和警察的宮殿。孤獨。晚上他會驚醒而尖叫。沒人愛他。他最愛的是狩獵遊戲和恐嚇。但是他擺好姿勢和孩子、鮮花合影。當他死了,沒人敢移動他的肖像。看一看,或許你家裡就有他的面具。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9, 2021 at 9:18pm

赫伯特散文詩·在櫥櫃中

我經常覺得城市是一種偽造。但僅僅在早春的一個有霧的下午,空氣瀰漫漿糊的味道,我發現了騙局的本質。我們正住在一個櫥櫃中,在遺忘的最深處,在斷裂的竿子和緊閉的盒子間。六面棕色的牆,雲團的褲腿飄在我們頭上,我們一直當做大教堂的東西,實際上是蒸餾香水的黝黑瓶子。

哦不幸的夜晚,當我們向彗星般墜落的飛蛾祈禱。

Comment by 堅硬如水 on September 26, 2021 at 8:25pm

赫伯特散文詩·女裁縫

整個早上都在下雨。穿過街道而來的女人將要下葬。女裁縫。她夢想一枚婚戒,卻死於指上的頂針。每個人都覺得可笑。大雨在將天空縫向大地。但什麼也不會因此到來。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