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生活&旅遊札記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生活&旅遊札記

日期:2014年7月,這一年,是馬來西亞旅遊年;馬來西亞成立第51年;馬來西亞與中國建交40年,中國答應借兩隻熊貓給馬來西亞,不過比原定日期延後;隨著中國和越南因為南海領土糾紛而在南中國海互射水炮,越南民眾開始鬧排華,來自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的華商工廠、公司,都被當著是中資企業掠奪。殃及日韓企業。

地點:馬來西亞沙巴。

環境:馬航MH370失踪的謎底仍未解開,菲律賓南部海盜入侵沙巴東海岸虜人勒索贖金的事件仍時有所聞;實際上,還有兩位中國人質,一位遊客,一位華資在沙公司的經理,仍在海盜手中沒下文。中國集體遊客數目大減,不過,許多自由客還是抵抗不住沙巴的大藍天、大藍海、大綠山、大綠地,湧現在西海岸的亞庇。市中心的加雅街仍然燃燒著他們的熱情。

故事,當然也有例外的,有位北京男是來療傷的,心傷;還好,他在加雅街痊癒了,而且變成了另一個人;因為他遇上了杜順公主。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February 25, 2015 at 4:25pm

沙東宵禁更安全‧水上度假村春節客滿

(沙巴‧亞庇22日訊)自從去年7月在沙巴東部海域實施宵禁令後,岸外島嶼的保安水平獲得大大提昇,也加強了遊客前往度假的信心,去年經歷了中國女遊客被擄事件的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在這個春節迎來客滿的好現象。

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董事經理唐伍強今日受訪時透露,除了新春期間爆滿,2月份的住客率每天平均達80%,許多本地遊客想要進入度假村一日遊都無法如願。
遊客主要來自中國

他表示,該度假村的遊客主要是來自中國四川、成都、桂林、蒙古等地區,當中大多數是受到網上介紹所吸引,也有不少人是舊地重遊,趁春節帶著親友前來度假。

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新春期間客滿,總算熬過去年大半年的旅遊低潮期。(圖:星洲日報)


他指出,目前該度假村每天都有7至8艘船來回島嶼間,讓遊客浮潛及深潛。同時,春節期間額外開設一班15天的教練課程,每天有數十個學員參與初級和中級潛水課程,令學員區客房同樣爆滿。

25軍警輪值駐守

唐伍強認為,沙巴美麗的海域對遊客依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宵禁令實施無形中增加了遊客對沙巴安全的信心。

他說,該度假村現今共有25名軍警輪值駐守,軍警人員所扮演的角色除了保護遊客,也成為極佳的宣傳點。(收藏自23.2.2015星洲日報)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February 25, 2015 at 3:46pm

《紐時》大篇幅介紹旅遊勝地‧沙巴美景吸引美民眾

(沙巴‧亞庇23日訊)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沙巴,獲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大篇幅介紹與報道,重點介紹了首府亞庇多個旅遊勝地和道地風土民情。

根據《紐約時報》旅遊專欄作者伊恩烏比那分別於本月12日及18日的報道,沙巴除了以神山聞名,當地的生態旅遊區,如人猿、小矮象、長鼻猴等野生動物保育區、濕地保護區、海島、沿海風景和海上活動,都是吸引遊客的主要元素。

野生動物海景聞名


伊恩是去年8月到訪亞庇,其中最讓他感到驚喜的,是迪加島的自然美景、富含礦物質的冷火山泥和環島的珊瑚礁,令他深刻瞭解到美國CBS電視臺選擇在此拍攝熱門電視節目“Survivor”(生存者)第一季的原因。


來到亞庇後,他走訪了西加麥木柵道、里卡士灣和丹絨亞路,欣賞了世界聞名的夕陽美景、坐落在水中央的裏卡士清真寺、中央巴剎及手工藝品中心,還品嚐了道地美食。


伊恩形容亞庇是個“多元文化之都”,除了英殖民和日戰時期遺留下來的歷史古蹟,亞庇人真誠待人,多元種族和諧相處,都讓他留下美好印象。


伊恩也走訪了加雅島,享受了銜接加雅島和沙比島的緊張刺激的鋼索滑翔,但也見到島上一群無國籍的“海上吉普賽人”。


他稱,這些“海上吉普賽人”原是來自菲律賓南部的難民和為尋求更好生活的印尼人,偷渡進入沙巴後,在此生活並繁衍下一代。他們多在碼頭工作,負責載送遊客從度假村到島上,為本地廉價勞工。(2015年2月25日星洲日報)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24, 2014 at 5:12pm

文那納老火車站

彷如一再否決的手勢,搖擺在微風裡的草叢

一派無法把歷史說清楚的樣子
重重疊疊的掩蓋了昔時的火車鐵路
人們說,鐵軌很早就移走了
偏偏有人觸景傷情,想沿著記憶裡的軌跡走回去
看看沿途是什麼樣的風景
即使是想像力即興的試飛,耳邊也響起
汽笛、疾風和酷龍嘎嘎聲
說草木無情吞噬了來時路,這大概是個美麗的誤會
它們可是在分擔我們的感概
豈知每一片草葉,都是有待填寫的詩頁

攝影: engelbert@angku张文杰's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23, 2014 at 1:25pm

丹南:一切其實都在了,這個體會很好。

愛墾網墾友遊走丹南四天三夜,是喜悅的豐收;許多老朋友多年後再次見面,更多彼此久聞其名的人士,也有機會首次碰面。難得的機會啊,一聊就聊得很遠,很深。


那幾天,兜轉在腦子裡的,是蘇菲教派聖賢阿凡提(納斯魯丁)的一則故事 ~~

阿凡提有一次滿頭大汗、臉紅耳赤騎在驢子上,衝過部落的街道。

每個人都慌了,究竟發生了何事?

於是有人奔走在驢子後頭氣喘的問道:

“師父,你這是要上哪兒去?”

“我正在尋找我的驢子。”說著,阿凡提走遠了。

大家看見阿凡提的狼狽相,起初覺得很滑稽,都笑壞了。

笑完後,有人便開始哭了,覺得自己傻透了,一輩子恓恓惶惶在找尋真神;最後才發現,真神其實一輩子都和本身同在。

我想起這故事,大概是覺得丹南其實很富足;要開發在地文創產業,景觀、文化、民俗、故事、社群的熱情與魄力等等元素都存在了。

在這件事上,愛墾網不需要做那很搞笑的阿凡提(當然,他實際上是在提供反面的教材);我們眼下所需要做的,就是靜心、盡心把現有的元素挖掘、組織好,大家就能看見比較清晰的願景。

一切其實都在了,都到位了,這個體會很好。

照片右起:楊繼求、陳明發博士、陳俊豪校長、張英才、楊永青父子、Ken李勁傑。(劉富威 攝)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22, 2014 at 4:37pm

丹南火車之旅臨時節目

墾友到沙巴內陸丹南遊走,我個人最大的收穫,大概是乘這一趟老式火車。

原來的計劃,是在丹南市區火車站上車,到了Rayoh站下車,然後等同一列車從下一站的Halogilat折回,再上車回去丹南。

我們正好有一個多小時,可以走走看看拍拍照,玩一玩軌道台車。

可是,大概才過了四十五分鐘,火車汽笛聲便響起;大家好奇怪,今天的火車怎麼那麼快?

看清楚,火車是倒退回來的!

問問,是山上大樹倒在前頭的軌道上,過不去,折回來載“搶救“隊伍去清道。

engelbert@angku张文杰 攝)


五六位工友帶著各式工具上車,墾友們也趕緊上車去見證這一次的“搶救”行動。

難得啊,臨時加插的旅遊節目,貼近沙巴丹南—保佛鐵路的日常生活情景。

抵達現場,雖然車長交待最好留在車廂裡,免得出漏子,許多乘客還是趁熱鬧溜下車,走到列車前頭觀看工友鋸樹砍木。

為求更貼近“災區”實況,engelbert@angku张文杰 還越過“烽火線”,走到倒樹另一頭的軌道拍了好些精彩獨家照片。

墾友有福了。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15, 2014 at 2:25pm

丹南楊太伯公廟
Persatuan Agama Buddha Yong Tai Pak Kung,Tenom, Sabah, Malaysia


就算對風水陰陽學一無所知,不知道楊太伯公是何許神明,也不礙事,進入丹南楊大伯公廟,感受到廟宇內外一片祥和寧靜,一切憂心不安暫且擱下。

在紛擾熙攘的塵世,廟宇原來就是一塊淨土,讓人可以安放心靈。各個廟宇焚香祈福、迎祥接福的儀式不盡相同;慈善為懷、勸善懲惡的精神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鄉土、同胞的平安福祉。

從根地咬往丹南的方向開車,距離市區還有四公里拐左邊岔路進去,有個叫著九十哩百合村(Kampung Baab,Batu 90)的地方,楊太伯公廟就座落在那裡。廟地面積二畝半。

(丹南·楊太伯公廟,北婆羅洲鄉土攝影家劉富威 作品

原廟建於1950年,但它的故事要從1945二戰結束那一年講起。就像飽受戰火蹂躪的所有人民一樣,光復後的丹南百廢俱興、一切從頭。原是肥沃的土壤與刻苦耐勞的人民,在短短五年內,就讓既有的耕地生產到最高點,改善了生活。

不過,有許多人家仍缺少屬於本身的耕地,於是在1950年,聯合向文那納園口經理申請暫耕地獲准,參與開發的社人一時間非常踴躍。

其中一位墾荒的前輩是楊德隆。他原來是一位基督徒,卻由於奇異的因緣降臨,中國堪輿學始祖、唐代楊筠松楊太伯公的神靈附在他身上,要他為沙巴信眾醫病解惑、鎮邪安鄉。

為何說這是奇異的因緣?一般有乩童為信眾效勞的神廟,附體的神明多數是三太子、濟公、齊天大聖或關公。楊太伯公附身?可說是聞所未聞的。

楊德隆聯手楊仁添參與開墾文那納山芭,雙手砍下大樹,焚燒後種植大豆與玉米。後來,還飼養雞隻和設坊做腐竹。就像那一代拓荒者,勤奮清苦但踏實。

楊太伯公神靈附身而成了人神之間的媒介後,他在腐竹工坊內設了個神壇,為有需要幫助的鄉民安心去惑。

據老一代的丹南人回憶說,因為楊太伯公神光普照,大顯威靈,為善男信女帶來平安喜悅,一傳十十傳百,香火鼎盛異常。苦的是,大神師尊千秋寶誕時,神壇實在無法容納眾多進香客。

大家於是決定在腐竹工坊附近的空地上,給楊太伯公建座廟。前輩們眾志成城,自動慷慨出錢出力,報效建材,一年後建成廟宇,香火不斷。

十多年後,文那納園坵在英國倫敦的總公司決定收回暫耕地,農家們唯有依依不捨離去,為新生活勞燕分飛,各奔東西,留下孤零零的一座楊太伯公廟,依然守望著那曾經興旺過的耕地。

某日,廟宇廚房起火,殃及緊接廚房的部分廟宇,令人稱奇的是,火燒到掛在牆上的神號牌匾一角,即告熄滅。鄉人深感有必要另尋地方,再建楊太伯公廟。

1964年,神廟理事會主席楊春明、秘書楊泉發、財政楊木林、楊德隆、理事楊恆添、羅思昌、楊德隆岳父周觀友、楊標萊和楊辛妹等議決,在九十哩百合村楊恆添芭地上(即現址)重建新廟。

理事會眾人走訪東西海岸及斗湖等地,籌得數千元建廟基金。1964年10月21日,陳雲勝建築商以一千三百五十元的預算承包建工,建材則由廟堂理事會本身向金順發選購。

在信眾再次的同心協力下,花了一年多的時間,便把新廟給建成。在1965年5月15日寅時,迎接大神晉廟升座。前來朝拜的香客從此絡繹不絕,香火更勝從前。

各大尊神千秋寶誕時,廚房一再擴建還是無法容納人潮,唯有借民眾會堂給讓大家享用平安餐。

1986年,理事會和楊石梅以三萬令吉買下了廟地,並感覺到木料建築的廟宇經過22年風吹雨打蟲蛀,已不符新階段的需求,而決定建築一座富有華族傳統色彩的永久廟宇。

這麼一座鋼骨水泥的建築物,可想需要巨額預算。接下來的四年,理事會多輪對外努力募捐,並得到聯邦與州政府的撥款,讓新廟工程順利在1990年4月30日,農曆庚午年四月初六,上午九時舉行奠基禮。

唯此期間,建築材料價錢頻頻飆升,叫自行購料的理事會不勝負荷,唯有虔誠祈求楊太伯公顯靈,幫助信眾圓成早日建好新廟的使命。

適逢首席部長拿督楊德利巡訪丹南,來到廟宇建築工地知其困難,當場宣布撥款十五萬令吉,完成了最後階段的籬笆、入口牌坊以及拿督公神龕等工程。

並於1998年4月11日,農曆戊寅年三月十五日,星期六,上午十時,恭請楊德利首席部長再次光臨,主持開幕典禮。

現供奉於廟裡的大尊神除了楊太伯公楊筠松先師;還有鍾萬十三郎、楊六郎楊延昭二位神明。三神坐鎮,佑護十方。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11, 2014 at 7:47pm

古達•國境至北的幸福地

車子開離亞庇往北走,路程是190公里,卻要耗時三個多小時。

我們到古達(Kudat)去。

路況不是很理想,不過,沿途不會讓人失望,鄉區與小鎮景觀,還有原住民的土產攤口,總叫人感到有幾分神秘。

古達(Kudat)是馬來西亞國境最北的市鎮。人口在2010年調查時是83,140,說來不多;在沙巴到處走,倒是常碰上古達人。也許,這個天色一暗街道就不見幾個人幾部車的鎮上,許多鄉人都落腳到其他更熱鬧的地方吧。

(Tip of Borneo 婆羅洲海角的風蝕岩)

她一度是英國殖民地北婆羅洲的首都,現在是古達省的行政中心,整個省份包括古達鎮、哥打馬魯都、必達士,還有岸外的邦宜、巴藍邦岸等島嶼。

古達的開埠人是英國北婆羅洲公司的 A H Everett ,時1881年12月7日。艾維勒定都古達,原是衝著她的地理優勢而來。想想,她往左走是南中國海,往右是蘇祿海。一個小地方,面對兩個大海洋,多酷?

豈知,那麼遼闊無助的海洋少不了海盜,這地方飽受蘇祿、巴夭和尹拉農人海盜的襲擊。1883年,北婆羅洲公司於是決定遷都更為安全的海港,東海岸的山打根。

進入古達鎮前,會經過一個叫西瓜地(Sikuati)的鄉鎮。聽這中文名,還以為這裡盛產西瓜,問問,卻是以帶海水鹹味的紅衣花生出名。大家來這裡,一定要買一些回去送親友。

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古達就像重重包圍著她的椰林,靜悄悄的看著藍天,聽著海浪過日子。近年因為旅遊業而開始呈現一定的活力。

最著名的景點,當然莫過於“燈火樓”(Tip of Borneo);那是全球第三大島嶼婆羅洲最北最北的地方。

在網路小說《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中,公主的河邊族女祭司奶奶曾說過,一直在明代歷史裡下落不明的第二任皇帝朱允炆逃難南來時,就是在這裡上岸。

當時他遇海難被南海神龜救上這婆羅洲海角,他醒來後在走向神山途中認識了那時候的杜順部落公主。

沙巴現在的許多華族祖先,當年都是從這裡上岸踏進北婆羅洲。現居古達市區的華人多數是客家人,特別是是龍川客。

他們當年是透過巴色基督教會的安排,來到古達開荒闢地種植椰子。

有者後來變成了富足的園主或開店的商人。

提到龍川客人,當然不能不嚐嚐他們最拿手的美食:龍川釀豆腐。這裡有一間沒有招牌,可人人提到卻都知道的“豆腐飯店”,已經經營了五十幾年。

這兒的培正獨立中學有一個特色,那個學生要是有一天沒上學,老師或校長會打電話到他家裡去,看看是病了需要關懷,還是頑皮逃學去了。小地方的師生關係就是那麼密切。

古達是龍古斯族(Rungus)的家園,他們聚居於馬東貢(Matunggong)的長屋。此區最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日,大概是在1995年10月24那天。

當時,許多外來的遊客到來這兒,因為這兒是地球上日蝕時段最長的地區之一;宇宙神秘現象變成一個有吸引力的旅遊產品。

遊客到此旅遊少不了品嘗龍古斯食物及土酒,記得買些他們有名的手工藝品回家。

古達富有歷史意義的地點之一,是他的飛機場。其前身是二戰期間日本皇軍的空軍基地。當時,日軍俘虜了大量來自印尼爪哇的平民,採用這里海域的珊瑚礁石充作地基建起跑道。因為日軍的殘暴,加上飢餓和疾病,這個建築工程奪去了無數戰俘的性命。

這個日軍空軍基地,後來讓前來援救北婆羅洲的美國遠東空軍B25戰鬥機給夷平了。

雖然很多人說,古達只剩下老人和小孩,以及近年來的一些遊客,她卻擁有沙巴最早的高爾夫球場與帆船度假村。

18個洞的高爾夫球場是洋人在1906年建的,目前吸引了不少來自韓國的高球手到來打球;其毗鄰的帆船度假村,則是敦馬仕達化後來在1970年代在海邊填土上來建的。

敦馬仕達化是沙巴從英國人手裡取得獨立後的第一任元首,他是蘇祿人,來自古達的Limau-limauan村子,一生充滿神秘色彩,爭議與稱譽混淆不清。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10, 2014 at 5:23pm

在丹南,講楊筠松尊師的故事

風水師這行當,很危險。

因為很多找他們指點迷津的人,都是求財求權位之輩;想發達又想做大爺的人發起瘋來,往往連禽獸都躲起來。

中國風水學祖師爺楊筠松(見圖)是怎麼死的?就是讓一位患上權財狂的諸侯給害死的。


唐朝末年,國勢衰微,各地諸侯心頭都一句話:這回應該是我的天下了!虔州(今江西贛州)有個自立為王的人叫盧光稠,號稱盧王。

盧光稠聽聞,祖先若是葬在天子地,自己就有機會做皇帝。於是,叫人把楊筠松找來給他蔔地。楊筠松沒讓他失望,他便把母親屍骨改葬在那塊吉土。

在答謝楊筠松的宴席上,盧光稠狡猾的問了風水大師一句話:

“還有其他天子地嗎?”

令人惋惜啊,楊筠松善於看天地,卻不察人心地,而坦坦白白的答道:

“一席十八面,面面出天子。”

這還了得?他哪來那麼多祖先屍骨葬在這些旺子旺孫旺百代的龍穴?要是讓人發現了都紛紛把祖先屍骨挖上來改葬,豈不是又一個戰國時代?

怎樣消滅掉別人家也當王稱霸的機會?他們不知道哪兒是天子地,不煩勞祖宗遷墳不就行了?

畢竟是梟雄一名,老盧腦子一轉,毫不猶疑就在楊先生的酒裡下了毒。

楊老察覺後,馬上對弟子曾文辿說:我們回家。

船開到雩都藥口壩,毒性發作,臨斷氣告訴曾文辿:在贛州磨車灣安裝水碓,十字路口開鑿一口水井;磨車灣安碓,單打盧王背,十字路口開井,盧王自縊頸。

盧光稠雖然實現了他霸王夢,在贛州地方呼風喚雨了二十幾年,但因為地方上的王氣被楊筠松曾文辿師徒所破,他背長毒瘡,長期折磨,最終落得自縊求解脫。

曾文辿繼承楊先生衣缽後自成一家,和楊筠松、賴布衣、廖金精,同列中國古代四大陰陽大師。

現在,來認識丹南楊太伯公廟的主角,這位楊筠松先生吧。

楊先生名益,字叔茂,號筠松,別號亦玄,世稱“楊救貧”。祖籍廣東竇州(今信宜)人。

生於唐文宗太和八年(公元834年),死於唐光化三年(公元900年)。

劉富威· 特約攝影


楊筠松自小聰明而好學,十七歲考得進士。這可不是一般的朝廷考試,要過關的科目有經學、時務策和詩賦。有多難呢?

大家且想想,中國那年代最優秀的人才去參加這PK賽,能在五十歲擠進去,算年輕了。楊先生十七歲就考上,不是神童是什麼?

他開始踏上仕途,官拜三品金紫光祿大夫,掌管靈臺欽天監地理事務。具體幹些什麼?就是管理皇家的風水與天象事務。

因為工作的方便,他深入研讀了瓊林禦庫內的秘藏堪輿典籍,奠下日後成為中國風水第一人的理論基礎。在唐僖宗當朝(875至880年)那幾年,他還出任國師。

好日子過到四十五歲,黃巢起義,直搗長安,天下大亂。朝廷沒指望了,楊先生辭官斷髮歸隱山林。

途中,遇上九天玄女,授他天文地理之術,法力從此大增。

亂世的民間疾苦當然不是筆墨所能形容,楊筠松發揮所學,扶危濟困,贏得“楊救貧”的美名,人人尊稱他救貧先生、救貧真人。

生前著有《疑龍經》、《撼龍經》、《立錐賦》、《黑囊經》與《青囊奧語》等風水鉅作。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9, 2014 at 5:39pm

丹南有座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楊太伯公廟

因為喜歡文學,每次看見“風水”二字,想到的是高山流水,和風輕雲;心情便悠然自得起來。

據聞,風水作為一門大學問,最早記載於文字,是西周的《詩經》。

距今2700—3100年的周代百姓,在新落腳的地方開始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感念得之不易,便像現代人辦週年紀念或慰勞晚會那樣,來個祭天敬祖的典禮。

他們怎樣表達他們的Like呢?唱歌最簡單直接;那時代留下的歌詞,就是我們現在讀的《詩經》。

其中有一篇《大雅·公劉》。公劉是誰?是周人的先祖;子孫們覺得他很行,勇敢帶領了他們由邰地移民到豳地。換著今天的概念,就是從陜西關中遷到甘肅寧縣一帶。

《聖經》等宗教經典不也有這樣的大規模遷移,進入應許地的情節嗎?

這一次的遷移當然是成功的,要不幹嘛歌頌他?

大家想知道的是,公劉怎麼知道豳地適合安居樂業、養兒育女?

看看《詩經》怎麼形容他的功績吧。《大雅·公劉》共有五節詩,現取第四節 ~~

“篤公劉,既溥既長。
既景乃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
其軍三單,度其隰原。
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看見那“陰陽”二字嗎?現在大家知道,“風水學”、“堪輿學”後來為何也叫“陰陽學”。

這一節詩的意思是說:

忠實厚道的公劉,既通雜學又有所專長,為測量日影而攀上高崗。勘察南北和陰陽,觀看水源和流向。軍民輪值測量窪地和平原,確定田稅好交糧。觀察西山夕照移動,豳地是適合墾荒的好地方。

原來,風水學一點也不迷信,而且還很科學;害死人的,是那些鼓吹迷信、心懷不軌的“風水師”。

讀《詩經》體驗公劉那年代,當領導的既有勇氣又有學問,而且能攀山涉水去實地觀察,了解地理環境,選擇合適的地方讓大家建房安家,和軍民一起拓荒耕種。想想那陽光普照、風調雨順的季節,對著一大片金黃的莊稼,田園風光怎不叫人悠然自得?

了解了風水學問最早與開荒墾地、落腳安戶有關,就比較好明白為何在沙巴內陸的丹南,有一座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楊太伯公廟。

善信們來這裡虔誠敬拜的,就是中國堪輿學的祖師爺,唐代楊筠松。

(照片收藏自 沙巴丹南楊太伯公廟 臉書社團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ugust 6, 2014 at 5:44pm

丹南一二舊事

那一年,丹南鬧水災。站在多年後的街頭,友人還能準確記得,那滾滾流黃淹到大街那一段。

甚至,還記得自己當時站在那裡看熱鬧;誰伐舟從眼前滑過。

記憶活躍起來不管什麼年紀都是過動兒,這裡蹦蹦跳那裡一邊躥一邊叫,全無秩序,比大水還不講道理。

不懂從那裡就倩步走出這家的三姐妹;那家的三朵花。

丹南人怎麼都那麼本領,一生就生三位如花似玉的千金?

年少熱血的歲月,有咖啡家鄉客語版的“艋舺”、“甲洞”,男主角為追其中一位千金鬥狠鬥勇,打遍少林三十六銅人巷終是沒贏得美人歸。

還是好好洗心革面當自強,去過尋常幸福人過的生活吧。

也有三歲定八十的男孩,從性格小生活成個性大叔,還是那個模樣:留長髮綁馬尾,穿窄褲腿大褲管、低腰扁臀的牛仔褲,做過很多行業,人家還是以為他是搖滾樂手。

最忘不了的街頭景觀,是這位“搖滾樂手”的“妹妹。打從林青霞首次出現在銀幕上,她就認定自己是那個形象。林青霞不做純情玉女都三四十年了,這位當年的妹妹今天的嬸嬸還是那單車上長髮飄飄、長裙颯颯的打扮。

世間怎麼有那麼堅持的人?

因為他們,丹南還沒有完全和過往脫離關係;離鄉的人就算很久沒回來了,再見他們,許多故事又回來了。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