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沙巴人,我期待我們能創造沙巴人共同的身份。每個民族都有共同的記憶,它形成了日常文化與特徵的基礎。

不過,沙巴是個新鄉土;目前作為一個主體的邊界,遲至1881年8月才出現。那一年,英國北婆羅公司從汶萊——也有些人說是蘇祿蘇丹——接管了沙巴的管理權。

歷史不長,我們所擁有的文化遺產應該受到珍惜與愛護;否則,我們的文化蘊藏永遠無法積存。

可是,當我在1996年擔任沙巴首席部長時,我的政府面對著喪失一些文化遺產的威脅;有的部門面對來自企業的壓力,要把遺產地點開發成有利可圖的商業計劃。

例如,有人建議把亞庇獨立廣場(大草坪)用來建築商舖;張天文公園也面對同樣的命運;里卡士飛禽保護區差一點就變成一個主題公園。

我的內閣不是很確定,未來的沙巴政府是否有能力拒絕這些商業誘惑;特別是,很多企業其實與吉隆坡的利益集團與政治人物關係密切。

於是,我和我的內閣在1997年提出文化遺產維護法令(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 Enactment 1997)。州議會通過了這項嚴格的立法,並在憲報上發佈生效。以後若有任何更動,連首席部長也沒權力做決定,而必須交由州議會辯論、接納。其過程將變得透明而無法避過民眾的眼睛與輿論。這無形中足以制止未來首長和政府濫用、破壞這些文化遺產地點。

在此立法下受到保護的19個沙巴文化遺產,都是由各個地方政府所建議的。

沙巴19個文化遺產名單

拿督楊德利在1997擔任首席部長期間,在州議會動議通過“沙巴文化遺產維護法令” (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 Enactment 1997),正式立法保護沙巴境內的19處文化遺產,名單如下:


1 加雅街老郵政局建築(現旅遊局)


2 山打根譚公廟

3 保佛戰爭紀念碑 (Private L.T. Starcevich Memorial, Beaufort)

4 古達Balambangan Island, Tanjung Priok


5 京那律大樓遺跡

6 丹南Batu Berukir Lumuyu




7 里卡士飛禽保護區


8 亞庇民眾會堂

張文傑 攝)

9 亞庇戰爭紀念碑


10 亞庇獨立廣場


11 里卡士礁湖


12 張天文紀念公園

13 里卡士濕地公園

(劉富威 攝影)

14 沙巴博物館


15 淡布南大王花森林保護區


16 蘇高哥曼洞森林保護區


17 西必洛 (Sepilok) 人猿庇護中心

18 卡比利 (Kabili) 森林保護區


19 拿篤馬廖盆地 (Maliau Basin)

Views: 38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une 11, 2019 at 11:27am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pril 21, 2016 at 6:04pm

王麗萍‧變樣中的丹絨亞路

丹絨亞路海濱是亞庇必遊之地,是觀賞日落絕佳地點,也是承載著亞庇數代人集體回憶的標誌性海濱。丹絨亞路第一海濱的商業建築早前被拆除清空,讓人擔心將是丹絨亞路海濱變樣的開始。

有關當局至今沒有交代清空行動事宜,難免讓人將之與備受爭議的丹絨亞路生態發展項目掛勾,以讓路予該發展計劃,而若屬實,民間要保留丹絨亞路海濱原貌(見圖)及作為公共空間的希望是否正走向幻滅?

丹絨亞路生態項目是州政府推行的發展計劃,把原有的公共保留地改為酒店與度假村及綜合性用途,涉及299公頃海濱地區將興建高級度假村、公寓、高爾夫球場等,其中逾半土地從填海而來,現有的海岸線將向海延伸100公尺至1公里。

該計劃於2013年由首相納吉主持推介,在2014年,環保組織挑起有關課題,進而引發一連串民間反對破壞丹絨亞路海濱原貌,以及剝奪公共保留地的行動,要求州政府保留那屬於人民的亞庇最後一片公共海灘。

儘管如此,州政府方面指計劃已經敲定,除了解決丹絨亞路海濱及菲利普公園多年來的海水污染及海岸遭侵蝕的問題,該計劃也將帶來50億令吉的投資。州政府保證在該計劃完成後,必定把繼承自英殖民時代的丹絨亞路海濱及菲力普公園歸還給人民。位於丹絨亞路海濱的菲力普公園歷史悠久,英國菲力普王子曾於1950年代到訪該公園因而命名。

州政府的保證並無法消除民間疑慮,除了大規模的填海活動及大興土木可能對周邊地區及海洋,以及該處鳥類如犀鳥和鸚鵡棲息地造成衝擊與破壞,獲提昇及賦予現代化氣息的丹絨亞路海濱及菲力普公園將被私人發展所包圍,可能變成陪襯品,人們失去公共空間的感覺,是否能自由進出依然是個問號。

走在設備失修的菲律普公園,看著丹絨亞路第一海濱被清空的一隅,樹上依然有著犀鳥與鸚鵡的叫聲與蹤影,傍晚時分的丹絨亞路海濱人潮依舊,放風箏、野餐、各種沙灘活動及享受夕陽日落美景,這是丹絨亞路海濱長久以來最自然與樸實之美,不是任何的大改造或人工沙灘所能取代。當失去了自然與獨特的元素,這個城市可能就不再有靈魂了。(2016-03-17星洲日報/筆下真情‧作者:王麗萍‧沙巴高級記者)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April 21, 2016 at 5:59pm

王麗萍‧被淡忘的歷史圖像

亞庇市區的老街區景象迅速改變,傳統老店一間間關閉與消失,沙巴遺產協會建議在亞庇市區的升旗山設立新遺產路徑,同時該會要於今年開始著手記錄亞庇傳統老店的歷史與故事,讓老亞庇的故事繼續流傳。

建議中的新遺產路徑從亞庇百年地標――艾京生鐘樓開始,沿著山徑通往一間依舊保留英殖民時代建築風格的法官故居,接著是興建於1904年的亞庇歷史最悠久教堂之一,然後通達建議興建亞庇新地標的升旗山最高點。

亞庇市區在二戰時期被炸成廢墟,戰前的建築物所剩無幾,與早年亞庇的發展史息息相關的建築物也隨著歲月的流逝而被淡忘,例如法官故居塵封與棄置於升旗山,唯有通過老者的講述與描繪,才得以重建部份的歷史景象,讓它與這座城市的人們重新連接起來。

記錄老店歷史被沙巴遺產協會視為當務之急,乃因亞庇的傳統老店已不可多得,記錄老店的歷史,等於記錄亞庇早期歷史與發展,尤其是二戰前已設立的老店。

最近,走訪亞庇市區一家逾百年歷史的傳統咖啡店,聆聽老者口述二戰前後,乃至馬來西亞成立前亞庇的情景,老者滔滔不絕地講述兒時生活趣事、周遭人事、苦事樂事,也重現了二戰前及戰後亞庇的情況,讓人得以一窺當時的歷史文化與風土人情。
亞庇市區在疾速變化,除了傳統老店,亞庇市區具有歷史性的建築預料將漸漸成為發展洪流的犧牲品,例如承載著亞庇人回憶的亞庇州立圖書館已搬遷,如今該處是有待拆除的廢墟,而亞庇高庭及亞庇菜市場更是或終面臨拆遷的命運。

城市的圖像一再變化,為老街與歷史留下越來越多的缺口,記錄傳統老店歷史與故事,發掘更多戰前建築與歷史的工作彷如在與時間賽跑,刻不容緩。(收藏自2016-04-21星洲日報/筆下真情‧作者:王麗萍‧沙巴高級記者)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