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原來享有共同記憶

黃國輝家在臺灣;
陳楨來自馬來半島南部柔佛古來;
黃順來來自北部檳城。
三大高手共襄懷舊盛舉。
一個主題,各自敘述,
主角只一人:在年歲中走遠的牽豬哥。

原来,老一代海外華人,
擁有共同的記憶。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0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9, 2020 at 12:07am

到柔佛鄉下玩,在養豬場看見胖嘟嘟的小豬,興奮得不得了,吵著要買一隻回家養。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9, 2020 at 12:04am


陳楨《澳大利亞豬》


以前,每個地方都有位“牽豬哥”(趕豬人)。我記得小時候在柔佛古來,趕豬人的豬公在大路去“上班”時,讓路過的澳大利亞軍車意外撞死了。那時節馬来西亚與印尼鬧對抗,所以還有英聯邦駐軍在馬來西亞。

失去相依為命的猪公,可是非同小可的事。牽豬哥立即沒收入了,而且好多的母豬也要“獨守空閨”;多少小豬沒法子來到這世界上,整個地區的農戶生計就大受打擊。

澳軍給了牽豬哥一些錢,暫時解決了他的問題,但還是無法解決其他母豬的生育問題。後來,澳軍從澳大利亞運輸了一條洋豬來賠他。小孩最開心了,不只是有機會生平第一回看見洋人和洋猪,很多人還第一次吃到他們派送的巧克力。

至於混種豬,有沒有改善本土豬肉質,當時我太小,則不得而知。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11:09pm


黄國輝童年系列 ~ 十三歲之前第二十篇 [牽豬哥]

童年的故事,曾經讓我們嘴角咧笑,讓我們眼眶濕眸。但其實真正讓我們緬懷的並不是那些事兒,而是藏在裡面的那些人,那些物。

那天小學同窗阿涵邊比劃邊講了一句臺語諺語: [身穿一領烏袈裟,盤山過嶺去找妻,看著豬母攻入城,賺錢賺爽賺出名。]


他問道: [你們知道這指的是什麼?]


我和啟南叔相視大笑,不約而同脫口說: [牽豬哥]。


                                                                                           (編輯配圖取自網絡)


阿涵左手在前,右手在後置於嘴邊,手指頭輕輕起伏,像吹笛,吹嗩吶狀,“答~迪~嘟~~”,“答~迪~嘟~~”。


阿涵吹啊吹,吹出一個童年的記憶故事。



那年月,山村聚落,除了種種挖挖,砍砍挑挑的農活外,家家為了增加收入,消耗每日三餐所剩下的飯菜餿水或蕃藷葉之類的作物,「豬」幾乎都會養幾頭的。


豬隻養大,山村一般都是鄰人幫忙自家宰殺,那時需先提出申請,繳交二十元屠宰稅(註)給政府,鄉公所會派員監殺,我當場見到,在豬皮上像滾油漆般烙下紅紅如紋身般的滾輪印,要不,不允許殺豬的。


當然更多時候,是沒有印的,只要凌晨黑乎乎,聽到鄰近豬隻嚎叫聲,我就知道那是為了逃漏二十元,在偷偷殺豬。


吃飯時,陌生人來,媽媽趕緊端起餐桌上的一盤豬肉藏起來,我也知道,這是偷殺的豬肉,要偷偷摸摸端上桌,偷偷的吃。


我家也有養豬圈欄,三弟還穿開襠褲時,媽媽常年養一頭黑黑的老母豬,多時都是我在餵食,滿臉皺紋,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十幾個奶頭粘貼在鬆垮的肚皮,幾將垂拖地面。


霧茫茫的早晨,聽到媽媽跟嬸婆提起,該叫豬哥仔來了。


村落離我家不遠有個老歲人,養頭大豬公,常年趕著豬哥走戶串門。



牽豬哥,牽豬哥,其實不是用牽的,而是用趕的,這其中似乎扮演著一種好事牽成的另層意義!


老歲人胸前掛支自製桂竹笛子,右斜肩背個裝滿溪水的麻竹節筒,水是豬哥仔邊趕邊走邊澆在牠身上,大熱天消暑圖個清涼!


臨近主家時,老歲人抓起桂竹笛,啣在嘴角,“答~迪~嘟~~答~迪~嘟”,吹將起來,讓你知道,豬哥仔上門來了。



豬哥仔體型壯碩,走起路來,一搖三晃慢吞吞地,有兩支白白豬公牙,嘴角又時不時流著白沫沫的豬哥液,後面胯下吊著二粒如特大號愛文芒果的豬哥睪丸,左晃右擺磨蹭著大腿。


那天下午還是霧朦朦,豬哥仔晃上我家豬舍,吃力底晃上老母豬背後,我們一票小孩,站在豬欄坎下,興奮的透過圈舍的間隙往內瞅,像霧裡在看花。


縱使日常不太溫順的母豬,這時顯得無比溫順,但緊要關頭老歲人還是扮演牽成的角色,並用水瓢舀一杓水往牠們身上潑,嘴唇喃唸著,“淋一滴冷水,乎汝生十二水水”,一句豬房花燭吉祥語。


當年我小學三年級,小小腦袋瓜始終不明白,日常不太溫馴的母豬,為何長著獠牙,醜陋無比的豬哥爬上背欺負牠時,顯得那麼地柔順乖巧?



我只明白,過年時媽媽給我20元壓歲錢,豬哥仔來我家一趟,要去了我整整三年的壓歲錢!


家鄉的山澗清冽溪水,流淌過童年世界,隨著歲歲年年變遷,漫淹了一些記憶,牽豬哥這個行業,也因企業方式取代了傳統方式,牽豬哥這三個字成為歷史名詞,它的蹤影只能在記憶的夢裡尋找,夢外的你,能否明白夢裡頭縈繞的又是怎樣一個思情?


【溪流飄葉,飄到那,寫到那,請待續第二十一篇】


註:(台灣)屠宰稅幾年後取消了。

文:國輝於2015.12.03夜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11:01pm


豬寮與菜園:一代人的兒時景觀


我們在《愛墾網》的各國墾友


分享中發現到,有華人的地方


過去都養過豬;豬寮與菜園


是我們這一代兒時的難忘景觀


因為養豬,都會遇過一位


“牽豬哥”(趕豬人)


原來,老一代海外華人


都享有共同的記憶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5:02pm

猪寮洞房记


時代轉變,豬哥“洞房”,還有迎親儀式,成了觀光農場的一件盛事。未知有否“動物老虎秀”之嫌;是不是要年齡限制。(圖片說明:臺灣嘉義新港鄉頂菜園莊接待外籍學生所安排的部分節目)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4:53pm

黃順來憶童年·豬哥弟

我小時候家境貧寒,父親早逝,母親帶著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在一座椰園落足,以養豬和養些雞鴨為生。

記得當時我們養了三頭母豬。每當母豬叫春要配種時,我們就得去找一位住在小鎮附近的老頭子,他養了一頭雄豬專門給母豬配種,每次收費三塊錢。

全村的人都不知道這個“牽豬哥” 的老頭子叫什麼名字,只知道他的名字有一個弟字,所以大家都叫他豬哥弟,連我們小孩都這樣叫他。

                                                                                          (網路照片)


由於母親是女人,要去叫豬哥弟是件很尷尬的事,所以這個 “重任” 就落在我和大哥身上。豬哥弟的住家離我家約一里路,我們兄弟安步當車前往。

據說一隻雄豬一天只能配種兩次,太多次會影響母豬受孕,所以我們要去叫豬哥弟時必須摸黑起早,什至在他未起身前就在他門囗等他,以便捷足先登。

有時候曙光已露,他仍在睡夢中,我大哥等得不耐煩,不管三七二十壹,拉開他那破銅鑼似的嗓子大聲喊,豬哥弟!起來啦!


我們母豬要叫你的豬哥。


他被吵醒後破囗大罵,七早八早,哭父哭母,嘴裏雖然這麼說,但仍然匆匆起床漱洗後,草草吃了早點就跟我們上路。

奉命觀看豬交配 回到家裏我們的任務還沒有完,在交配的過程中,我們必須奉命作壁上觀,因為豬哥弟很狡猾,如果沒有人監視他,他就會草草了事,牽了豬哥去趕第二趟,這種情形很容易造成母豬不能受孕或早流產。


聽說有一次那只豬哥還沒有 “ 盡興” 就被強行拉走,發起火來咬了他一口,從此他再也不敢重施故技了。

其實作壁上觀對我們孩子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稀松平常得猶如家常便飯,壹點新奇也沒有。

替母豬 “接生” 母豬從懷孕到生產,一共是114天,四個月左右,便瓜熟蒂落,產下小豬。

母豬要生產時在豬欄裏顯得異常驚慌,不斷咬著豬欄裏的木板,我們立刻拋下一些準備好的曬乾茅草,給它打造一個窩。

替母豬 “接生 “又是我們兄弟的任務,原因是母親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三姐肖虎,不能觀看母豬生產,否則母豬就會把小豬吃掉或者咬死,村子裏那些大人都言之鑿鑿,我們不由不信。


說替母豬 “接生 “其實也是作壁上觀,這份差事又悶時間又冗長,我們寧願去叫豬哥弟被他罵也不要這份苦差,然而沒辦法,母命難違。

當小豬從母體生出來時,全身被壹層透明的薄膜包住,這時小豬不斷掙扎和翻滾,直到薄膜破裂消失,起初小豬蹣跚地跌跌撞撞,不過很快就會走得很穩,然後去吸母豬的奶。


母豬從開始生第一隻小豬到最後一隻至少要兩三個鐘頭,我們必須守到母豬生產完畢胎盤出來了,然後用鐵耙鏟去埋掉。

母親再三吩咐我們千萬別讓母豬吃掉胎盤,如果吃掉胎盤,在往後的日子裏,母豬的奶汁就大打折扣。

在母豬生產這段時間非常煩悶與無聊,但是我們總是會在煩悶中想出一些玩意兒來調劑壹下,我們去拔一根草心來釣螞蟻。


這種草心像線壹樣細細長長,把它插進螞蟻洞釣螞蟻,這種黑色螞蟻非常大隻,我們在地上畫一個圓圈,把兩只螞蟻放在裏面,用樹枝不斷撥弄它們,使它們發怒打架,非常緊張刺激。

還有一種玩意兒就是去捕捉蒼蠅,然後把它投在蜘蛛網裏,蜘蛛看到有獵物,立刻把它啣走,然後吐絲把蒼蠅纏繞作一團,掛在網上,它的動作非常好看有趣。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有時母豬在晩上生產,我和大哥死也不肯去守,母親在豬寮點了兩盞火水燈,然後親自上陣。

如果到半夜還沒有生完,母親不能支持只好去睡一會兒,再起來去看,總之一夜都沒得安眠。


April 29, 2014 愛墾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4:44pm


黃國輝《沒落的行業 /牽豬哥/》


一步搖 千里晃

答~迪~嘟~~
答~迪~嘟~~
一笛直撞天下
笛音有腥羶的氣味
高音的部份 如一朵膨脹的火焰
二粒 愛文
如星球一樣
圓熟地 沒有碰撞的可能
忽略溫柔 忽略彼此的黑
亢奮的情緒 喉腔的喘息音
其實跟人類 彼此 彼此
三滴 冷水
乎俚生十二水水(註1)
音調還沒找準
曲子已臨近尾聲
老歲人 匆匆
牽自己入暮色 兀自傷悲


國輝:106,07,21 改編

註 1:二行均唸臺音!

註 2: 根據拙作散文《十三歲之前第二十篇/牽豬哥/》壓縮改編 !
《阿涵左手環前,右手置後於嘴邊,手指頭輕輕上下起伏,像吹笛,吹嗩吶,“答~迪~嘟~~”,“答~迪~嘟~~”,吹啊吹,吹出一個童年記憶故事…………》


2017年7月21日 臉書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8, 2020 at 4:31pm


陳楨《趕豬人》


1950、60年代,為了幫補家庭收入


許多新村菜園家庭都 #養豬


我跟孩子說過,我是在豬寮邊長大的


很感謝老天沒讓我在豬寮裡長大


(然後裝進豬籠送去屠場)


長大的豬賣出去後


寮裡留下的母豬又要負起生育下壹批的小豬


首先便得請圖中這位趕豬人


帶著他雄壯壯、氣籲籲的雄豬來“洞房”


那時刻,所有小孩、婦人都得散開


“非禮勿視”


也有調皮的,躲得遠遠在偷望



#配種豬 2017年7月21日 臉書

                                                                                                                             (網絡照片)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