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4)

不巧,喧囂聲吵醒了瓊斯先生,他自以為是院子中來了狐貍,便跳下床,操起那支總是放在臥室墻角的獵槍,用裝在膛裏的六號子彈對著黑暗處開了一槍,彈粒射進大谷倉的墻裏。會議就此匆匆解散。動物們紛紛溜回自己的窩棚。家禽跳上了他們的架子,家畜臥到了草堆裏,頃刻之間,莊園便沈寂下來。

 

 

三天之後,老麥哲在安睡中平靜地死去。遺體埋在蘋果園腳下。

這是三月初的事。

從此以後的三個月裏,有很多秘密活動。麥哲的演講給莊園裏那些比較聰明的動物帶來了一個全新的生活觀念。他們不知道麥哲預言的造反什麽時候才能發生,他們也無法想象造反會在他們有生之年內到來。但他們清楚地曉得,為此作準備就是他們的責任。訓導和組織其他動物的工作,自然地落在豬的身上,他們被一致認為是動物中最聰明的。而其中最傑出的是兩頭名叫斯諾鮑和拿破倫的雄豬,他們是瓊斯先生為出售喂養的。拿破倫是頭伯克夏雄豬,也是莊園中唯一的伯克夏種,個頭挺大,看起來很兇,說話不多,素以固執而出名。相比之下,斯諾鮑要伶俐多了,口才好,也更有獨創性,但看起來個性上沒有拿破倫那麽深沈。莊園裏其他的豬都是肉豬。他們中最出名的是一頭短小而肥胖的豬,名叫斯奎拉。他長著圓圓的面頰,炯炯閃爍的眼睛,動作敏捷,聲音尖細,是個不可多得的演說家。尤其是在闡述某些艱深的論點時,他習慣於邊講解邊來回不停地蹦跳,同時還甩動著尾巴。而那玩意兒不知怎麽搞地就是富有蠱惑力。別的動物提到斯奎拉時,都說他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這三頭豬把老麥哲的訓導用心琢磨,推敲出一套完整的思想體系,他們稱之為“動物主義”。每周總有幾個夜晚,等瓊斯先生入睡後,他們就在大戶倉裏召集秘密會議,向其他動物詳細闡述動物主義的要旨。起初,他們針對的是那些遲鈍和麻木的動物。這些動物中,有一些還大談什麽對瓊斯先生的忠誠的義務,把他視為“主人”,提出很多淺薄的看法,比如“瓊斯先生喂養我們,如果他走了,我們會餓死的”。等等。還有的問到這樣的問題:“我們干嘛要關心我們死後才能發生的事情?”或者問:“如果造反注定要發生,我們干不干又有什麽關係?”因而,為了教他們懂得這些說法都是與動物主義相悖離的,豬就下了很大的功夫。這愚蠢的問題是那匹白雌馬莫麗提出來的,她向斯諾鮑最先問的問題是:“造反以後還有糖嗎?”

“沒有”,斯諾鮑堅定地說,“我們沒有辦法在莊園制糖,再說,妳不需要糖,而妳想要的燕麥和草料妳都會有的”。

“那我還能在鬃毛上紮飾帶嗎?”莫麗問。

“同志”,斯諾鮑說,“那些妳如此鐘愛的飾帶全是奴隸的標記。妳難道不明白自由比飾帶更有價值嗎?”

莫麗同意了,但聽起來並不十分肯定。

豬面對的更困難的事情,是對付那隻馴順了的烏鴉摩西散佈的謊言。摩西這個瓊斯先生的特殊寵物,是個尖細和饒舌的傢伙,還是個靈巧的說客。他聲稱他知道有一個叫做“蜜糖山”的神秘國度,那裏是所有動物死後的歸宿。它就在天空中雲層上面的不遠處。摩西說,在蜜糖山,每周七天,天天都是星期天,一年四季都有苜蓿,在那裏,方糖和亞麻子餅就長在樹籬上。動物們憎惡摩西,因為他光說閑話而不幹活,但動物中也有相信蜜糖山的。所以,豬不得不竭力爭辯,教動物們相信根本就不存在那麽一個地方。

他們最忠實的追隨者是那兩匹套貨車的馬,鮑克瑟和克拉弗。對他們倆來說,靠自己想通任何問題都很困難。而一旦把豬認作他們的導師,他們便吸取了豬教給他們的一切東西,還通過一些簡單的討論把這些道理傳授給其他的動物。大谷倉中的秘密會議,他們也從不缺席。每當會議結束要唱那首“英格蘭獸”時,也由他們帶頭唱起。

這一陣子,就結果而言,造反之事比任何一個動物所預期的都要來得更早也更順利。在過去數年間,瓊斯先生盡管是個冷酷的主人,但不失為一位能干的莊園主,可是近來,他正處於背運的時候,打官司中賠了錢,他更沮喪沈淪,於是拼命地喝酒。有一陣子,他整日呆在廚房裏,懶洋洋地坐在他的溫莎椅上,翻看著報紙,喝著酒,偶爾把干面包片在啤酒裏沾一下喂給摩西。他的夥計們也無所事事,這不守職。田地裏長滿了野草,窩棚頂棚也漏了,樹籬無人照管,動物們饑腸轆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