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个开场白,自我广告一下。

        我叫CERI,英文全名Chinese Entrepreneur Regeneration Initiative,中文是“华商再造计划”。在马来西亚文里,Ceri就是英文的Cherry,樱桃是也。很好记对不对?

        马来西亚文的Ceri,还有另一个意思,也就是Ceria。这个字可了不起啦,它的含义很广,既指纯洁、神圣、优雅、明净;又指国王加冕时所念的祷词。

        Ceri原来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玻璃腕环。优雅、明净的玻璃腕环,佩上一串纯净新鲜的樱桃,国王正在登基、戴皇冠,信誓旦旦祈祷着,多美的意象?

        对我们最贴切的,还是它包含了“教育、养育”的含义。这跟我们的再造努力,不必说就是同一条路上。

        马来西亚华商百年创业,来到创意、革新的世代,需要观念、资讯与技艺的传承、整理、转化与实践,结合上新浪潮的机遇,优渥报酬会属于下定决心、诚恳行动的人。

        我们的定位在于:传承、再造、创新;因为在动荡难测的年代,我们相信这是创造财富的不二条件。

        初步构想是汇合25、50或100位意见领袖,组成一个“华商共同议题委员会”,透过定期的圆桌会议,探索我们共同的未来。

        我们可以采取类似美国Story Corps 的做法,将这些意见领袖的创业智慧、做人体悟,用纪录片的方式摄录下来;也可以把一些值得借镜的企业故事,制作成方便传播的短片,以塑造华人社   会乐在工作、志在创业并勇于再造的良好文化。

         在“传承、再造、创新”精神下,朝四大共同议题贡献意见:

        (一)自动化:透过有计划的自动化与机械化,减低对劳工因素的依赖;

        (二)资讯化:商机与管理信息优化,掌握市场变动最有效的信息与行动;

        (三)行销化:充分利用文化创意与web 2.0工艺,提高对现有市场的渗透以及新市场的开拓;

        (四)人才化:鼓励大学生到中小企业就业,促进世代之间的智慧传承。由激励年轻一代明白工作的意义与乐趣,实况与需求开始;具体的做法包括鼓励大专生在假期时下乡、进入华商企业或工厂。

Views: 215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CERI on December 29, 2014 at 4:06pm

Gartner:企業需要注意的10個戰略性預測

今年的gartner戰略性預測更多的是關於人。


這就是說,很多預測是關於通過技術和系統來提高客戶體驗,而不是通常的技術-計算。

“機器正在提高人類工作中發揮積極的作用,”gartner公司首席研究員兼管理副總裁Daryl Plummer表示,“我們預測今年也許不是直接連接到it或cio職能,但這些預測會影響你的工作。”

plummer提到了如下預測以及指導it應該如何應對的一些建議。

1.到2018年,與傳統模式相比,數字業務需要50%更少的業務流程員工,以及500%更多的關鍵數字業務工作。it領導者需要開發新的招聘制度來招收新的非傳統it職位。

2.到2017年,顛覆性數字業務將會陸續推出,首席信息官必須開始模擬技術驅動的轉型選項。

3.到2018年,業務運營的總體擁有成本將會減少30%,通過智能機器和工業化服務。首席信息官們必須嘗試前體“智能機器”技術以及幻象機器人業務流程自動化。

4.到2020年,發達國家的平均壽命將會提高0.5年,這是因為無線健康檢測技術的廣泛使用。企業領導者必須評估提高的壽命對保險和員工醫療保健成本的影響,作為有競爭力的因素。

5.到2016年年底,25億美元的網上購物將完全由移動數字助理來執行。蘋果的siri就是一種移動助理,但很多網上廠商提供某種形式的軟件輔助,你可能已經或者沒有註意到。市場營銷管理人員必須開發營銷技巧來引起數字助理以及人們的注意。

6.到2017年,美國消費者的移動參與行為將會推動美國移動商務收入提高到美國數字商務收入的50%。建議:市場營銷主管必須制定營銷技巧,以吸引數字助理以及人們的注意力。移動營銷團隊需要調查數字錢包,例如蘋果的passbook以及谷歌wallet,隨著消費者對移動商務和支付越來越感興趣。

7.到2016年,70%的成功數字業務模式將會依賴於不穩定的流程,這些流程會根據客戶需求來轉變。首席信息官需要安排靈活的反應迅速的工作人員,負責任、反應靈敏,支持你的企業靈活性。

8.到2017年,一半以上的消費者產品和服務研發投資將會被重定向到客戶體驗的創新。消費品公司必須通過人性和人種學研究提高客戶體驗。

9.到2017年,近20%的耐用品電子零售商將會使用3d打印來創造個性化產品。首席信息官、產品開發領導者和企業合作夥伴評估現有的“原樣”與未來的產品之間的差距(流程、技能和技術)

10.到2018年,利用目標通信與內部定位系統(知道你位置的系統)的零售企業將會看到客戶訪問增加20%。首席信息官必須幫助擴展良好的客戶數據來支持實時報價。(轉載自 網界網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November 24, 2011 at 5:30pm

邊鄉   岸的話,說到我心頭去,關懷鄉土經濟、民生福祉的人,都會發現到馬來西亞今天當家的,真的是說一套做一套。

虽然我们有所谓的KPI(Key Performance Index,关键绩效指数)部长,懂得怎样玩弄数目字,做出一盘漂亮的“成绩单”,然後去争取各种名目的世界排名。

“成绩单”的分数很高,但是人民的生活比以前更苦。

所谓KPI,真正的意思是Keep People Ignorant。

当政者怎样教导我们“向贫困屈服”呢?他们没有协助我们往高收入的方向走去,而是假借“廉价消费”的名堂,鼓励既得利益者掠夺国家财富,同时愚弄民间。

鼓励“廉价消费”,表面看起来是“体恤”人民疾苦,实际上是挪用国家财富津贴既得利益者,如“一个马来西亚商店”的供应商,还有“一个马来西亚餐厅”的经营者。这是一种掠夺。

而所谓的“廉价”,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廉价,这是公然在欺瞒人民。

日前在《南洋商报》言论版,读到本地媒体人周秀洋的《可别好心做坏事》,我发现这样的不满,人皆有之。

现把周小姐的评论转载于此和大家分享如下:

 

如果你常看古装剧,特别是宫廷剧,里头的皇上似乎总喜欢微服出巡,体验一下民间生活,免得被看成是不知人间疾苦的昏君。不过,古时代的资讯不发达,老百姓穷其一生都不太可能有机会见上君王一面,因此,就算君王微服出巡,站到了眼前,如果不言 明,也不会有人知道那就是一国之主。如果没有人特地掩盖,相信这位君主将可以更贴切的去了解老百姓的生活。

 

亲民沦为宣传管道

 

来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传播媒体是如此发达,对于一国之主或是国家领导人,老百姓一般上都不会 太陌生。而国家领导人有时候也会叫上媒体,一起来个万人空巷的“微服出巡”,和人民好好的交流,或在保镖、高官的簇拥下,到“指定”的咖啡店吃个早餐,然 后到“指定”的老百姓家中拍个照,握个手,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又或者,到餐馆吃顿饭,向全国人民证明,只要区区的三块钱也能吃得很丰盛,因为这是“一个 马来西亚套餐”,所以价格当然也要能够体恤民情,不能让人民觉得负担不起。

国家领导人愿意和老百姓交流,体恤民情,那当然是老百姓的福气,只是,如果这一切最终只沦为一种宣传工具,让人民的期待总是以落空收场,那不就太残忍了吗?原本以为,三块钱可以买到如领导人所吃的丰盛菜肴,可原来是“报道有误”,实际上的价钱不止如此。

再者,这么便宜的一个马来西亚套餐也是有“固打”限制的,如果你刚好就在“固打”之外,比如说300份的一个马来西亚套餐,你是那不幸的第301个,而不是幸运的第299个,那么价钱可能就要从三块变六块了!

 

良好监督确保物廉价美

 

除了一个马来西亚套餐,如今还有一个马来西亚商店,可偏偏遇上爱找碴的反对党,又指这指那的说,怎么全都比霸级市场的产品来得贵呢?不是说那是要让人民买到更便宜的货品的地方吗?当然,这是有一番解释的,因为一个马来西亚商店生产的产品,质量可与一些名牌的产品相比,因此价格当然也得和名牌商品相比较,怎么能拿霸级市场的产品来比较呢,这不公平!或许,负责的单位在忙着解释的同时,能不能也检讨 一下,是不是可以真的做到价廉物美呢?

不管是一个马来西亚套餐还是一个马来西亚商店,目的就是要让人民能够以便宜的价格买到好东西,减轻人民的负担。

只是,推行了之后是不是有随之而来的监督系统?否则,要怎么去鉴定当中的质量和价格是否真的能 利惠人民呢?如果三块钱的套餐,是份营养不均的餐点,这还值得吗?如果一个马来西亚商店的货品便宜但不耐用,会不会反而间接的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呢?体恤民情就得贯彻始终,可别作了宣传后就不了了之,也没有跟进监督,别到头来一番好心却做了坏事,百姓成为了冤大头!

(Photo Appreciation: Noor Iskanda)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November 24, 2011 at 12:00am

学者说,马来西亚掉进了“中等收入的陷阱”(Middle Income Trap);好像有那些阴谋家布下玄局迷阵,害我们深陷其中。

这么一说,当政者就没有责任了;责任在那一只“隐形的手”,天晓得是谁!

照我说,我们已经掉进了“破产社会的心态”。

当政的虽然口口声声在高谈“高收入社会”,日常所作所为却是在鼓励“向贫困屈服”,没有具体的有效行动鼓励人民创造财富。

倒是与人民抢财、向人民榨财的情况屡出不鲜。强征吉隆坡苏丹街、武吉敏登民地民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這個月來的豐升股價暴起暴落事件,更清楚看見政府對治理這個國家的可疑態度。

首相年轻公子莫哈末纳兹福丁入股市值每股只有8.5分钱的丰升公司,并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讓股价在一個月內炒高到2.14令吉,狂飙2575%。

聞雞起舞的小股民錯覺,王孫公子將為這家素來受人批貶的公司,捎來“特種關系”、“特種工程”,而紛紛一頭栽進去。豈知他在上任僅僅25天,就忽然在日前抽身而去,辭去該公司董事職,股價一下子暴跌到停止交易,害得小股民拋售不了手頭的股票,紛紛被綁死。

在英國念工商管理的王孫公子居然說,他不知道市场竟然如此敏感;并強調說說,他只是一个年轻的生意人,想赚口饭吃; “如果我卖炸香蕉,市场人士是否会满意?这是不是他们心目中首相儿子的形象?”

根據《南洋商報》昨日的報導,“一名资深股票经纪陈玉麟指出,丰升工业并没有强稳的基本面,投资者买入这只股票主要是因为“首相之子”的效应,并希望莫哈末纳兹福丁入股能重整这家公司,但现在他宣布退出,仅存利好也就此消失。

“陈玉麟也对莫哈末纳兹福丁突然宣布退出的做法嗤之以鼻。

“他强调,如果莫哈末纳兹福丁真的有责任心,就不应该在该股还处于指定股时退出董事局,而且宣布时间刚好在该股回弹之后,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他涉及了相关人士交易。

“周五该股回弹,而且成交量大,吸引许多投资者进场投资,让人怀疑炒家又出手,但纳吉儿子昨晚退出董事局,导致该股今日下滑,许多投资者蒙亏。”

Comment by 非常灑狗血 on October 27, 2011 at 6:20pm

本月24日,馬來西亞總審計司2010年度報告,在一再延期後終于公布于世。原來應該在較早時出爐的報告書,為何拖三拖四才發布?任何人都猜得到吧,為了調整相關數字啦!

可惜,怎麼調整,都是很難看的東西,一套在市場上賣6549令吉馬幣的小船引擎,納吉首相的內閣要花11萬553令吉去買;一個售價2827令吉的望遠鏡,納吉首相的內閣要花5萬6350令吉。這還只是滄海一粟的例子。

還好馬來西亞人民都善忘而富有寬恕精神,他們選出來的公職人員年年犯同樣的錯誤,年年照舊做官、升官、加薪、追花紅。

然後,稅收局會拚命的、做超時工作的去向一家一家的華商榨稅,而且立法保障他們的行動不準上訴;國營的公共設施機構如電力公司,則明里暗里兩倍、三倍......的加每戶人家的電費.......。要不,控你上法庭,說你偷電。

公账会主席阿兹米卡立例行公事的说,总稽查司建议公账会先对7个弊端较严重的政府机构展开调查,分别是卫生部、能源部、交通部、内陆税收局、关税局、国家体育馆及科技部。

我最有興趣的是,做官才兩年吧,納吉身旁的第一號宣傳員、煉金師,首相署部長醫得你死加蠟居然也是受調查的對象。

他受傳召的理由是:他负责推动所謂的第二振兴经济配套,拨款去了那里?

那可不是一萬、五萬,一億、五億的預算,天文數字的金錢去了那里?

此前馬航事件已經清楚曝光,這位在納吉內閣里負責所謂轉型、績效的人物,是個什麼等級的角色;現在升官當部長沒多久,更是疑云重重。

誰還能當政府的所謂轉型是個認真的玩意兒?

說完又說,醫得你死加蠟是首相委任的,他“不是政治人物“,”無需在大選中面對人民的裁決“,他的命水比其他內閣同僚好多了。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October 26, 2011 at 2:24pm

网路电视(IPTV)可能发展的空间确实很广。

问题在于,我们今天面对网路电视,就像当初电视刚出来的时候,一般人把它当着是广播电台的延伸。

那时候的新闻报播员,都是坐在麦克风前念新闻稿的。只是比收音机多了一个偶尔动一动的人影而已。

眼下一般人对待网路电视,把它当着是传统电视的延伸。

我们要看传统电视,舒舒服服坐在客厅里,透过LED电视看卫视就好了嘛。

可是,透过黑盒子(set-at-top)看网路电视,就胜过寰宇之类的传统电视台,因为能选择的节目多得太多了。而且,能随选随看;这个节目看了一半没时间看,不妨暂停,下回再看。

在节目选择方面,数量比传统电视更多,并不是IPTV的全部故事。它具有旧有电视所没有的更大优势。例如即时互动,图文相衬。

有趣的是,大马现有(或已结束制作部门)的网路电视,都把自己定位在传统电视的“网络版”。一般电视的娱乐、新闻以及时事清谈节目有收视率,网路电视也来同一套。

娱乐、新闻、时事有时效性,这个话题过了,除了少数相关的人士,例如业者、从政者、媒体人,其他人很少会再去追踪。

这点也可能受到在线新闻网过去的经营方式所影响。问题在于幕後金主、民间乐捐的数目,恐怕是有限的

暂且不说其社会意义,从商业观点来看,同样的制作成本,其实可以用于其他“更耐久常看”的内容。

对,内容是传统电视与网路电视最大的区别。目前的情况,很多人是用笔电或掌中通讯仪器,如手机、平板电脑等上网,他们的观赏需求多以短时段、实用性为主。

娱乐节目当然一样重要。不过不是一口气在网上看完,两个钟头的《星光大道》或《百万大歌星》。而是,点击了某某歌手的某一支歌,再点击另一位歌手的表演。

“短时段、实用性”的节目为何?本地一般电视人只习惯做娱乐、新闻或清谈,这问题可能需要他们一点时间来想想。

要经营一家成功的网路电视不容易;“企管”(如投资基金、人才资源、会计、行销、广告、财务策划、工艺等),一般都不是以创意、制作为主的电视人强项。

要让这两方面的人才,在网路电视大潮(包括内容出口)前,见彼此合作的空间,确实还有一段路要走。

也许,教育培训可以解决这问题吧。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October 25, 2011 at 4:11pm

同意“开篷乐势力”的见解;允许我加多一点点别的面向:华商观念与技能,要考量到网络工艺。

现在许多年轻的企业家刚接班或刚有成就,这是玩 iPhone 或 iPad的一代,比较在乎他们以及他们的企业在网路上的曝光,这关乎品牌效应;你或你的东西在网上缺席,生意成长的潜质就受限制。

我就知道有一家电子媒体,靠经营酒廊起家,这家酒廊的顾客多是娱乐圈人,他们玩娱乐网路电视,看似帮忙影艺人曝光,实际上是给他们的媒体建立阅听者基础,以收取赞助费、广告费。

现有的网路电视要走赞助费、广告费路线,似乎还有一段很远的路要走。

更重要的是,可以给酒廊拉来更多高消费的娱乐圈中人。那有这麽有效的广告投资呢?

为何这之前的网路电视,包括以每日电视清谈节目而渐渐走红的一家,还有和传统出版媒体集团合作的一家,都纷纷面对困难而改变姿态,而这家娱乐为重的视频还存在?道理就在这里。

这就是新观念、新技能的效应。

玩网路电视,也是借助FB与优管视频的既有渠道,让企业与个人在网上曝光的成本,降低到最低点。

有的配合上传统的平面媒体一起做,广告费那块就比较有看头。

当然,观念与技能的事说容易,做起来毕竟有困难。这一点可以借教育培训计划来解决。

过去当然也有媒体人办黄昏班、周末版,“贩卖梦想”,让人发明星梦。所以来教学的人都是电视与广播界的名人。

一个星期上一堂九十分钟课,三个月、六个月为一个期限的课程。

这样的培训後来也办不成了,是不是学员面对出路或教学水平,还是其他的问题呢?不得而知。

但企业在这方面的培训,还是有需要的。这还没考量到公司内部的公关、行销培训等问题呢。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5, 2011 at 12:26am

关于“华商共同议题委员会”,不妨集中在几个关系到华商的大领域,例如

(一)制造业;

(二)旅游业(包括旅行社、酒店、零售、导游、餐馆、礼品以及其他服务业);

(三)文化创意产业;

(四)资讯与电子商贸;

(五)教育与培训行业。

动荡时期有动荡时期的商机;可是更重要的是,华伤再造时需要什麽观念、技能与鼓舞,这才是意见领袖给予意见的出发点。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September 20, 2011 at 11:58am

杂货商:符合經濟效益我就轉型!

 

政府借你錢,給你供應貨,請專人給你指導與裝修店面,雜貨商為何不領情?

華商為何沒有權利保留態度?何況,借錢是要還的;再說我有我的供應商,為何要跟你拿貨?做輔導、裝修的,為何都是你指定的人選?

我甚至很懷疑他們是否開過雜貨店!我只知道,我還沒做生意,他們已經賺了一大筆。這才是故事的焦點。

這是許多雜貨商沒說出來的真心話。但我們華商在馬來西亞做生意,雖是自己的國家,內安法令聽說也廢除了,講話還是要很小心。官老爺得罪不得,哪怕是小拿破輪。

今早讀報紙,看見馬来西亚杂货商联合会署理总会长颜春兴先生的說話,我心里很清楚他的感受。

他說得很客氣,指华裔杂货商对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部推行的杂货店转型计划(TUKAR),并非反应冷淡,而是我們许多都是小本经营,规模不大且后继无人,因而不敢贸然转型。

贸消部長埋怨,2011年1月至9月初,政府已协助国内240家传统杂货店转型。其中,響應的华裔商家卻只有17家。

請部長過幾個月再去看看,那些熱烈響應的族群所經營的轉型雜貨店,是否還在,人和貨是否還在,是否有還政府錢,要不看看他們真正做得怎么樣。

華裔雜貨店九成都是家庭式小本生意,经营不易,卖的是“人情味”。而且,许多经营几十年而规模不大的杂货店已后继无人。所以,业者不敢贸然转型,因为根本不符合经济效益。

據知,杂货商向批发商取货,每公斤白糖价格是2令吉22仙,但杂货商只能以2令吉30仙出售;另外,每公斤面粉的价格是1令吉30仙,也只能零售1令吉35仙,所以盈利不大。

而且,政府還向商家征收统制品“四大天王”的白糖、面粉、食油及米的税务。售卖这“四大天王”时,除了可赚取的盈利少,有时还须倒贴运输费。

難怪,颜春兴先生劝请同业在考虑转型计划时,应三思而后行。

他促请贸消部多了解个中的客观因素,而不是硬硬给华商套上对转型计划反应冷淡的罪名。

這點我很同意,我最看不起那些官僚,人家不響應就說人家反政府;反政府就等于反國家。真正需要轉型的,是這些人的腦袋(假如還有的話)。

我萬分支持顏署理會長的高見,对于有新一代继承人或想扩大发展的同业,应多方面仔细分析及规划转型。在四面楚歌的局面下,再寻求良策。

Comment by CERI on September 14, 2011 at 9:22pm

確實是華商今天的大新聞。謝謝你的提醒,我把有關CCTV訪問郭鶴年先生的訪談,找來看了,收益良多,準備把它轉載到《愛墾納達》來和網友們,特別是有志蛻改高飛的華商伙伴分享。

Comment by Kreatif on September 14, 2011 at 7:22pm

 

 

 

 

今天的華商大消息,讓我說,便是《南洋商報》報導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先生接受中國央視的新聞。郭先生為人經商一直都很低調,此回肯接受電視的訪談,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第二,他談到的一些事,比他本身的歷史更重要,因為已經牽涉到中國的開放改革的歷史,特別是有關他與鄧小平先生往來的一手經驗。

馬來西亞華商創業百余年,具有珍貴的歷史價值與智慧傳承作用,實在需要正規的、有系統的整理。

有些網友可能未讀到這篇報導,現摘錄部分文字和大家分享:

“母亲教我勿忘本” 郭鹤年重视华文教育

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说,他能够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得归功于教诲子女不要忘本的母亲郑格如。

87岁的郭鹤年最近接受中国央视的财经节目《对话》访问,主持人开始便提到他在马来西亚长大,但是一上台便露出一口流利的中文,颇令人感到意外。

郭鹤年:“我先母的家教,她影响我们,不要忘本。”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福布斯》杂志几乎每年都把郭鹤年列为亚洲十大富豪之一。《大马商业》杂志今年2月公布的富豪榜,他继续以500亿4000万令吉高居榜首。

很多人都知道郭氏事母至孝,而母亲郑格如对其事业和人生,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她受过高等教育,独具慧眼,在众多子女中选中排行第三的郭鹤年委以重任,让他挑起振兴家族事业的担子。

在上述访谈中,郭鹤年的幼子郭孔华和女儿郭惠光也有在场,并受邀发表对父亲的看法。

对于母语教育的重视,郭惠光提到,其父亲尤其操心子女的教育,特别是母语,因此他们小时都被送进香港当时唯一有提供华语教育的学校念书,直至小学六年级毕业。

她笑说,对于当时的安排,小时的她因为功课多而有点埋怨,但是今天却很感激这位慈父兼严父的决定。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