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頻頻到外地,見到不少精彩的人物,連不算精彩的都別具一格,筆者背後有個新奇的故事,一時間腦袋里有太多新臉孔晃動著,擠塞著,像患了消化不良癥。

每次見完一個人便努力記住他的相貌和話語,錄影機似的,有時做夢會播了些片段出來。

對有形的東西,如皮包、身分證、機票,我什麽都會丟掉,但對無形的東西,如一個人的影像,一幀畫的構圖,一朵花的香氣,卻老是牢記著,莫失莫忘,結果變了恍恍惚惚,手上拿著什麽都失掉了。

碰見舊同學,他說:“我中學時最愛看的是……”

“無名氏的小說,《塔里的女人》。”我自動接上去。

“咦,怎麽你記得?”他奇怪。

我也不知道怎麽我記得,記得便是記得了。

對這些東西記性太好也有麻煩,人家以為我暗戀他。

別叫我記生日,記不得的,生在哪年哪月哪天,沒什麽特別意義,我連父母的生日都記不得,對爸媽的舊女友舊男友倒記得一清二楚。

單身旅行,必定遇上奇人奇事,跟男朋友一同旅行,必無所遇。旅行,還是不帶男朋友的好,暫時抽離一下現實,回來了,再對他忠心耿耿。

路上遇到的,也是同是天涯苦悶人,大多太重的現實令人煩厭,間中抽離一下,旅途偶遇一陣,不用搞什麽關系,各做其無名氏而已,不用向誰交代,多好。

林燕妮《男癡女迷》乳前白蘭香 
珍惜花兒珍惜香,只因不長久,把它離棄,只怕等到花兒也謝了。

正值白蘭時節,女友方便就送幾朵來。有時整天都在外頭,不忍花兒孤獨雕零,便把它插在胸圍里,體溫令它更香,別人看不見,自己好享受。

女友覺得這樣對待花兒甚好,便也把白蘭花插在胸圍內上班,低頭辦事時,鼻子正好對著胸部,嗅得幽香陣陣,不在花兒不在人。

她把這叫做乳前白蘭。

那麽我們便齊齊做了香香公主了。

你善待花兒,花兒也善待你,不斷發散綿綿縷縷香,長日相伴。

起初沒想到這樣攜帶花兒的,插在頭上像瘋人院出來的,放在皮包里嗅不到香氣,放在口袋只會夾扁,想來想去,還是插在胸口的好。

插了終日回家,花瓣兒變棕了,香魂漸散,但花兒,也算對得起你吧?育於我懷,葬於我懷,溫香軟玉擁抱了你一生。

如哺育嬰兒,舍不得棄你在地上,害怕回家時見到可憐玉骨弄塵沙。

花兒讓人從樹上摘了下來,生命也就時日無多了,那是讓折斷了的生命,提早消逝,那教人,怎生不借花。

看著花的枯萎,才真真正正了解到什麽叫做命薄如花。

這已不是薄命人擁薄命花的歲月了,花已經沒人再當它是花,只懂得把花苞急凍賣個好價錢,在這急凍時代,花能發香,已算是上天的厚待了。

林燕妮《男癡女迷》無曲年代
今年真的是很不好過的一年,百業蕭條,失業率高,似乎近十年來以此為最。

朋友們的牢騷亦特別多,事業愈大的愈煩惱。

反觀打一份工的,倒沒那麽寢睡難安,大不了上班下班又一天。

這兒是個競爭性很強的社會,是否太多人自幼耳濡目染在競爭中,所以稍不如人便感到失落?

有時連自己也迷失了方向,順得哥情向東行便失嫂意,順得嫂意向西行便失哥情,站著不動又叫做不遷就別人。

真的搞得滿天星斗。

八面玲瓏,自己很累,不知道究竟為了什麽。

不跟別人聯絡,又叫做自我中心。

難怪最近的《時代周刊》(Time),有篇特寫說:

現代人的接觸,根本只是交往而不是相識,沒有了親密的成分。

我亦困惑不已,朋友好像很多,又好像沒有。

原來其中缺少了親密的感覺。

今天同臺嘻嘻哈哈,明日生死不相聞。

很不痛快的歲月。

真誠果真不值一文嗎?

八面玲瓏才算是好人嗎?

真真假假,好好壞壞,一切已混淆不清。很怕向人訴心曲,這不是聽曲的年代。

人臉隨時變,只有成功可維系任何關系,怪不得,所有人都害怕失敗。真的需要這樣嗎?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