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2)

我看到一次,因為看紙牌的事情,有二伯被管事的“收拾”了一回。可是父親,我還沒有看見過,母親向楊廚子說:

“這幾年來,他爸爸不屑理他……總也沒在他身上動過手……可是他的驕毛越長越長……賤骨頭,非得收拾不可……若不然……他就不自在。”

母親越說“收拾”我就越有點害怕,在什麽地方“收拾”呢?在院心,管事的那回可不是在院心,是在廂房的炕上。那麽這回也要在廂房里!是不是要拿著燒火的叉子?那回管事的可是拿著。我又想起來小啞巴,小啞巴讓他們踏了一腳,手指差一點沒有踏斷。到現在那小手指還不是彎著嗎?

有二伯一面敲著門一面說著:

“大白……大白……你是沒心肝的……你早晚……”等大白狗從板墻跳出去,他又說:“去……去……”

“開門!沒有人嗎?”

我要跑去的時候,母親按住了我的頭頂:“不用你顯勤快!

讓他站一會吧,不是吃他飯長的……”

那聲音越來越大了,真是好象用腳踢著。

“沒有人嗎?”每個字的聲音完全喊得一平。

“人倒是有,倒不是侍候你的……你這份老爺子不中用……”母親的說話,不知有二伯聽到沒有聽到?

但那板門暴亂起來:

“死絕了嗎?人都死絕啦……”

“你可不用假裝瘋魔……有二,你罵誰呀……對不住你嗎?”母親在廚房里叫著:“你的後半輩吃誰的飯來的……你想想,睡不著覺思量思量……有骨頭,別吃人家的飯?討飯吃,還嫌酸……”

並沒有回答的聲音,板墻隆隆的響著,等我們看到他,他已經是站在墻這邊了。

“我……我說……四妹子……你二哥說的是楊安,家里人……我是不說的……你二哥,沒能耐不是假的,可是吃這碗飯,你可也不用委曲……”我奇怪要打架的時候,他還笑著:

“有四兄弟在……算帳咱們和四兄弟算……”

“四兄弟……四兄弟屑得跟你算……”母親向後推著我。

“不屑得跟你二哥算……哼!那天咱們就算算看……那天四兄弟不上學堂……咱們就算算看……”他哼哼的,好象水洗過的小瓦盆似的沒有邊沿的草帽切著他的前額。

他走過的院心上,一個一個的留下了泥窩。

“這死鬼……也不死……腳爛啦!還一樣會跳墻……”母親象是故意讓他聽到。

“我說四妹子……你們說的是你二哥……哼哼……你們能說出口來?我死……人不好那樣,誰都是爹娘養的,吃飯長的……”他拉開了廂房的門扇,就和拉著一片石頭似的那樣用力,但他並不走進去。“你二哥,在你家住了三十多年……那一點對不住你們;拍拍良心……一根草棍也沒給你們糟踏過……唉……四妹子……這年頭……沒處說去……沒處說去……人心看不見……”

我拿著滿手的柿子,在院心滑著跳著跑到廂房去,有二伯在烤著一個溫暖的火堆,他坐得那麽剛直,和門旁那只空著的大壇子一樣。

“滾……鬼頭鬼腦的……干什麽事?你們家里頭盡是些耗子。”我站在門口還沒有進去,他就這樣的罵著我。

我想:可真是,不怪楊廚子說,有二伯真有點變了。他罵人也罵得那麽奇怪,盡是些我不懂的話,“耗子”,“耗子”與我有什麽關系!說它干什麽?

我還是站在門邊,他又說:

“王八羔子……兔羔子……窮命……狗命……不是人……在人里頭缺點什麽……”他說的是一套一套的,我一點也記不住。

我也學著他,把鞋脫下來,兩個鞋底相對起來,坐在下面。

“這你孩子……人家什麽樣,你也什麽樣!看著葫蘆就畫瓢……那好的……新新的鞋子就坐……”他的眼睛就象壇子上沒有燒好的小坑似的向著我。

“那你怎麽坐呢!”我把手伸到火上去。

“你二伯坐……你看看你二伯這鞋……坐不坐都是一樣,不能要啦!穿啦它二年整。”把鞋從身下抽出來,向著火看了許多工夫。他忽然又生起氣來……

“你們……這都是天堂的呀……你二伯象你那大……靡穿過鞋……那來的鞋呢?放豬去,拿著個小鞭子就走……一天跟著太陽出去……又跟著太陽回來……帶著兩個飯團就算是晌飯……你看看你們……饅頭干糧,滿院子滾!我若一掃院子就準能撿著幾個……你二伯小時候連饅頭邊都……都摸不著哇!如今……連大白狗都不去吃啦……”

Views: 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