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天,他忽然晚上來看她,道:"你沒想到我這時候來罷?我因為在外邊吃了飯,時候還早,想著來看看你。不嫌太晚罷?"家茵笑道:"不太晚,我也剛吃了晚飯呢。"她把一盞燈拉得很低,燈下攤著一副骨牌,他道:"你在做什麼呢?"家茵笑道:"起課。"宗豫道:"哦?你還會這個啊?"他把桌上的一本破舊的線裝本的課書拿起來翻著,帶著點蔑視的口吻,微笑問道:"靈嗎?"家茵笑道:"我也是鬧著玩兒。從前我父親常常天亮才回家,我母親等他,就拿這個消遣。我就是從我母親那兒學來的。"宗豫坐下來弄著牌,笑道:"你剛才起課是問什麼事?"家茵笑道:"問哪?……問將來的事。"宗豫道:"那當然是問將來的事,難道是問過去?你問的是將來的什麼事?"家茵道:"唔……不告訴你。"宗豫看了她一眼,道:"我也許可以猜得著。……讓我也來起一個好不好?"家茵道:"好,我來幫你看。你問什麼呢?"宗豫笑道:"你不告訴我我也不告訴你。說不定我們問一樣的事呢?"

他洗了牌,照她說的排成一條長條。她站在他背後俯身看著,把成副的牌都推上去,道:"喲,挺好,是上上,再來,要三次——噯呀,這個不大好,是中下。"她倒已經心慌起來,帶笑叮囑道:"得要誠心默禱,不然不靈的。"宗豫忽然註意到煙灰盤上的洋火盒裏斜斜插著的一枝香,笑了起來道:"你真是誠心,還點著香呢!"香已經撚滅了,家茵待要給他點上,宗豫卻道:"不用了。這也是一樣的——"他把他吸著的一枝香煙插在煙灰盤子裏。重新洗牌,看牌,家茵道:"噯呀,不大好——下下。"她勉強打起精神,笑道:"不管!看看它怎麼說。"宗豫翻書,讀道:"上上中下下下莫歡喜總成空喜樂喜樂暗中摸索水月鏡花空中樓閣。"家茵輕聲笑道:"說得挺害怕的!"宗豫覺得她很受震動,他立刻合上了書,道:"相信當然是不相信……"然而她沈默了下來。

宗豫過了一會,道:"水開了。"家茵道:"哦,我是有意在爐子上擱一壺水,可以稍微暖和點,算熱水汀。"宗豫笑道:"真是好法子。"家茵走過去就著爐子烘手,自己看著手。宗豫笑道:"你看什麼?"家茵道:"我看我有沒有螺。"宗豫走來問道:"怎麼叫螺?"家茵道:"噯呀,你連這個都不懂啊?你看這手紋,圓的是螺,長的是簸箕?宗豫攤開兩手伸到她面前道:"那麼你看我有幾個螺。"家茵拿著看了一看,道:"你有這麼多螺!我好像一個都沒有。"宗豫笑道:"有怎麼樣?沒有怎麼樣?"家茵笑道:"螺越多越好。沒有螺手裏拿不住錢,也愛砸東西。"宗豫笑道:"哦,怪不得上回把香水也砸了呢!"

家茵不答,臉色陡地變了——她父親業已推門走了進來。他重重地咳嗽了一聲,道:"噯,家茵!這位是——"家茵只得介紹道:"這是夏先生,這是我父親。"宗豫茫然地立起身來道:"咦?你父親?虞先生幾時到上海的?"虞老先生連連點頭鞠躬道:"啊,我來了已經好幾天了。到您府上好幾次都沒見到?宗豫越發摸不著頭腦,道:"噯呀,真是失迎!"他輕輕地問家茵:"我沒聽見你說嗎?"家茵道:"那天他來,剛巧小蠻病了,一忙就忘。"虞老先生一進來,這屋子就嫌太小了,不夠他施展的。他有許多身段,一舉手一投足都有板有眼的。他道:"我們小女全幸而有夏先生栽培,真是她的造化。你夏先生少年英俊,這樣的有作為,真是難得!"宗豫很僵地說了聲:"您過獎了!請坐。"虞老先生道:"您坐!"他等宗豫坐了方才坐下相陪,道:"像我這老朽,也真是無用,也是因為今年時事又不太平,鄉下沒辦法,只好跑到上海來,要求夏先生賞碗飯吃,看看小女的面上,給我個小事做做,那我就感激不盡了!"宗豫很是詫異,略頓了一頓道:"呃——那不成問題。呃——虞先生您……"虞老先生道:"我別的不行哪,只光念了一肚子舊書,這半輩子可以說是懷才不遇——"家茵一直沒肯坐下,她把床頭的絨線活計拿起來織著,淡淡地道:"所以羅,像我爸爸這樣的是舊式的學問,現在沒哪兒要用了。"宗豫道:"那也不見得。我們有時候也有點兒應酬的文字,需要文言的,簡直就沒有這一類人材。"虞老先生道:"那!挽聯了,壽序了,這一類的東西,我都行!都可以辦!"宗豫道:"那很好,如果虞先生肯屈就的話——"家茵氣得別過身去不管了。虞老先生道?那我明兒早上來見您。您辦公的地方在……"宗豫掏出一張名片來遞給他,道:"好,就請您明天上午來,我們談一談。"虞老先生道:"噢。噢。"

宗豫又取出香煙匣子道:"您抽煙?"虞老先生欠身接著,先忙著替他把他的一支點上了,因道:"現在的人都抽這紙煙了,從前人聞鼻煙,那派頭真足!那鼻煙又還有多少等多少樣,像我們那時候都有研究的。哪,我這兒就有一個,還是我們祖傳的。您恐怕都沒看見過——"他摸出一只鼻煙壺來遞與宗豫,宗豫笑道:"我對這些東西真是外行。"但也敷衍地把玩了一會,道:"看上去倒挺精致。"虞老先生湊近前來指點說道:"就這一個玻璃翡翠的塞子就挺值錢的。咳,我真是舍不得,但沒有辦法,夏先生,您朋友多,您給我想法子先押一筆款子來。"家茵聽到這裏,突然掉過身來望著她父親,她頭上那盞燈拉得很低,那荷葉邊的白瓷燈罩如同一朵淡黃白的大花,簪在她頭發上,深的陰影在她臉上無情地刻劃著,她像一個早衰的熱帶女人一般,顯得異常憔悴。宗豫道:"我倒不認識懂得古董的人呢!"虞老先生道:"無論怎麼樣,拜托拜托!"家茵道:"爸爸!"虞老先生一看她面色不對,忙道:"噢噢,我這兒先走一步,明兒早上來見你。費心費心啊!"匆匆的便走了。

家茵向宗豫道:"我父親現在年紀大了,更顛倒了!他這次來也不知來幹嗎!他一來我就勸他回去。他已經磨了我好些次叫我托你,我想不好。"宗豫道:"那你也太過慮了!"家茵恨道:"你不知道他那脾氣呢!"宗豫道:"我知道你對你父親是有點誤會,不過到底是你的父親,你不應當對他先存著這個心。"

虞老先生自從有了職業,十分興頭。有一天大清早晨,夏家的廚子買菜回來,正在門口撞見他,廚子道:"咦?老太爺今天來這麼早啊?"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