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 Chen·洪席耶 2022 最新專書,第一時間導讀(4)

不純/矛盾,作為方法

兩個世界、兩種邏輯的對抗,可視為兩種烏托邦的對峙,然而任何烏托邦的絕對化,應視為問題本身。洪席耶在本書研究當代無遠弗屆的烏托邦和其後果-「歷史終結」,美國於蘇聯解體後,提出新自由主義價值絕對化,其具體的實踐之一,即是美國發起「無限正義」的世界戰爭,以一種宛如西部電影的邏輯,以一種「純粹的善」,對抗「純粹的惡」。如此「無限正義」的概念,更從國防武力,延伸到所有權力領域-以一種絕對的政治邏輯,新自由主義試圖一統法律、權力與知識,於全球發起全面性的「金權政治共識之無上終極戰爭」。

如此「無限正義」的烏托邦絕對化,卻不斷製造重大矛盾,讓美國價值遭受外部與內部的嚴峻挑戰,更於 2021 年嘗到摧朽拉枯的關鍵挫敗-二十年的阿富汗反恐戰爭,以塔利班回歸的羞辱性撤退收場,然而,美國自視「歷史終結」之最致命打擊,在於其內部矛盾-富豪出身的民選總統唐納·川普,不承認大選落敗結果,鼓動暴民攻擊正在開會的國會山莊,造成 5 人死亡,超過 140 人受傷。「歷史終結」可能導致「民主終結」。


如此代議制度本身的矛盾,洪席耶試圖追本溯源,爬梳西方政治哲學的根源理念,柏拉圖《理想國》,其中的人民,正是作為矛盾本身。一方面,人民作為本體,為柏拉圖烏托邦的存在基礎,另一方面,人民卻作為一種缺陷,被視為混亂無知、追求身體愉悅的動物,需要無上理性的菁英領袖導引;於是乎,人民一旦投票,給予代議政治正當性,卻弔詭地失去自身價值,宛如投票是為了放棄自己的權力。

若說代議制度本身即是人民矛盾,洪席耶指出,社會運動更是理念矛盾,「沒有純粹的社會運動」,對洪席耶而言,與其存在唯一絕對普世性價值,「社會運動和組織,為兩種相對邏輯的永恆爭戰。」與其專注於純粹理性理念,洪席耶卻提出-「無法解釋,作為美德」(les vertus de l'inexplicable),社會運動似為難以解釋的邊緣底層話語,與某種價值的核心菁英語言,兩者不斷衝撞過程。洪席耶結論道,社會運動並非追求一種政治本質「純粹」,與此相反,呈現一種政治本身「曖昧」(ambiguïté),展現兩個不同世界的衝突。


以一種不純/矛盾,作為兩種邏輯的對抗,綜觀本書25篇政論思考,個人試圖提出洪席耶政治思想的兩個重要方向-

1,認同包括異端

政治作為一種矛盾,核心「認同」(identité)包括邊緣「異端」(altérité),認同即為讓「共同」作為問題本身。也就是認同作為一種普世性價值,和異端的另一種普世性,不斷衝撞、交會、辯證。

2,創造另一種空間和時間

嘗試與宰制社會的邏輯「斷裂」,創造另一個對抗權力絕對化的空間與時間。如放慢速度,和社會慣性保持間距;或者加快速度,讓身體超越社會習性反應。時空意識改變,約制思想產生變化,「轉換事物的可見性與感知的可能性」。

洪席耶最後結論,後疫情時代當務之急,在於「改變生活模式和重新徹底思考,我們和自然的關係。」



本文作者Yo Chen 陳潔曜,北藝大電影碩士,巴黎第七大學電影研究博士,研究過程獲兩屆世安美學獎。創作曾獲文化部優良劇本、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劇本獎與自由文學獎,曾入選柏林影展電影新秀營。 現為獨立研究者、自由撰稿者、法文翻譯。(本站[任何引用]需提及研究者、譯者,敬請尊重獨立研究,感謝!2022-01-31 https://vocus.cc)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