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體的終結:VR藝術的遊戲性體驗(6)

面對主體的終結:傳統藝術中的能指和所指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深陷於觀念與語言邏輯的角力關係中,難以繼續生成二者作為符號力量的敏銳度,然而這一情況由於計算機科學的發展而受到巨大衝擊,對於當代藝術而言,VR技術的激進意義是為建立相對獨立的能指世界提供了技術條件,它對當代藝術最重要的影響之一,就是在能指與所指的任意性之間找到符號的意義,從而超越能指與所指的二元結構,並在這個結構之外建立起超自然的根基。

從技術投射的視野來看,這種根基的奠立是由原始的能指向超自然的、智能性的、遊戲性的能指系統全面進化的過程,而該過程導致了經驗主體的終結,並繼而導致一種建構於計算機界面的「新的主體性」的誕生。相應地,對於當代藝術而言,這實際上意味著藝術家開始從一種主體性變成一種投射性,因為從藝術實踐的層面來說,主體性原則的確立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能指和所指之間可能發生的結構性改變。

VR藝術中,新的能指世界可以反作用於藝術作品中的世界,並最終歸結為與這個世界具有對等性的另外一個世界,該世界消除了我們關於二者的本體區分,並促使我們在一種流變性、遊戲性的感覺中對二者的知覺進行重新確認。

實際上,所謂主體的「終結」也可以看作是一種過渡或者回歸,從藝術自主性原則的一面來看,VR藝術由之獲得了開端性的基礎。在VR藝術中,形而上學有了一個新的開端或新的未來,於是藝術家的形而上思維從傳統經驗認知的束縛中解放了出來,並且隨著主體的「終結」或「回歸」獲得一種新範疇的「持存性」,同時這種持存也可以作為一種介質轉換到另外的系統,並最終化為一種世界圖式中的在場狀態。

如果說傳統概念世界還保留了形而上學生存論含義的歷時性結構,並把世界圖式看成是形而上學世界概念的終結形態,而「虛擬現實」世界則是隱喻性地提供了一個對形而上學的先驗觀更為激進的視角。當藝術家進入這一世界,一種虛擬化的知覺模式與傳統藝術經驗固有的價值系統之間的對話便隨之而生,此時的計算機界面就每一個藝術個案而言都是圖像語義結構的一個方面,能指與所指作為藝術生成過程中可感知的前定要素或前定的規律性,失去了它們既有的本源地位,因為我們出入任何一個界面,都牽涉到二者通過一種新的陌生關係、超鏈接甚至無窮盡地重新建構與重新界定去充當其組成部分的所有界面。這種情形打破了以往我們關於能指與所指的同一性思維的盲點,藝術思想被遮蔽的一面經由一種非概念的、非話語性的界面所照亮,因為此時藝術生產的過程被置於虛擬世界總的概念框架之下,構成了對藝術既有邏輯系統的破壞和以往所有形而上學元敘事的消解,藝術生產最初也許建立在技術支持系統(如VR界面)自身同一性原則之上,但是隨著二者的重新配置,藝術家逐漸趨向於自身的客體化,而此時的形而上思維卻獲得了最大可能性的完成和聚集。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