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尼(Seamus Heaney)詩選《挖掘》

在我手指和大拇指中間

一支粗壯的筆躺著,舒適自在像一支槍。

 

我的窗下,一個清晰而粗厲的響聲

鐵鏟切進了礫石累累的土地:

我爹在挖土。我向下望

看到花坪間他正使勁的臀部

彎下去,伸上來,二十年來

穿過白薯壟有節奏地俯仰著,

他在挖土。

粗劣的靴子踩在鐵鏟上,長柄

貼著膝頭的內側有力地撬動,

他把表面一層厚土連根掀起,

把鐵鏟發亮的一邊深深埋下去,

使新薯四散,我們撿在手中,

愛它們又涼又硬的味兒。

 

說真的,這老頭子使鐵鏟的巧勁

就像他那老頭子一樣。

 

我爺爺的土納的泥沼地

一天挖的泥炭比誰個都多。

有一次我給他送去一瓶牛奶,

用紙團鬆鬆地塞住瓶口。他直起腰喝了,馬上又幹開了,

利索地把泥炭截短,切開,把土.

撩過肩,為找好泥炭,

一直向下,向下挖掘。

白薯地的冷氣,潮濕泥炭地的

咯吱聲、咕咕聲,鐵鏟切進活薯根的短促聲響

在我頭腦中回蕩。

但我可沒有鐵鏟像他們那樣去幹。

 

在我手指和大拇指中間

那支粗壯的筆躺著。

我要用它去挖掘。

 

(袁可嘉譯)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