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钟文泰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处理好了。

但这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因为他自己被五花大绑起来,可见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人是别有心机的。

“喂!你想干嘛?”钟文泰向背对着他的男人问道。

那人便是之前使棍围攻钟文泰的人,他把钟文泰这么绑走,动机再也明显不过。

“秘笈呢?”那人背对着钟文泰,直接向他要秘笈。

“不在我身上,想必你搜过我的身了吧?”钟文泰笃定的说道。

“哼,真的什么也搜不到,这家伙不是把秘笈藏了起来,就一定是活活把秘笈里的内容给记了下来,真是个可怕的人物。”一个人站在钟文泰的身后,语气中略带着一些畏惧。

钟文泰身边共有六人,包括华山派弟子岳齐在内,这六人都是先前围攻他的人。

之前这六人只是被钟文泰打晕了,钟文泰并无痛下杀手,众人只是晕了一阵后纷纷清醒,看见浑身是伤的钟文泰倒在地上,二话不说就把他缚了去。

现在被绑起来的钟文泰什么也没说,只是摇摇头,呵呵的冷笑。

“你笑什么!”那使剑的尼姑脾气暴躁的很,闻笑立刻拔剑向钟文泰喝道。

钟文泰一来是笑他们若非自己手下留情还可以这么把他绑起来,二来笑他们因为求神功心切,自然不敢害他,还帮他包扎伤口,如此窝囊的人居然还敢上来江湖闯荡,真是贻笑大方。

钟文泰常居在偏远的柴家村内,极少向外人接触,就连柴家村的村民也没什么话聊,现在出去见见世面,不晓处世之道,早已不知口何遮拦,想笑就笑,想骂就骂。

那尼姑被钟文泰大大的激怒了,一手举剑就想砍。

“住手!好不容易抓到的大鱼就想这么废了吗?”余下无人纷纷出声何止那尼姑,破口大骂。

那尼姑眼见人多势众,当下也不敢反驳,只好收剑自生闷气,任由钟文泰嘲讽。

“只要我们拿到秘笈,这家伙便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到时再连本带利的统统讨回来不就行了?”那使棍的人这么说道。

“哼,说得好听,还不是一样趁人之危干的事情……”钟文泰语气极度的不屑。

众人沉默了好久,那使双刀的人突然走到钟文泰的面前,说:“小伙子,我看你年轻,你先在乖乖把太玄神功的秘笈内容给从实招来,你刚刚说的话大可以算数。”

“哼,看你也已经上了年纪,功夫那么差我就不想说了,还来和那么多人围攻一个年轻人,真不知羞,我刚刚说那么多是你该骂!”钟文泰嚣张的骂道。

“不知好歹!”那人似乎被钟文泰说到了痛处,举手直接往钟文泰的脸用力打去,一拳打跌了三颗牙齿。

“给我说!太玄神功到底在哪里!”那人愤怒的吼道。

钟文泰被打得几声闷哼,他的性子可硬得很,被这么打,心底一横不说就什么也不说。

打了许久,那人也终于打累了,钟文泰则被打得快麻木了,身上的伤口还被打裂了几道。

“咳咳……怎么了?打累了?”钟文泰笑道。

“来,前辈也累了,换人吧!”一个男子站起来,钟文泰认得此人就是华山派的闭门七弟子岳齐。

来什么?换手再打吗?

“前辈待你也真的太好了……”岳齐拔剑,说:“我可和前辈不一样,你这种人,光是用打的怎么成?”

岳齐这次也是想报钟文泰的一拳一掌之辱,反正人还记得太玄神功就好了,哪管那个人怎样。

“先从哪根手指下手好呢?”岳齐一脸得意的看着钟文泰,心想这家伙等会变嚣张不出了。

正当岳齐打算切掉钟文泰的拇指下个马威时,只听到那尼姑大喊一声“有人来了”,岳齐就这么倒地不起。

两个人,一作僧人打扮,一作俗家的武人打扮,在众人几乎无法察觉的状态下把岳齐打晕。

只有钟文泰这样的高手才能察觉他们的存在。

“掌门有命,务必要确保太清道人的传人之安全,各位前辈请瞧在晚辈的份上,再此收手吧!”俗家人这么说道,另一个僧人则把“掌门”改称为“方丈”。

这么一说,大家真的不得不给面子了。

果然,他们也打算干涉这场江湖干戈了。

“武林两大门派终于出手了……”钟文泰知道既然是武当少林,那肯定是朋友。

 

武当派掌门,靖山道人门下二弟子,徐光!

少林寺,达摩院武僧,普慧!

 

在钟文泰的画像传开来后,江湖上的局势更加混乱了。

因为太清道人的传人终于被确认存在,太玄神功的存在又有了一个可以信任的理由。

莫名其妙死去的江湖侠客多不胜数,接着就有许多人出面来互数责任。

有的人因此在江湖上一战成名、有的人一败不振、有的志在必得、有的继续作他的春秋大梦。

大家浑然不知的是,这一切居然是由两个人引起的。

当然是广传钟文泰的画像,并且到处散播传言的黄仲鹤。

另一个,则是发起整个计划的人。

“禀告大师兄,黄仲鹤最近有一些大发现,正在从重庆往四川的路上前进,命我不得跟从,来寻找大师兄您。”武尊门门下的其中一位弟子孙德对唐亮一行人说道。

这时唐亮和秋坤的弟子团共八人已经到达汉中郊外了,这时孙德突然加入,现在算一算共有九人了。

孙德是近年来加入济南武尊门的弟子,算起来是第二班次的弟子了,虽然依旧拜黄仲鹤为师,但这第二班次的弟子还是由最初的七大弟子传授武艺,甚少向黄仲鹤讨教。

孙德聪明伶俐,机知且很懂得讨好师傅黄仲鹤,在二班次的弟子里面孙德深受黄仲鹤的宠爱。

在这次夺取太玄神功的计划,孙德被黄仲鹤命令一起进行计划,也顺便私下传授武艺给他,可见此人对孙德极为看重。

可现在这孙德却正在向唐亮报告黄仲鹤的去向。

“黄仲鹤身边的大红人竟如此轻易的被大师兄收买了,大师兄可怕的不是那几乎从黄仲鹤那里传来的武艺,而是这深不见底的城府。”秋坤沉默的在一旁看着,暗暗心惊这大师兄的手段。

“汉中在北重庆在南,那老头大费周章的绕道而行,我看他肯定是有什么发现……”唐亮摸着下巴,说:“你那么受他宠信都无法和他一起行动,那老头肯定是想把太玄神功占为己有。”

“秋坤,现在传书给同样被委派到南部行动的六师弟,要他跟着一起从重庆进入四川,途中发现什么就立刻向我报告。”唐亮说完,便把其中一个自己带领的弟子叫来,说:“你去联络王蒯,要他联络各部锦衣卫,从不同方向进入四川,绝对不能打草惊蛇,低调行事。”

秋坤闻之色变,大师兄居然连锦衣卫的人也控制住了!

王蒯是锦衣卫的上层人物,许多人手调动方面的事情也是他负责的。

他不知道的是,唐亮原本也是官宦世家,只是当时朝廷为了讨好黄仲鹤而派了唐亮这个好材料去当他的弟子,但唐亮碍于自己的家族身份,在政治上依旧保有一些影响力的,这也是为什么武尊门和锦衣卫关系密切的原因之一。

“幸好我是和他同一阵线的……”秋坤头冒冷汗,唐亮的计算可说是百无一失。

这时的唐亮突然看着天空,好像在回忆些什么。

羽翼已丰,锦衣卫这些二流角色自然无法奈何黄仲鹤,但却可以大大的托住这老匹夫的脚步。

  

“和王蒯说,以五年前开封范家灭门惨案的罪名,围捕黄仲鹤!”

 

(待续)

Views: 20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January 26, 2012 at 1:11pm

说来惭愧,虽然我很喜欢唐亮这个角色,但他的原型其实是《火凤燎原》里的袁方,越看越像,啧啧啧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