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作为微薄的照明,两人在毫无人烟的破庙前打了起来。

一个是太清道人的传人,一个,是东瀛日本天国最霸道的武士。

钟文泰暗暗叫苦,刚刚下山遇到的首敌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狠角色。

夜黑风高,钟文泰唯一看得清楚的便是太刀刀身的反光。

山县冈昌招猛刀利,一直逼得钟文泰防守。

“喝!”山县冈昌一声大喝原本想化开刀劲的钟文泰突然感觉不妙,转以往左一闪,闪开山县冈昌的攻击。

可恶,自己居然在临敌时感到害怕,现下气势已经被山县冈昌完全的压下去了。

在战斗中,“气势”是很重要的,就算敌人是千军万马,只要想办法打击他们的气焰,便可立刻溃不成军。

山县冈昌就是这一方面的佼佼者。

“喝!”山县冈昌再度大喝,由劈转为砍,往钟文泰横砍而去。

钟文泰迅速的跳起来,勉强闪过山县冈昌的攻击。

“不可以再犹豫了,就是现在!”钟文泰趁山县冈昌收刀再攻击的缝隙靠近山县冈昌,往山县冈昌的面门又是一拳。

碰!

这一拳直接得山县冈昌退后了好几步,山县冈昌唔了一声便说不出话,那一拳吃得可不轻。

“呼,你果然很强,那么轻易的便可看出太刀的弱点……”山县冈昌心中对钟文泰的评价更高了。

这可代表着这个对手非死不可。

“你也几乎克服这个弱点了嘛……”钟文泰看了看肩膀上的刀痕,这可是山县冈昌在被钟文泰击中的时候趁机砍的,就连钟文泰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砍伤的。

“别总是砍了别人再说别人很强。”钟文泰皱眉,山县冈昌这么说,感觉自己好弱。

钟文泰发现,原来自己很讨厌和山县冈昌这种人打。

这次可不能继续和山县冈昌耗下去了,钟文泰打算先声夺人,在山县冈昌再度攻击之前压制着他那可怕的太刀。

钟文泰快步向前,一掌直往山县冈昌的胸口打去。

山县冈昌以迅速架起太刀,以刀背挡下钟文泰的掌,接着双手手腕一转,刀由背转为正面,直接往钟文泰的头顶劈下去。

钟文泰急忙使出太清道人的破解兵器的门路,看准太刀的走势,接着右手迅速按着刀背,一用力,把太刀整个按在地上。

眼看成功制住了武器,钟文泰立刻抡起拳头,全往山县冈昌的处猛攻!

“?”钟文泰的双手,左手前右手后,停在半空中,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血。

山县冈昌趁着自己双手已经离开了武器,手上的太刀便迅速的由下往上挑,在钟文泰的胸口上划出一道口子。

虽然说杀不死钟文泰,但失血量这一砍足以让钟文泰感到一阵晕眩。

钟文泰深呼吸,拼命的无视身上的伤,再度摆起架势。

“噢噢噢噢”钟文泰沉闷的喝了一声,好像打算把心思全都放在战斗上面。

其实不然。

钟文泰再度奔向山县冈昌,这次可是求攻不求守,处处攻敌要害。

钟文泰先是以脚直接踩着太刀,然后乱拳猛打狂踢,完全不再讲究招式。

“……”山县冈昌皱眉,虽然钟文泰看起来好像变强了,但其实是强弩之末,打法毫无章节,即使不擅长空手格斗的他也可以挡下几拳。

钟文泰一时打得兴起,使得山县冈昌可以再度抽回被制住的太刀,在钟文泰的手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山县冈昌一击得逞后,接着太刀一横,钟文泰的身上又有多一道浅浅的刀疤。

钟文泰身中多刀,却没有退却的意思,只是退开了几步,继续摆起架势,双脚深深的踩进地面。

“你很强,不过很可惜,你已经没有办法打败我了。”山县冈昌叹气,擦了擦嘴角的血后再度举起太刀。

对,这个可怕的东瀛武士如此轻易的就可推测出,自己绝对赢不了他!

“我绝对没办法在这里打败他!”第一道闯进钟文泰脑海里的念头,也是这么一句话。

钟文泰拼上了命,这时右脚立刻用力一踢,把许多砂石给撩得飞了起来。

这一记飞沙走石来得太突然,出乎山县冈昌的意料之外,钟文泰的左脚趁机往他的胸口狠狠一踢,再度把山县冈昌踢退了几步。

“跑!”钟文泰的脑袋里只剩这个字。

眼见计划成功,钟文泰头也不回,拔腿就跑。

“可恶!站住!”山县冈昌愤怒的咆哮,刚才那一下可狠狠的耍了他一记。

钟文泰便似没有听到一般,也不顾自己的伤,就这么逃跑。

山县冈昌这么回复状况时,钟文泰早已不知所踪了。

钟文泰身上的伤实在太多了,才跑没有多久,自己便感到晕眩,身体快支撑不住了。

身上的血一直在滴,但钟文泰也来不及去理会他滴下的血会不会曝露他的踪迹了。

头一次,自己还是头一次伤得那么重。

跑着了很久,钟文泰还没觉得自己完全脱险了。

当然还没有脱险,因为为了他而来的人岂止山县冈昌?

夜晚的道路上,远远的,一道微弱的火光渐渐靠近。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提着灯笼的人,缓步的往钟文泰的方向走来。

“他有佩剑!”钟文泰勉强维持着自己的神志,依稀看见那人身上的佩剑,八成也是冲着自己而来。

真是没完没了啊……钟文泰这时只想喝些水,然后好好养伤。

“钟文泰,因为你,江湖上腥风血雨……”那人远远的握着剑,说:“为了停止这场干戈,我华山派闭门五弟子,岳齐在此……”

岳齐还没说完话,他手上的灯笼立刻掉在地上,周围的环境立刻变暗。

“这种时候还坚持先报上自己的名号,身带兵器就好好专心战斗!”钟文泰立刻抢到岳齐的面前,一手迅速按着他的剑柄使得他的剑无法拔出鞘,另一手则直接往他的面门狠狠打去。

“以前听师傅说华山派的剑法精妙无比,可说是江湖一绝,但这个闭门弟子的实力却远远的不到家,唉,看来华山派的人可是人才凋零了。”钟文泰心中这么想,按着剑柄的手直接以掌往岳齐的肩膀打去。

岳齐直接被钟文泰打飞,昏了过去。

钟文泰发现山县冈昌不再追上来了,也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接着检视自己的伤口,再不及早处理这些伤的话可就糟糕了。

黑压压的天空、荒凉的小道路、还有两旁高高耸立的杂草,搞得钟文泰草木皆兵,处处留意周遭的环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说到兵,兵倒真的来了。

“岳齐这家伙那么容易就被制住了,太清道人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语音未落,一个农家打扮的男人手持一根熟铜打造的齐眉棍,同样也是冲着钟文泰来的。

续山县冈昌之后,这个夜晚离结束还差太远!

钟文泰依稀听见许多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欺近!

危机四伏!

钟文泰先从先前使棍的人下手,先声夺人,直接一掌打在那人的肚子上,打得那人惨叫连连。

“看剑!”一个尼姑从旁边的草丛中钻出,一剑直往钟文泰砍去。

正当钟文泰打算迎上去战斗时,突然听到一阵破空声响,接着低头一闪,一个飞镖直划过钟文泰的头顶,差点命中。

“又是唐门?”这里靠近四川,说到暗器,能想到的只有唐门而已。

这时钟文泰发现自己已同时被五个人团团包围。

“原来江湖上出了那么多倚多欺少的败类!”钟文泰心头一怒,手背沾着那尼姑攻来的剑,接着手一转,直接化去大部分的剑劲。

接着左脚横踢,狠狠的踢中那尼姑的腰。

接着一个赤手空拳的人杀到,钟文泰直接往那人的身体打去后再去攻他的面门,碰碰两声,两边皆中了一拳,然后钟文泰一个转身,一脚把他踢后了好几步。

使双刀的人从左边边砍来,钟文泰急忙往后一闪,双刀直接和同样想攻击钟文泰的铁棍撞在一起,就这么纠缠在半空中,失去攻击的好机会。

这时又是一枚飞镖在这时杀到,却被钟文泰以一手把和棍纠缠在一起的双刀按下来,及时挡下暗器。

钟文泰站定,双手左右开弓,分别各赏了那两个使武器的人一掌。

不等那唐门弟子再发暗器,钟文泰拔足往唐门弟子的方向奔去,接着一拳打去,打得他退了几步。

众人立刻收回兵器,重整架势,准备再次围攻钟文泰。

“来啊!你们几个想倚多胜少就来啊!我对你们不客气!”钟文泰越打越怒、越打越凶,打得愤怒却也兴起,于是这么大声吼道。

每个人都没有后退一步,只是迟疑了一阵后再一齐往钟文泰杀去。

剑来破剑、拳来破拳,钟文泰在每次化解敌人的攻击时还赏回他们几拳几脚。

虽然钟文泰胜负重伤,但敌人尽是一些三流货色,使的尽是一些三脚猫功夫,一会儿后,每个人纷纷受伤晕倒在地,唯剩浑身是血的钟文泰还屹立于这条前往四川的小道上。

暂时是安全了……暂时是没人知道钟文泰在哪里了……

先看看附近有没有村子吧……就算是稍微休息落脚一下也行……钟文泰脸色极其苍白,在受伤的状况力敌众人后,自己也已经达到了极限,就快倒下了。

接着,钟文泰再度感到晕眩,但这次的晕眩可是怪怪的。

“这种感觉,比较像是……”钟文泰这时感到颈后微微刺痛,接着身手一拔,竟是一枚飞镖,不必多做猜测便可知道,这镖上喂了毒。

“是唐门!”钟文泰大骇,自己居然中了镖却没有任何感觉……

钟文泰所看到的东西逐渐模糊、扭曲,路旁的杂草仿佛扭曲成一块。

“不可以……我……不可以在这里倒下……”钟文泰感到全身上次都非常的沉重……

“我还没……完成……师傅的遗命……”钟文泰勉强的往前走,这时不但自己感到头晕不适,还有种想吐的感觉。

还不能倒下!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事与愿违,钟文泰吃力的走了几步后,便一个失足,跌倒在地上。

就这么倒在血泊中,晕了过去。

(待续)

Views: 1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January 24, 2012 at 10:09am

拳腳、刀劍、飛鏢、暗器;炎陽下的刃光冷鋒,孤月下的殘傷熱血。

人人開口卻都是那句:“這個江湖太血腥了,我們不能不出來制止無畏的廝殺,主持大局,伸張正義。”

“要避過這場災難其實很簡單,就是你把秘訣交出來!”

武俠創作的精彩,除了故事情節、人物個性的的設計外,人性吊詭的刻劃,往往能有畫龍點睛的力道。

就像在古龍的敘事中,像“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這樣的“道理”,使許多人在追看他的小說之余,還在口頭上津津樂道。因為它有人性的復雜存在。

所以,許多大俠之所以是大俠,是因為他們能“超越”,、“看破江湖的荒謬”,“不根據你們的那套邏輯行走江湖”。

所以,《傳說 。絕跡江湖》寫到第六篇,當岳齊說: “钟文泰,因为你,江湖上腥风血雨……”那人远远的握着剑,说:“为了停止这场干戈,我华山派闭门五弟子,岳齐在此……“

那種”意識形態“,正是所有的江湖恩怨的根源。很吊詭不是?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