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唐亮在客栈击杀月牙岗双侠后,已经连赶了三天的路程。

四人四马路上还遇到了一些倭寇武士,没想到倭寇武士也收到消息,纷纷潜入中原了。

就这么走着走着,不觉已经天黑了。

“大师兄,依据师傅所给的消息,我们还有两天就能到达汉中附近了!”一位济南武尊门的弟子对他的大师兄——唐亮说道。

“嗯。”唐亮和其师弟共四人骑着马走在道上,忽地又有两边人马从后方和左方往唐亮的方向奔来。

那两组人也是每组四人,两组人皆是武尊门下的同门师兄弟。

“大师兄!”两组的领队人,黄仲鹤的二弟子及三弟子一同叫道。

济南武尊门为了夺取太玄神功秘笈下了不少心思,黄仲鹤先对外界大肆宣扬太玄神功的存在,并曝露太清道人唯一的传人——钟文泰的身份及所在地。

江湖上人才凋零,这次可是出人头地的好时机,江湖上黑白两道当然很是轰动,于是当今众位好手皆出手,或抢或请或取。务必将太清道人这个传奇留下来的太玄神功好好的钻研一番。

然后黄仲鹤更是精挑细选了门下的精英弟子,由七个自己的首席弟子分别率领三人共二十八人,这批武尊门军团可说是一支精兵团,分别取七路边寻找钟文泰的足迹边互相联络,顺便偷偷抹杀一些江湖好手,这时江湖上各高手行踪不定,要嫁祸他人自然是很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江湖上一时之间谣言四起,有些人说太清道人其实没死,钟文泰便是他的俗名,有的更说其实太玄神功是假的,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人云亦云,一时之间虚实难分,有些人不相信太玄神功真实存在,有的即使觉得太玄神功或许是不存在的,但也愿意一试,去想办法找到这位传人好好朝圣一番。

有的人则在旁边静观其变,自己则在心底暗暗打好了算盘……

“四师弟那一组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络,他们恐怕凶多吉少。”黄仲鹤的三弟子秋坤说道,秋坤身形消瘦且高,是武尊门下的暗器好手。

“我们刚刚发现了七师弟的尸首,七师弟被腰斩上下半身分成两半……其他的师弟们行踪仍然不明。”二弟子秦疆明面带忧色的说道。

这二弟子秦疆明长相朴实,生性耿后老实,虽然性格善良身手却是一等一的棒,他和唐亮同样使剑,擅于武尊门下的防守招式。

“那多半是倭寇人的刀法,先前锦衣卫的弟兄们说的果然没错。”唐亮面不改色的推测道,济南武尊门和锦衣卫的关系可好多了。

“啧,若我们能获得太玄神功这样的上古武功当然是好的,凭着师傅和我们几个师兄弟的共同钻研必可将其发扬光大,但……”秦疆明皱着眉头,说:“现在我们已经失去八位师弟了,这样下去我们可损失惨重,到时候我们武尊门下的人才凋零,为了这部秘笈大家都相互残杀可不好吧?”

“师弟你就不明白了,我们师傅为什么特地吩咐我们尽量杀害一些高手,原因就在这里了,现在江湖上大乱,我们杀人可极好掩饰,我在路上可杀了将近十个人,其中有三个是名震江湖的高手,你看,师弟还因此受伤了,我们却合力击杀了大名鼎鼎的月牙岗双侠呢!你可别太小看师傅心底打的如意算盘。”唐亮笑着向这晚他三天加入师门的秦疆明解释道。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与少林武当鼎立的本钱全没了啊!这么做不见得划算啊!”秦疆明向来对同门仁爱有佳,现在看着师弟们死的死伤的伤,自己心底非常的不舒服。

唐亮听了,也没有搭话,只是……

只是,打着如意算盘的岂止黄仲鹤一人?

“秋坤,动手。”

在秦疆明还没搞清楚状况时,他所带领的其中一位师弟立刻中了秋坤的暗器,落马即毙。

“江湖上的能人相残殆尽,这可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呢!”唐亮闪电般的拔剑,迅速的往秦疆明砍去。

唐亮、秋坤所带领的弟子立即将秦疆明等人团团围住。

“你幹什么!?”同样使剑的秦疆明立刻抽剑应战,就算他是唐亮之下的武尊门高手,现在的他可被连唐亮在内的八位同门好手给围住,战况可是非常的不乐观。

“我的好师弟,你太老实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能被计入计划的助力里面……”唐亮摇摇头,仿佛好像在向小孩子说教一般。

“计划?难道你们早在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秦疆明脸色一沉,少有的愤怒。

“专心点吧!师弟!”唐亮莞尔一笑,第一招立刻痛下杀着,往秦疆明的胸口砍去。

秦疆明临危不乱,手中的剑一挥,轻描淡写的化去唐亮的攻击。

“师弟,师兄今天就让你见识我的真本事吧!”

“哼,暗算同门师兄这等重大的罪名你都作得出!我和你再无师兄弟的情谊!”说完,唐亮和秦疆明皆以黄仲鹤教导的剑法相互对峙。

在平时练剑的时候,这两人的实力可是不分上下,可现在,唐亮无论在剑速、技巧、应变能力方面均远远超越秦疆明!

“难道以前的你一直在放水?”秦疆明大骇,自己可是与唐亮对招过无数次,现在竟完全无法适应他的攻击?

秦疆明拼死抵抗,却找不到还击的空隙。

秦疆明以自己得意的“响雷式”,双脚站稳,以剑倚胸,随时准备防御以及反击。

唐亮则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继续打着难以捉摸的剑势走向。

虽然唐亮比自己想象的好要强,但秦疆明还不至于一下子就被唐亮制住。

秦疆明将唐亮的攻击统统接下,眼看着自己所带领的三位师弟被同门杀害,他却更加冷静了。

“务必要杀出重围,向师傅禀告一切!”秦疆明心中暗自说道,随即用起了力,将唐亮的剑架开,求攻不求守,立刻往唐亮攻去。

唐亮冷静的对应秦疆明的反扑,被架开的剑迅速归位,以秦疆明得以的“响雷式”作出防御。

“师弟,你的剑法怎么了?怎么武功如此怠慢荒废,虽然你是二师兄但也不该这么傲慢,要像我,身为大师兄,却不忘勤习门派的武功,将其发扬光大——”唐亮手中的剑加重力道,一剑砍得秦疆明由攻转回守势。

唐亮突然往左前方踏出一步,手中的剑也跟着一起往秦疆明的左肩刺去。

迅速的刺击!

“你这一击倒是很快,但你要知道,光是快可不能打败我的!”秦疆明早以见惯唐亮的快剑,不必留意,只要动用自己千锤百炼的第六感即可及时抵挡唐亮的攻击。

秦疆明下意识的立刻剑倚左身,这是武尊门的防御招式之一。

就在这一瞬间,唐亮的剑立刻改变轨道,迅速转向秦疆明的右胸刺去。

这种迅速的左右变为的轨迹,就是……

黄仲鹤的毕生绝学,“雷霆剑”!

唐亮的剑在这时稍微走了位,刺入了秦疆明的右肩。

在场的所有武尊门弟子不禁惊呆了,看着这令人错愕的一幕。

秦疆明茫然的看着全弟子上下无人学成的绝学击败自己。

在他的身后,自己的师妹白缘也一并死在其中一个师弟的手下。

秦疆明带领的弟子们全死在同门师兄弟的手中。

“我故意刺偏的,黄仲鹤那老头这招真难学,即使我有心想刺入你的右胸也未必办得到。”唐亮收起笑容,但神色依旧轻松。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我还是想问:你愿意帮助我,待我们、修炼太玄神功后便把黄仲鹤这老头给杀了,我当上掌门的话,你和秋坤就但我的副掌门,如何?”唐亮问道。

“呸!唐亮你这狗贼!残害同门还想密谋加害师傅,现在还想我和你们同流合乌?想都别想!”秦疆明这一剑伤得不轻,已经失去逃出生天的机会了。

“唉,我就知道你不会帮助我的。”唐亮轻轻一叹,轻描淡写的一挥,划破了秦疆明的喉咙。

“秋坤,济南武尊门二弟子秦疆明及其带领的师弟们不幸遇到强敌袭击,死于非命。”唐亮淡淡的说道,看着天空。

“是。”说完,秋坤和众师弟便去处理尸体了。

“萍儿,我所杀的每一个人,都是为了妳。”唐亮喃喃自语,声量低得旁边没人听道。

在儒雅的笑容底下,唐亮早已抛开一切,功成名利,远远比不过一个不幸枉死的爱人。

“黄仲鹤,都是你一手把我拉进冷酷无情的世界里的,待到时机一到,太玄神功将会是我的囊中物!”唐亮自言自语道,但他真正想说的是……

低首已久,现在就是我最佳的大好时机!

  

到时,我将以一身神功,化成神魔。

  

杀黄仲鹤,废武尊门!


(待续)

Views: 3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January 22, 2012 at 5:57pm

看了看检视次数,觉得大家对这一篇情有独钟啊。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