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的功夫,客栈里早就乱成一团了。

双方一打起来,形势立即到达无法逆转的局面去。

唐亮的剑法走势飘忽不定,攻左,却突然转攻太史明的下盘,然后再变势攻其身,这剑法便是“虎奔剑”黄仲鹤的成名绝技,以变幻莫测、快如闪电著称的“奔雷式”,太史明则是以自己最稳当的三尺范围作出防御,一个灵巧一个沉稳,完全就是不同风格的战斗方式。

只一眨眼的功夫,唐亮和太史明早已对了好几招。

“久仰“三尺剑”太史明的工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唐亮的破绽差点被太史明逮到,在千钧一发之际微微闪过太史明的攻击,还趁机往太史明连攻三剑。

“……”太史明暗暗叫愧,唐亮的剑速时快时慢,这一剑慢了一会下一剑却又快了一些,虽然自己稳当的抵御,但唐亮的剑速应该可以轻易的攻破自己建起的防御圈才对。

张甚这里也不好过,脾气暴躁的张甚被三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头耍得团团转,自然不好受,这几个小鬼头看似与自己拼个平局,但也是时快时慢,仿佛是配合自己的速度般,完全不像在打斗。

这真的是不折不扣的“练剑”。

其中一个武尊门弟子闪过张甚的九环刀后立刻还击,在张甚的肩上削了一道口子。

“可恶!”张甚大怒,手中的九环刀越耍越急。

说到九环刀张甚的绝艺“九嶽刀法”讲的尽是两个字:“快和猛”,招术称不上精妙,每一刀几乎都用上七成以上的力量,偏生张甚就是个天生神力的汉子,便是学习这类刀法的好材料,刀法攻多于守,讲究“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就算是攻击到不是要害的部位,也可使敌人受创,只要正面吃下张甚的九环刀,都是非死即伤的局面。

张甚被划了一道伤口,也在其中一位武尊门弟子的身上砍出一道不浅的伤痕,却不足以致命。

砍了敌人一刀的张甚依然没有松懈,继续以猛烈的刀势压制敌人的进攻。

“大师兄,月牙岗双侠比我们想象中来得还要强,还要练剑下去吗?”另一位弟子急忙扶起受伤的同伴,向唐亮这么说道。

“师傅曾经对两位前辈的绝艺美言几句,适才一阵交手可让晚辈大开眼界……”唐亮摆着架势,却停止了攻击。

“那么,晚辈就别再消遣两位前辈了。”唐亮吐了一口气,像是某个准备动作。

太史明临敌多时,头一次感到害怕,一滴冷汗,缓缓的……缓缓的从额头上留下……

却没有着地。

一道清脆的破空声响,在汗珠跌在地面上之前响起。

汗珠在半空中被唐亮的剑刺破,细小的汗水微不足道的往四面八方激射。

“奔雷式的最后一招,雷啸剑,就当作我敬前辈的最后一记。”唐亮的剑早已没入太史明的胸膛。

如此简单的一刺,却挡不下来,太史明的“三尺防御”感觉就好像一出儿戏一样。

张甚看着自己的义弟死在敌人的手上,却没作出任何反应。

因为他没办法。

在唐亮一剑刺杀太史明时,余下三位弟子也以迅速绝伦的速度对张甚痛下杀招。

三人都避开了张甚的致命刀轨,却往张甚的致命要害杀去,而张甚也在几乎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吃下这些攻击。

一记划破了喉咙、一记刺入胸膛、一记则刺穿了张甚的左肩。

来不及说上一句遗言,张甚当场毙命。

四人同时甩了甩自己剑上的血,然后收剑。

“来,拿去敷药。”唐亮收了剑,随手掏出罐药酒,丢给受伤的同门。

“谢师兄!”那受伤的武尊门弟子视胸口的伤为无物,大声的道谢。

“不用谢了。”唐亮的表情维持着一贯的轻松写意。

“这样的角色我们还会遇上很多,这伤口当作一个教训,手下留情也得看情势……”唐亮缓步离开客栈,那悠然自得的神态,仿佛刚才的打斗和自己毫无相干似的。

 

下次再变强,别再让他们伤到你,就是对师兄我最好的答谢。

 

此时在客栈外头,离客栈外近一里处的林子里……

一具只剩上半身的尸首,就这么倒在地上,横尸野外。

那具尸体,便是之前较早离开客栈的三个人之一。

那尸体的腰上还挂着一枚腰牌,上面写着:

 

锦衣卫 正千户 马远

 

想必,这里也上演了一场压倒性的疯狂屠杀。

“你这倭寇贼!居然敢与锦衣卫作对,罪大恶极,受死吧!”其中一个先离开客栈的三人之一,亦也是锦衣卫正千户——陈玄。

陈玄正对那一个,最早离开客栈的人说话。

就是那个,拿着一把“看似剑但兵器的形状有些弯曲”的武器的人。

身穿黑色破袍、脚穿木屐、披头散发的,身上带着的武器,其实称作“太刀”,这个人,是来自东部东瀛国来的浪人,山县冈昌。

山县冈昌身形瘦长,破破烂烂的黑袍,却隐藏不了那种历经千锤百炼出来的气势、气魄。

光看气势,这人绝非泛泛之辈。

陈玄和马远乃锦衣卫的五品正千户,这可是相当高的职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挨得到这个位置的,在这五品正千户之前,这两人经历了许多风雨,在战斗上可说是经验丰厚。

两人奉命来调查从东海一带潜入中原的倭寇贼,无比将这远道而来的东瀛武士给抓回去拷问其来由。

但这两个锦衣卫五品官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倭寇贼居然能在自己几乎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曝露极其强大的杀气,山县冈昌的刀法何其霸道,只一刀,区区的一记横砍……

便把身经百战的马远给一刀两断!

同样身经百战的陈玄岂是泛泛之辈?虽然自己的同伴被一刀砍死,但自己可是锦衣卫!

绝对服从,忠心不二,这可是陈玄一直铭记在心的话语。

“既然活抓不得,那我只好带你的顶上人头回去交差了,若你现在乖乖的跟我回去,就可宽限你几天的性命!”陈玄丝毫不动摇的喊道。

“别那么多废话,是男子汉的话,就决一胜负吧!”山县冈昌操着不流利的汉语。

虽然说得不流利,语气中依然掺杂着不可一世的威严。

光是气魄就可以压倒人,不单是论武艺,论内心修为,这个人绝非普通武者……陈玄勉强沉着气,拔出绣春刀,摆起攻击架势。

“哼,这样才是一条汉子!”山县冈昌微笑,他喜欢和有勇气和他对峙的人对战。

……不管实力是否悬殊……

山县冈昌的太刀一晃,接下来就是极其霸道的暴力美学了。

很快就结束了。

山县冈昌把太刀收入刀鞘,林子里又多了一具无头尸体。

“西土中原果然是人才辈出呢,这两个货色已算是次等角色了吧?”山县冈昌陷入回忆,自己先前也和许多人交手,要知道现在中原与东瀛日本国不合,自己带着一把太刀在中原走动,可是会引起许多注意的……

山县冈昌会从东瀛长途跋涉的来到中原,也是因为听到了那个“传闻”。

如果传闻是真的,自己能够把“那东西”占为己有的话……

“务必要找到那东西。”山县冈昌自言自语道:“那东西绝对可以让咱们大日本国的武士们实力倍增……”

当然,最令山县冈昌兴奋的是……

到时的自己会强成什么样子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艳阳高照,原本已经有几分阴气的林子被零零散散的光线照在残肢断骇上更显得格外骇人。

东瀛武士,山县冈昌隐没在林子里。

(待续)

Views: 1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January 17, 2012 at 10:23pm

注:小角色陈玄拿的绣春刀真有其物,是锦衣卫的常规武器,据说是从日本的武士刀和少林的某种刀结合而成的武器,凡是锦衣卫都会用上,最近两天应该不会再po新的故事进度了,最近比较忙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