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巴利:我丈夫寫書(中)

9月里的一天,我們結婚了。蜜月里我們一談起寫書,就更覺得甜蜜。整個蜜月我們形影不離。喬治太愛我了,他不忍心丟下我不管,自己去寫書。

我把我這個體會告訴他,他笑瞇瞇的。我越說,他越樂。我想,他對我的這種感情,一定就叫做“體貼”。

過完了蜜月,我們回到了蜃景村的可愛小家庭,真是快樂極了!

“你就要動手寫書啦?”到家那天我問。

“正想著這事。”他說,“你知道,這事使我牽腸掛肚。不過,通盤考慮起來,還是下星期再說吧!”

“你千萬不要因為我把它耽擱了。”我熱切地說。

“我當然就是為了你呀!”

“可是,浪費時間不好。”

“犯不著急麽!”他不耐煩地一揮手。

我吃驚地看著他,他解釋說:“我的意思是,我先要把全書綱要通盤考慮好。”那段時間里,我們的小家庭常常有客人來訪。我把喬治寫書的事跟他們許多人都說了。可現在遲遲不見他動手,我漸漸有點後悔自己不會保守秘密。

眼睜睜一個星期過去,接著又一個星期過去。我急了,便要他吃完晚飯就到書房里去坐下。他磨磨蹭蹭,一臉烏雲。我把墨水瓶注滿,把稿紙擺好,把一支新蘸筆交到他手里。他接了,嘴上也沒一聲“謝謝”。

一小時以後,我送去一杯茶。他靜靜地坐在火爐邊,筆落在地上。

“你睡著了,喬治?”我問。

“睡著了!”他叫了起來,好像我是說他犯了罪,“我在構思!”

“你還沒有動筆?”

“我正想動筆,你就進來了。喝了這杯茶我就動筆。”

“那麽我不打攪你了,親愛的。”

9點整,我走進房間,只見他照舊坐著。

“我希望你給我弄杯茶。”他說。

“1小時前我就端給你了。”

“哦,幹嗎不講一聲?”

“唉,喬治,我講過的。瞧,就在桌頭,你沒喝。”

“我想你沒講過——也可能我想得太專心,沒留意你講過。你要叫得我答應才對。”

“我叫了,你也答了。”

“唉,親愛的,”他一臉苦相,“你聽我說,我腦子亂哄哄的,從沒這樣過!今晚上的工作全泡湯了!”

第二天晚上,喬治說,他寫東西的心情一點也沒有。我聽了這話大約顯得很失望,因為他一下子變得怒氣沖沖:“我可不能沒完沒了老寫,寫,寫!”他嘎聲說。

“可你壓根兒還沒寫過一個字呢!”

“你挖苦我。”

“你過去一講到寫書,就好像寫書很快樂。”

“難道我講過寫書不快樂?如果你讀過一點文學史,你就會知道,就連最勤勉多產的作家,有時候也會一個字都寫不出。”

“畢竟,他們總會起個頭吧!”

“好,明天晚上我就起個頭。”

到了“明天”晚上,他又磨磨蹭蹭不想進書房。

“我去把臥室的畫掛掛好。”他說。

“不,不,你還是去寫書好。”

“你是非要看我坐下寫書才定神了?”

“是你自己說要坐下寫書才定神的。”

“我正是要坐下寫書才定神,難道我說過坐下寫書便不定神?”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