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獵手: 《絕地再生》 第十八章·重遇舊敵

眼見逃生出路乍現,我們沒有絲毫猶豫就衝跑進去。

閘門「嗖」的一聲關上,外面的吼叫聲依然刺耳。

「吼啊啊啊—」

進入商場,兩個男人便從閘門開關處走了過來。

左面的男人雙眼瞇成一條細縫,鼻孔粗大,唇上掛住八字鬚,顯得猥瑣不已。

另一個面容醜惡,膚色土黃,雙眼細如蚊蠅,互不對稱的鼻子,一點點細密的黑班在臉上密佈無間。

「走吧,去見我們老大﹗」猥瑣男也不跟我們打招呼,直截了當道。

我靠,我們該不會走進一個黑幫的地盤吧?﹗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我們跟你走?」肥崔警惕問道。

(楪 いのり Yuzuriha Inori by kurokuma,http://500px.com/kurokuma

「我們是黑剎組的成員,你們既然進入了我們的地盤,就應該聽我們的命令﹗」醜惡男語氣不善,狠狠地盯住我們不放。

黑剎組?怎麼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似的?

「若是我們不從呢?」伊藤少校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哦,那就易辦了…」醜惡男陰笑著,驀然取出一把利刀,架在肥崔的頸上。

同時,猥瑣男也抽出一把小刀,抵在古龍的腹前。

他們並非善類﹗

「現在肯跟我們走了嗎?嘿嘿,不是真的要我們又殺人吧﹗?」醜惡男陰聲笑道。

又殺人?這麼說,他們之前曾經殺過人了?

殺的是其他幸存者?

我倒抽一口涼氣。

正想著要不要趁機制服兩人時,一把狙擊槍也抵在醜惡男的額前。

除了伊藤少校,還會是何人?

伊藤少校冷酷一笑,使力將槍口壓在醜惡男的額頭,說道:「別忘了還有我﹗」

猥瑣男見狀,眼中閃過一絲驚惶之色,強自鎮定道:「哼﹗你以為我們會怕你嗎?」

「我才不管你怕不怕我,反正你只要敢動手,你們就死定了﹗不信的話,
你們儘管嘗嘗,就看看誰的動作更快?敢與我打賭嗎?」伊藤少校面無懼色,冷冷而笑。

「我們…好,不過你們必須去見我們老大﹗」猥瑣男提出條件。

「還怕你不成?」伊藤少校聳了聳肩,一副有持無恐的模樣。

「很好﹗跟我們走吧﹗」他們同時鬆開了手,一邊領路,一邊警告說:「你們別想玩什麼花樣,你們玩不起的﹗」

真是好笑,就憑你們這些小貨色也配這般說話?﹗

我冷笑不語,跟著他們而行。

小西灣商場,不計地下的話,總共四層,第一層從前端入口分為兩邊,左側是
惠康超市、大家樂等的大型商鋪,而右側全是一些時裝店、洗衣店等等的雜型商鋪,這一層的盡頭接駁著兩個出口,一個是通向地下,一個是通向天橋。

這時,我們已走到扶手電梯前,醜惡男正不耐煩的催促著我們:「你們是不是殘廢的?你媽的,走幾步路都要走這麼久?我們老大還在二樓等著你們﹗」
「說得對,我看他們還是去加入傷健協會好了,哈哈﹗」猥瑣男哈哈大笑,附和道。

這兩人比張楠更口無遮蔽,著著令人厭惡。

其他人對他們的言行也是憤慨不已,但也怒而不發,畢竟現在是處於他人的屋簷下,就算再高傲的頭顱也必須低下。

我們通過扶手電梯去到商場第二層,第二層同樣有兩個分端,我們現在處於第一端,這裡面積廣闊,是第二端的兩倍,這也是許多大型食肆在這裡開業的原因之一。

我們現在要去的是第二端,那裡的商鋪以康樂為主,其中包括 行、冒險樂園、賽馬會分店。

跟第一端一樣,第二端也有一個扶手電梯通往第三層。

過了片刻,我們便走到了猥、惡兩男所說的目的地。

「歡迎你的到來,暗夜獵手﹗」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入耳中。

這人怎樣得知我的名號?他必定是我所熟之人﹗

我暗暗吃驚,立時循著聲音源頭望去。

果然,看到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容﹗

他是我的舊敵—丹尼斯﹗

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他﹗

丹尼斯全名是丹尼斯.勒翰,他是一個美國人,髮色純金,頭髮不算太長,長
度僅是把眉頭遮住,天藍雙眸,晶瑩耀亮,鼻子高挺,嘴唇豐厚。

他的身上穿著全黑背心,披住灰暗色的外套,下身則穿著啡色西褲,若不知他的為人還以為他只是個高雅的上層人士。

這一切只是他的外表罷了。

他愜意地坐在一張膠椅上,旁邊站著一男一女。

他的面前是六名男子,他們全都低著頭,態度顯得極為恭敬。

丹尼斯正以一種宛如帝皇般的威勢在我們面前出現。

「丹尼斯,一陣子不見,你還是老樣子啊,依然威勢迫人。」我微笑著,
主動跟他打招呼。

「你也沒差啊,現在有這麼多人跟住你了,暗夜獵手。」丹尼斯向我報以「善意」的笑容,跟我寒暄起來。

「他們不是我的小弟,而是我的朋友,還有,你能不能別用那個名號叫我?」
我可不想讓其他人說三道四,「暗夜獵手」這個名號暫時只有丹尼斯他們與張楠得知。

「好吧,林殤影同學。」丹尼斯笑著點頭。

「別說得這般熟,你再不是我們的同學了﹗」張楠忽然站出來,怒聲喝道。

「好…好﹗不跟你們扯談下去了,說回正事,我之所以命令我的手下開閘,是因為我需要你們的力量,我想,在這操蛋的末日,安全性是與同伴數量成正比的,同伴愈多,生存機會愈大,對不?」丹尼斯仍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嘿嘿嘿嘿,真是笑死我了,這個丹尼斯竟然想在我們面前裝好人?

還說什麼需要我們的力量?

何況,以他一個黑幫之首的口,講出來,誰信?

既然你要裝好人,我也跟你玩玩﹗

「那我先謝謝你了,對了,你的兄弟們看起來很陌生,能否介紹給我們認識。」我問道。

後面那句話是出自好奇心的,因為在他們當中,只有丹尼斯、喪屍男,以及刀疤男是我所認識的。

「你說得也是,那好,我就介紹我的兄弟給你們認識。」丹尼斯點頭答應。

「左邊第一個是早洩男,顧名思義,他在性能力方面實在不忍直視,有一次我讓他幹女人,他竟然還未插去就射了,所以我給他取了個很貼切的名字。」丹尼斯笑道。

早洩男一聽,頓時忿然抗議:「老大,這是我的個人私隱啊,你怎可以將醜事外傳?」

他旁邊的同伴卻呵呵大笑,道:「什麼個人私隱?在我們黑剎組之中,有誰不知你早洩一事?」

「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早洩男氣得掐住他的頸項。

「夠了﹗」丹尼斯舉起「罷手」的手勢,制止他們後,才道:「電車男,你也不見得好去哪裡?一整天就懂得待在家裡,試想想,我們幫會的聚會你有多久沒參加了?每次都用醫生開的請假紙來糊弄我,真當我不知道嗎?」

「對不起,老大﹗」電車男誠惶誠恐道。

電車男戴著一副無框的眼鏡,頭髮髒亂不堪,真不知道他多久沒洗頭了。

「算了,我也只是說說罷了。」丹尼斯從容的擺了擺手。

「這是喪屍男,他平時很喜歡看喪屍電影、玩喪屍游戲,也常常因沉迷其中而

不來聚會。現在,喪屍真的出現了,他卻不敢在外面與真的喪屍交談…」丹尼斯指著一個滿臉假血的男人,說道。

「老大,外面那些可是真真正正的喪屍,我才不想被牠們咬上一口。」喪屍男辯解道。

「接著,就輪到刀疤男,殤影,你還記得嗎?他臉上的傷痕正是被你造成的。」丹尼斯指著一個面凶色厲的男人。

哦,我還記得,除了說「活該」兩字,我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我聳了聳肩,沒有回話。

「這兩個男人是我幫會的兩大護法,鄭家熹與張家豪,比我一般小弟高上一輩。」

鄭家熹眼如細球,鼻子碩大,嘴部腫大。

張家豪則高大健朗,面容清俊。

「好了,是時侯介紹一個核心人物給你們認識,這是王森,我最為得力的助手,他是一個打手,同樣是我的軍師,他還有一個名號,叫做『少女殺手』,當然不是真的殺害少女那種,而是令少女著迷不已的那種,他魅力難擋,我們黑剎組有很多少女鐘情於他,有點更是一見鐘情,一見到他就向他坦胸露乳,總之…他長得比我帥﹗」丹尼斯說到這裡,用一種妒忌的眼神瞧著王森。
有沒有人這麼誇張啊?﹗

我難以置信,忍不住一睹王森的容貌。

丹尼斯沒有誇大,王森長著一頭銀白色的頭髮,左邊的銀髮剛好蔽掩著左眸,但右邊的銀髮只是剛好掩埋眉頭,眼神深邃,無法看懂背後的意思。

筆直而秀朗的鼻子,嘴唇抹了一層銀灰,整體來講,王森讓人感覺既冷酷又詭異。

他的容貌比起伊藤少峰更勝半壽。

「好吧,不用再盯住他看了,最後我要介紹我的女友,王凱琪,我們認識了沒多久,但感情進展得很快。」丹尼斯笑道。

只見丹尼斯身旁正站著一個紗齡少女,看樣子應該不出十六,她長著一頭黑烏色的秀髮,前額的黑髮剛好貼近秀眉,左右兩側的黑髮則長及小腰,黑啡色的杏眸,細巧精緻的鼻子,柔順的小嘴,白亮的皮膚,純樸的高中服。

我掃了掃她胸口的校章,是聖沙德中學,是全港band1的首座,是名校的代名詞。

不是啊?為什麼好端端的一個名校女要跟丹尼斯這種人同流合污?

太不潔身自愛了﹗

我在心裡暗笑,表面上還是讚許道:「不錯啊,名校女也被你泡上了。」

「小事一樁,這會輪到你們介紹自己了。」丹尼斯有些得意道。

接著,我們便自我介紹起來。

介紹完,丹尼斯便和善地對我們說:「好了,現在也差不多入夜了,一起去吃點東西,好不?」

「去哪裡吃?」肥崔問道。

「酒樓,隨我來吧。」丹尼斯說著,便踏著扶手電梯,步向三樓。

三樓面積看起來很小,事實上只是前端部份幾乎被一間宏大酒樓佔據了。

不過,最小也比不上四樓,四樓亦有前端及後端兩部份,而且有一間通上村的出口,可是卻狹隘得像走火通道一樣,前端部份只能容納一間便利店與民事辨事處。

正如此想著,我們已來到酒樓門口。

「隨便選個位置吧,我們會從裡面取些食物出來,並進行加熱。」丹尼斯轉過身來,對我們道。

「謝謝。」肥崔走進酒樓,找了個靠近窗口的位置坐下。

然後,丹尼斯等人也坐了過來,等待食物。

忽然,丹尼斯從懷裡取出了一把手槍,放在桌上。

王森、鄭家熹、張家豪范水模山,各自從懷裡掏出一把手槍。

嘩,他媽的,怎麼他們有槍的?還要有幾把?

「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的槍從哪裡來的?」這立即引起古龍的不安,他嚴肅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為了方便應付突如其來的事件,我們的槍是從一些死去的警察的身上搜出來的。」丹尼斯說到後面,眼皮不自覺的跳動了兩下。

「死去的警察?他們當中是不是有個長得很英俊?」古龍眼中閃過一絲驚憂之色,急忙追問。

「沒有,全都醜到不能見人﹗」丹尼斯搖了搖頭。

「呼﹗」古龍頓時鬆了口氣。

「對了,我想問一問,你們有否見過一個身穿綠色軍衣、容貌非凡,手上握住一把左輪手槍的人?」伊藤少校忽然充滿敵意的瞧著他們。

「我們…」丹尼斯遲疑兩秒。

「我們絕對沒有看過這人﹗」王森搶著回答。

「那就算吧。」伊藤少校嘴角牽起一絲難以 測的笑容,從容道。

「來了、來了﹗食物到﹗」喪屍男忽然推了一車食物過來,然後逐一將食物放在大桌上。

酒樓不愧是酒樓,各種中式小食應有盡有,包括小籠包、奶皇包、蝦蛟、
燒賣等等…

我要了一 乾炒牛河,並夾了幾個燒賣到柳青絲的碗裡。

「吃多一些吧,當你豐滿起來,一定會更加好看。」我笑道。

「謝謝殤影哥。」柳青絲甜甜笑道。

這時,我瞄到猥瑣男的雙眼直直地盯在柳青絲的胸前。
操你媽的,敢瞧我的女人﹗

若不是顧忌他們人多勢眾,再加上有槍在手,我會立刻衝過來揍他一頓﹗

我將心中的怒火壓了下來,裝作什麼都沒見到。

「其實,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真的安全嗎?」肥崔忽然問道。

「安全至極,我們在每一個出口都上了閘,並加了鐵鎖,喪屍攻陷這裡的可能性不大,你們可以大可安心,待在這裡。」王森輕笑道。

「嗯,那就行了。」肥崔點頭。

「你們問了不少話,也該換我們發問了,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丹尼斯問道。

「對於喪屍從何而來,我們根本無從得知。」肥崔坦然道。

「那我們便交換一下雙方對喪屍的認知吧。」王森說。

就這樣,往後的一段時間我們都花在談論喪屍這事上。

「感謝你們,你們為我們帶來了寶貴的資訊,再次歡迎你們的到來,不過,我必須趁現在說明一下這裡的規則。」丹尼斯說。

「規則?」肥崔驚聲問道。

「是的,無論哪裡都有著它的法則,首先,三樓、四樓屬於我們的活動範圍,你們如無必要,請勿進入。其次,你們可以在一樓隨即選取任何一處地方作為休憩地。再者,一樓、二樓商店的商品你們可以隨意使用,但請不要造成極大聲響,引來喪屍。最後,你們必須每天派出至少兩名代表,參與我們的檢查出口工作。」丹尼斯一一數字他訂立的規則。

有些條件還真是呵克。

「我們接受,那我們選取大家樂作為我們的休憩地,那裡遠離喪屍,而且面積大。」肥崔點頭道。

「好眼光。」王森神祕一笑,輕聲道。

「有什麼不妥嗎?」我有些不自在,問道。

「沒有。」王森的笑容依然詭異。

「那好了,接下來就是你們自由活動的時間,再見。」丹尼斯言罷,大手一揮,從者如雲。

Views: 8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Morioka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Dokusō-tekina aidea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album was featured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尋回最早最單純的遊學情趣, “寓教於樂”的個人意義, 就是玩出一片天, 在陌生的城市, 用另一種材料思考, 用好奇,觀察後再現另一層面現實的自我 韻味悠長、情在詞外。 體驗跟著自己一輩子。
6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