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3)

本來,斯諾鮑被逐已經對他們刺激不小了,但他們更為這個通告感到驚愕。有幾個動物想要抗議,卻可惜沒有找到合適的辯詞。甚至鮑克瑟也感到茫然不解,他支起耳朵,抖動幾下額毛,費力地想理出個頭緒,結果沒想出任何可說的話。然而,有些豬倒十分清醒,四隻在前排的小肉豬不以為然地尖聲叫著,當即都跳起來準備發言。但突然間,圍坐在拿破倫身旁的那群狗發出一陣陰森恐怖的咆哮,於是,他們便沈默不語,重新坐了下去。接著,羊又聲音響亮地咩咩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直持續了一刻鐘,從而,所有討論一下的希望也付諸東流了。

後來,斯奎拉受命在莊園裏兜了一圈,就這個新的安排向動物作一解釋。

“同志們”,他說,“我希望每一位在這兒的動物,會對拿破倫同志為承擔這些額外的勞動所作的犧牲而感激的。同志們,不要以為當領導是一種享受!恰恰相反,它是一項艱深而繁重的職責。沒有誰能比拿破倫同志更堅信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他也確實很想讓大家自己為自己作主。可是,萬一妳們失策了,那麽同志們,我們會怎樣呢?要是妳們決定按斯諾鮑的風車夢想跟從了他會怎樣呢?斯諾鮑這傢伙,就我們現在所知,不比一個壞蛋強多少。”

“他在牛棚大戰中作戰很勇敢”,有個動物說了一句。

“勇敢是不夠的”,斯奎拉說,“忠誠和服從更為重要。就牛棚大戰而言,我相信我們最終會有一天發現斯諾鮑的作用被吹得太大了。紀律,同志們,鐵的紀律!這是我們今天的口號。一步走錯,我們的仇敵便會來顛覆我們。同志們,妳們肯定不想讓瓊斯回來吧?”

這番論證同樣是無可辯駁的。毫無疑問,動物們害怕瓊斯回來;如果星期天早晨召集的辯論有導致他回來的可能,那麽辯論就應該停止。鮑克瑟細細琢磨了好一陣子,說了句“如果這是拿破倫同志說,那就一定沒錯”,以此來表達他的整個感受。並且從此以後,他又用“拿破倫同志永遠正確”這句格言,作為對他個人的座右銘“我要更加努力工作”的補充。

到了天氣變暖,春耕已經開始的時候。那間斯諾鮑用來畫風車設計圖的小棚還一直被封著,大家想像著那些設計圖早已從地板上擦掉了。每星期天早晨十點鐘,動物們聚集在大谷倉,接受他們下一周的工作任務。如今,老麥哲的那個風干了肉的顱骨,也已經從果園腳下挖了出來,駕在旗桿下的一個木墩上,位於槍的一側。升旗之後,動物們要按規定恭恭敬敬地列隊經過那個顱骨,然後才走進大谷倉。近來,他們還沒有像早先那樣全坐在一起過。拿破倫同斯奎拉和另一個叫梅尼繆斯的豬,共同坐在前臺。這個梅尼繆斯具有非凡的天賦,擅於譜曲作詩。九條年輕的狗圍著它們成半圓形坐著。其他豬坐在後臺。別的動物面對著他們坐在大谷倉中間。拿破倫用一種粗暴的軍人風格,宣讀對下一周的安排,隨後只唱了一遍“英格蘭獸”,所有的動物就解散了。

斯諾鮑被逐後的第三個星期天,拿破倫宣布要建造風車,動物們聽到這個消息,終究有些吃驚。而拿破倫沒有為改變主意講述任何理由,只是簡單地告誡動物們,那項額外的任務將意味著非常艱苦的勞動:也許有必要縮減他們的食料。然而,設計圖已全部籌備好,並已經進入最後的細節部分。一個由豬組成的特別委員會為此在過去三周內一直工作著。風車的修建,加上其他一些各種各樣的改進,預期要兩年時間。

當天晚上,斯奎拉私下對其他動物解釋說,拿破倫從來沒有真正反對過風車。相反,正是由他最初做的建議。那個斯諾鮑畫在孵卵棚地板上的設計圖,實際上是他早先從拿破倫的筆記中剽竊的。事實上,風車是拿破倫自己的創造。於是,有的動物問道,為什麽他曾說它的壞話說得那麽厲害?在這一點上,斯奎拉顯得非常圓滑。他說,這是拿破倫同志的老練,他裝作反對風車,那隻是一個計謀,目的在於驅除斯諾鮑這個隱患,這個壞東西。既然現在斯諾鮑已經溜掉了,計劃也就能在沒有斯諾鮑妨礙的情況下順利進行了。斯奎拉說,這就是所謂的策略,他重復了好幾遍,“策略,同志們,策略!”還一邊帶著歡快的笑聲,一邊甩動著尾巴,活蹦亂跳。動物們吃不準這些話的含意,可是斯奎拉講的如此富有說服力,加上趕巧了有三條狗和他在一起,又是那樣氣勢洶洶的狂叫著,因而他們沒有進一步再問什麽,就接受了他的解釋。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