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1.9

但是,蘇格拉底猜到了更多的東西。他看透了他的高貴的雅典人;他明白,他的病例、他的病例的特質已經不是例外。到處都在悄悄醞釀著同樣的衰退,古老的雅典氣數已盡。——而蘇格拉底知道,全世界都需要他,——他的方法,他的治療,他的自我保存的個人技巧……本能到處陷入混亂之中;人們到處距縱欲近在咫尺:monstrum in animo已是普遍危險。“衝動要成為暴君;必須找一個更強有力的反暴君”……當那位觀相家向蘇格拉底揭穿他的真相,說他是一切邪惡欲念的淵藪之時,這位偉大的諷喻家還宣布了一句話,為我們理解他提供了鑰匙。他說:“這是真的,但我要成為這一切的主人。”蘇格拉底怎樣成為自己的主人呢?——他的例子歸根到底只是一極端例子,只是當時已經開始的那種普遍困境中的最觸目的例子:不再有人是自己的主人,本能與本能互相反對。他作為這樣的極端例子有魅惑力——他的令人害怕的醜陋使這極端例子有目共睹;當然,他作為答案、解決方法、這一病例已獲治療的假像,有更強的魅惑力。

 

①拉丁文:靈魂的兇兆。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