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1.10

倘若一個不得不理性變成暴君,如蘇格拉底所為,那麽必是因為有不小的危險,別的什麽東西已成為暴君。這時,理性被設想為救星,無論蘇格拉底還是他的“病人們”都不能隨心所欲地成為有理性的,——這是de rigueur①,這是他們的狐注一擲。整個希臘思想都狂熱地訴諸理性,這表明了一種困境:人們已陷於危險,只有一個選擇:或者毀滅,或者——成為荒謬的有理性的人……自柏拉圖以來的希臘哲學家的道德主義是有病理學根源的;他們對辯證法的重視也是如此。“理性=美德=幸福”僅僅意味著:人們必須仿效蘇格拉底,制造一個永恒的白晝——理性的白晝——以對抗黑暗的欲望。無論如何必須理智、清醒、明白,向本能和無意識讓步會導致崩潰……

①法文:嚴格規定的。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