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茲和章太炎的差異觀抵抗資本主義


德勒茲在對柏格森的闡釋中,將差異(difference)從確定(determination)那里區分出來。照德勒茲看,黑格爾的辯證法代表一種線性的運動,因為他關於差異的看法是外在於事物本身的,因此不得不同時牽涉著確定(determination)和矛盾(contradiction)

我們在遍佈於其思想的許多元素,像是存在與虛無、特殊和一般的對立中都能夠看到這種情況。德勒茲明確地通過引用柏格森來開辟超越這些對立的路徑,他聲稱在柏格森看來,“巨大的差異非但不是一種確定,而可能恰恰是相反的情況——一旦有選擇,它將選取不確定本身。”

他強調了一種不確定性的差異,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差異。怎樣把差異作為一個抵抗資本主義的概念,這個是最關鍵的,這也是把德勒茲與盧卡奇連接起來的點。因為如果不把德勒茲與盧卡奇結合起來看的話,整個資本主義社會的研究和差異的關係是不清楚的。

整個後現代結構主義面臨的困境就是這個,經常是因為這種解讀的不清楚,這樣的話他們的整個差異、褶子、所有的這些概念,他們的歷史意義在哪,要弄清楚這個問題。



李科林教授·褶皺和欲望

為了說明欲望的情態,德勒茲創造了褶皺這概念。欲望的褶皺既是抽象的概念,也充滿了實際經驗的各個維度。從打開的折扇,到水面上的漣漪,再到熔化又凝固的蠟塊;從樹林中大小不一的年輪,到面容上堆積的各種表情,再至大腦中有深有淺的溝迴。欲望如同褶皺一般地形成、展開,復又折疊;褶皺和褶皺重疊、交叉。褶皺產生折痕,既是連續性,折疊並非斷裂;又是分裂,把原本的整體劃分成更小的部分。連續和分裂是欲望褶皺的兩個重要表征。 

在《褶子:萊布尼茨和巴洛克》中,德勒茲巴洛克藝術中繁雜的線條生成作為萊布尼茨單子論和微積分的圖像性說明;而透過單子的封閉性和微積分的極限性,我們觀察到生命作為一個有機的整體,其在不同環境之中的收縮和延展,即褶皺。“一個自然的機器,它最小的部分也還是機器,而且它曾經是什麽機器就永遠是那樣的機器,只是由於受不同的折疊,而改變形式,時而展開,時而收斂。

當我們認為它消失了的時候,它是收縮集中到了一點。”出自於神的創造的自然生命是一個有機的整體。這種有機性體現在自然生命即使在某一部分受到損害,這一部分只是暫時性地收縮在整體之中,為將來重新展開積蓄可能性。但是人為的機器則不同,其沒有能力進行整體性的調整和變化,所以一旦有所損毀,就不能自行修復。自然生命所具有的這種有機性,是一種不可再分的整體性。只有不可再分、故而沒有部分的純粹整體才是最終的元素,這就是單子。

 

在德勒茲看來,萊布尼茨創造出微積分的方法,就是為了精確描述單子的運動變化。通過把不規則因而無法直接計算的對象,分割為盡可能多的可以計算的圖形,再加以求和,以此逼近原初對象的面積,這是作為微積分中積分的一方面。

在這一方面中,對象被分割得愈是無限地多,其求和的結果也就愈接近於精確。這種無限分裂性,恰恰反映了充斥在對象內部的連續性,因為被分割的部分只能作為整體之中的部分而被計算。


那麽,所被分割出的線段總是和整體,保持著某種關係1/2,1/4,1/8……並且最終和其他的部分一起回歸到整體之中,共同地呈現出整體的大小。作為微積分中微分的一方面,則是要通過計算曲線在某一點上所受切線的斜率。切線是割線的極限,若割線和曲線相交於兩點,那麽通過移動切線,相交的兩點會逐漸會合至一點,所以切點不過是割點的極限,而切線是割線的極限罷了。

當切線的斜率為零,也就是切線呈水平防線時,曲線在此處要麽處於極高之處,否則就是極低之處。而當斜率為正,表示曲線正在上升;相應地,為負則是在下降。在斜率的一階導數的基礎上推出的二階導數則反映了曲線此時的變化速度。

所以,在微積分中,萊布尼茨表現了曲線在某個點上,更為準確地說,如果考慮到曲線的連續性,是在某個時刻的變化,以及變化的加速度。那麽,如果直線表示一種純粹理想環境中的運動狀態,曲線才能反映出在現實環境中的運動複雜狀況,不同的引力所導致的方向和速度的變化。若是把直線看作為曲線的極限,那麽萊布尼茨就用他所發明的微積分不僅代替了此前的笛卡爾數學體系,還能比後者擁有更大的可適用性。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