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立刻回轉頭來,高鼻子大爹一手提著一個男子,一手提著一個女人,笑嘻嘻地向大家一摔!

「呀!王滌新你這狗入的還沒有死嗎?」

林道三跑上來一腳,踢去五六尺遠!

「唔,救……」

「這是一個妖精,媽媽的,幹死她!」

「哈哈!」

「媽媽的,誰要幹這臭婊子!拍!——」

一個大巴掌打在花大姐的臉上。

「哈哈!帶到那邊去!綁在那三個團丁一起!」

大家又是一陣搜索!一個老太婆跑出來,手戰動地敲著木魚,回中「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地唸着。

「這要死的老東西!」

僅僅鄙夷地罵了一句,並沒有人去理會她。

大家搜著,仍舊沒有捉到何八爺!失望的,沒有一個人肯離開這個莊子。

「不要急,你們讓我來問她!」高鼻子大爹笑嘻嘻地說。「告訴我,花大姐! 你說出來我救你的性命:你家的爺躲在哪裡?」

「老爹爹!只要你老人家救我,我肯說。不過,放了我,還要放了他!……」 花大姐一手指著地下的王滌新說。

「好的!放你們做長久的夫婦!」

大家一陣悶笑,花大姐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忸怩地剛想開口說,不防突然地那個老太婆跑來將她扭住:

「你敢說!你這不要臉的白虎屄!你害了我一家,你偷了漢子,還要害你爺的性命!」

兩個人扭著打轉。花大姐的臉兒給抓出了幾條血痕!

大家拉開了老太婆。花大姐向高鼻子大爹哭著說:

「老爹爹救我呀!嗚!嗚!……」

「你只管說。」

「他,他同高瓜子兩個,都躲在那個大神櫃裡面!」

「好哇!」

一聲震喊,人家都擠到神櫃旁邊。清晰地,裡面有抖索的聲音。癩大哥一手打開櫃門,何八爺同高瓜子兩個蹲在一起,滿身灰菩薩似地戰慄著。

「我的兒呀!你們原來在這裡!」

李憨子將他們一把提出來,順手就是兩個巴掌!雲普叔的眼睛裡火光亂迸,像餓虎似地抓住著高瓜子!

「你這活忘八呀!你帶兵來捉我的秋兒!老子要你的命,你也有今朝呀!」牙齒切了又切,眼淚豆大一點的流下來!張開口一下咬在高瓜子的臉上,拖出一塊巴掌大的肉來!

高瓜子做不得聲了。何八爺便同殺豬似地叫起來。

大家邊打邊罵地:

「你的種穀十一元!……」

「你的豆子六塊八!……」

「你硬買我的田!……」

「你弄跑我的妹子!……」

「我的秋兒!……」

「……」

怒火愈打愈上升,何八爺已經只剩了一絲兒氣了。癩大哥連忙喝住大家:

「喂!弟兄們!時候不早了,鎮上恐怕馬上就有大兵來!我們還要到李大傑家中去,現在我們怕不能再在這兒站腳了。」

「好!衝到張家坨去!」

「那麼,把這些東西統統拖到外面去干了他!免得逃走!」

「好。」

一串,老太婆除外,七個人。花大姐滿口的冤枉!

「高鼻子大爹!你答應救的啦!你怎麼不講信用了!救,救,救……」

在莊門外面,輕便的事情都做完了。自己傷亡的七八個人用涼床擡起來,谷子車著。

「去呀!衝到張家坨去!干李大傑周競三那狗東西去呀!」

仍舊同潮水似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的一大群,又向張家坨衝去了!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