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月下小景》慷慨的王子(7)

國王問退伍軍人,應當出多少錢,方可買得這一男一女,退伍軍人一時不知如何索價,未便作答,小孩同時便說:

“男值銀錢一千,公牛一百頭,女值金錢二千,母牛二百頭。”

國王說:

“男子人類所尊重,如今何故男賤女貴?”


男孩便說:


“國王聽說,未必近實。後宮彩女,與王無親無戚,或出身微賤,或但婢使,王所愛幸,便得尊貴。今王獨有一子,反放逐深山,毫不關心,所以明白顯然,知必男賤女貴!”

國王聽說,感動非常,悲哀號泣,如一婦人。且因王孫耶利慧穎傑出,愛之深切,就說:

“耶利耶利,我很對你父子不起。你已回國,為什麽不讓我抱你吻你?你生我氣,還是怕這軍人?”

小孩說:

“我不恨你,我不怕他。本是王孫,今為奴婢,安有奴婢受國王擁抱?故我不敢就王擁抱!”


國王聞言,倍增悲愴,即一切如其所言,照數付出金銀牛物與退伍軍人,再呼兩兒,兒即就抱。王抱兩孫,手摸小頭,口吻各處創傷,問其種種經過。又問兩孫:

“你爸爸媽媽,在山中住下,如何飲食,如何生活?”

兩個小孩一一作答,具悉其事。國王即遣派一大臣,促迎太子。那大臣到山中時,把國王口諭,轉告太子,並告一切近事,促太子回國。太子回答:

“國王放逐我遠離家國,山中思過,一十二年為期,今猶三年,為守國法,年滿當歸!”

大臣回國如太子所說,稟啟國王,國王用羊皮紙,親自作一手書,又命一大臣,把手書帶去,送給太子。那書信說:

“……一切過去,即應忘懷,你極聰明,豈不了解?去時當忍,來時亦忍,即便歸來,不勝懸念!”


太子得信以後,向南作禮,致謝國王恕其已往罪過。便與金髮曼坻,商量回國。


山中禽獸,聞太子夫婦將回本國,莫不跳躍宛轉,自撲於地,號呼不止,訴陳慕思。泉水為之忽然涸竭,奇花異卉,因此萎謝。百鳥毀羽折翅,如有所喪。一切變異,皆為太子。

太子與妃同還本國,在半路中。先是太子出國前後情形,三年以來,為世傳述,遠近皆知,敵國怨家,設詐取象,種種經過,亦皆全在故事中間。心有所恧,贖罪無方,此時太子回國,敵國怨家,探知消息,即派遣大使,裝飾所騙白象,金鞍銀勒,錦毯繡披,用金瓶盛滿金米,用銀瓶盛滿銀米,等候在太子所經過大道中,以還太子,並具一謝過公文,恭敬而言:

“前騙白象,愚癡故耳。因我之事,太子放逐。故事傳聞,心為內恧。贖罪無方,食息難處。今聞來還,歡喜踴躍。茲以寶象奉還太子,願垂納受,以除罪尤!”


太子告彼大使,請以所言轉告:

“過去之事,疚心何益。譬如有人,設百味食,持上所愛,其人食之,吐嘔在地,豈復香潔?今我佈施,亦若吐嘔,吐嘔之物,終還不受!速乘象去,見汝國王,委屈使者,遠勞相問。”

於是大使即騎象還歸,白王一切,即因此象,兩國敵怨,化為仁慈,且因此故,兩國人民,皆感覺人不自私其所愛,犧牲之美,不可仿佛。

太子回國,國王騎象出迎,太子便與國王相見,各致相思,互相擁抱,相從還宮。國中人民,莫不歡喜,散花燒香,以待太子。


從此以後,國王便把庫藏鑰匙,交付太子,不再過問。太子恣意佈施,更勝於前。



故事說完以後,在座諸人,莫不神往。贊美聲音,不絕於耳。商人也揚揚自得,重新記起一個被大眾所歡迎的名人風度,學作從容,向人微笑,把頭向左向右,點而又點。

有一個身兒瘦瘦的鄉下人,在故事中對於商人措詞用字有所不滿,對於屋中掌聲有所不滿,就說:

“各位先生,各位兄弟,請稍停停,聽我說話。葉波國王太子,大方慷慨,施捨珍寶,前無古人,如此大方,的確不錯。但從諸位對於這故事所給的掌聲看來,諸位行為,正仿佛是預備與那王子媲美,所不同的,不過一為珍寶,一為掌聲而已。照我意見說來,這個故事,既由那位老板,用古典文字敘述,我等只須由任何一人,起立大聲說說:‘佳哉,故事!’酬謝,就已相稱,不煩如此拍掌。拍掌過久,若為另一敵國怨家,來求慈悲,諸位除掌聲以外,還有什麽?”


那時節山中正有老虎吼聲,動搖山谷,眾人聞聲,皆為震懾。那人在火光下一面整理自己一件東西一面就說:

“各位先生,你們贊美王子行為,以為王子犧牲自己,人格高尚,遠不可及。現在山頭老虎,就正饑餓求食,誰能砍一手掌,丟向山澗餵虎沒有?”

各人面面相覷,不作回答。那人就向眾人留個微笑,匆匆促促,把門拉開,向黑暗中走去了。

大家皆以為這人必為珠寶商人說的故事所感化,夢想犧牲,發癡發狂,出門捨身飼虎的,因此互相議論不已。並且以為由於義俠,應當即刻出門援救這人,不能盡其為虎吃去。但所說雖多,卻無一人膽敢出門。珠寶商人,則以為自己所說故事,居然如此有力,使人發生影響,捨身飼虎,故極自得。見眾人議論之後,繼以沈默,便造作一個謊話,以為被這故事感動而捨身飼虎的事情,數到這人,業已是第三個。眾人皆願意聽聽另外兩個人犧牲的情形,願意聽聽那個謊話。


店主人明白若自己再不說話,誤會下去,行將使所有旅客,失去快樂,故趕忙站起,含笑告給眾人,出門的人,為虎而去,雖是事實,但請放心,不必難過。原來那人是一個著名獵戶。眾人聞言,莫不爽然自失,珠寶商人,想再謅出另外那兩次犧牲案件,一時也謅不出了,就裝作疲倦,低頭睡覺。因裝睡熟,必得裝成毫無知覺,故一隻繡花拖鞋,分明為火燒去,也不在意。一個市儈能因遮掩羞辱,犧牲一雙拖鞋,事不常見,故附記在此,為這故事作一結束。

為張小五輯自《太子須大拿經》/ 一九三三年一月,於青島 (全書完)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