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6)

當我研究完周瑟瑟四個詩歌創造期的代表性作品,就可以他這首詩為例,歸納成一個系統化的關於詩的根源性的藝術課題來討論。

1)從詩人自己天性里產生的思考的需要出發,來決定詩的表現樣式和方向。例如,分析周瑟瑟的作品個性,可以縱觀到他詩的藝術特質,是讓無心靈的自然與他有心靈的再思之間,保持著最處相遇的原樣。既讓自然做它本身的事,也讓心靈也做它本身的事。這當中,天性的思考是最主要的先決方式。這好比,一個外觀的自然進入心靈,如同內在的心靈進入外觀的自然一樣。這個過程是誰在主宰呢?是先天領悟的思。

我發現,詩的最高境界,就在於幫助我們看到心靈的最高處。最高處的東西,恰恰是奠基於最原居的地方。終點既是起點又不是起點。就像亞里士多德的詩學一開始就站在在詩的美學位置,而和他的第一哲學思想保持內在聯系,成為他哲學體系一個組成部分。後來的黑格爾也是這樣。

 

 “不可怕,一切都是鏡中的奇遇

 一切都來自鏡中的靈魂,來自靈境胡同”

(周瑟瑟詩選《靈境胡同》)

 

 “達摩的巖洞隱約可見――

 神仙啊你多麼虛無,散落一地的松果

 像我的親骨肉。

 我來到這里,只為了與青山相見,

 只為了在松樹下裸體。

 我首先向青山脫帽,再向峽谷彎腰。

 但欲念,壓著我就像壓著青山的明月,

 啊她高高在上。

 我的哭聲是青山發出來的,

 是松果發出來的,他是我流淚的骨肉。

(周瑟瑟詩選《達摩》)

 

詩人天性思考的需要,究竟是什麼?我從周瑟瑟詩歌藝術的創作方式里,得出的研究結論是:我們腦際中遇到的一切能思的事情中,任何一個對意識運行的其特殊情景的轉思,與新的發現,都是意識它自己律定的新的發現。意識也許擁有它自足的先能性,能夠從先決的最終極範圍那里,發展出先在性所需要的內在,並從內在中顯化出無限的、而且是各種各樣的對象性,包括對簡練的對象表現。好比通過周瑟瑟的寫作活動、思考活動、反思活動,他只能進入到那個天性思考的需要的世界。並且這個世界在他那里,獲得其含義和所有的有效性。簡練的直觀,也許就是周瑟瑟天性思考里的詩歌原樣的手段。

 

 “我們都是要腐爛掉的。先從倔強的性格

 ――父親遺傳的火藥氣質,一點點爛掉!

 再從一顆善良的心,那是母親的心

 這麼多年蒙上了一層陰影,也要爛掉。”

(周瑟瑟詩選《腐朽》)

 

2)語言這種詩的產品,必須首先要在心靈的原始神思中,構造出它的原生生命胚體,才能發展出它的其它性能。而原始神思那種單純的塑造能力,往往決定了語言原生生命胚體所展現的單純形式。從周瑟瑟四個時代的詩作領域可看到,詩在心靈的理性高度上,超越了一切藝術種類之上,但在外在直感方面,卻沒有雕塑與繪畫那樣具有實體空間性的視知覺表現力。因為詩的產品是觀念的語言。而語言符號本身,比起實體空間上的雕塑與繪畫,就不是最具有空間實體的感性的,雖然語言也有感性的很多符號化特征。

Views: 4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