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獨坐裸原。

腳邊,流星的碎片尚留有天火的熱吻

背後,大自然虛構的河床——

魚貝和海藻的精靈

從泥盆紀脫穎而出,

追戲於這日光幻變之水。

 

沒有墓冢,

鷹的天空

交織著鑽石多棱的射線,

直到那時,他才看到你從仙山馳來。

奔馬的四蹄陡然在路邊站定。

花蕊一齊擺動,為你

搖響了五月的鈴鐸。

 

——不悅麽.曠野的郡主?

……但前方是否有村落?

 

他無須隱諱那些陰暗的故事、

那些鍍金的騙局、那些……童話,

他會告訴你有過那瘋狂的一瞬——

有過那春季裏的嚴冬:

冷酷的紙帽,

癲醉的棍棒,

嗜血的貓狗

……

 

天下奇寒,雛鳥

在暗夜裏敲不醒一扇

庇身的門竇。

 

他會告訴你:

為了光明再現的柯枝,

必然的妖風終將他和西天的羊群一同裹挾……

 

他會告訴你那個古老的山呷

原本是山神的祭壇,

秋氣之中,間或可聞天鵝的呼喚,

雪原上偶爾留下

白唇鹿的請柬,

——那裏原是一個好地方。

……

 

…………

…………

黃昏來了,

寧靜而柔和。

土伯特女兒墨黑的葡萄在星光下思索

似乎向他表示:

——我懂。

我獻與。

我篤行……

 

於是,那從上方凝視他的兩汪清波

不再飛起遲疑的鳥翼。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