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他們以為他們是自由的(6)

邁耶記錄的小人物常識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常識是否可以在“皮奧里亞”之城里真的提升人們總的智力水平。常識也許是有破除假象、堅持真實和真相的作用,但是。常識也是很容易被政治化和意識形態化的。所謂常識,應該是指那些能夠不證自明,可以不言而喻,直至眾所周知,最終心領神會的日常觀念。觀念是一個學習與接受的過程,觀念無法自動進入人的頭腦和想法中去,需要通過經驗或教育來逐漸形成。如果某些觀念不能從日常生活的直接經驗中習得,那就不妨從他人那里借用過來,其中的知識越普及,觀念就越可能以“正確看法”的形式變成常識。在階級鬥爭知識極為普及的“文革”期間,常識讓普通人滿眼看到的都是“階級敵人”、“黑七類”和“顛覆破壞”。

常識在中國公共生活中的作用是曖昧而且矛盾的。常識並不一定是推動社會改革的知識力量,因此不宜過分推崇。常識是人的生存環境的產物,是社會文化(包括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不同國家里普通人的常識內容和作用會有很大的不同。常識不是人天生頭腦里就有的。一般的常識之所以是常識,是因為那是民眾早就在日常的利害關係中知道了的。常識有時能讓人頭腦清醒,不容易被花哨的說辭欺騙,但常識並不會因此引發反抗的行為。生存環境能決定人選擇怎樣的常識,給哪種常識以優先考量。例如,常識能讓人看到社會里的許多腐敗和虛假,不相信那些虛偽的歌功頌德之辭。但是,知道跟有錢有勢者的腐敗、虛假過不去,是要吃虧的,這也是常識。這兩種常識是相互抵消的。後一種常識甚至還會更佔上風,因為凡是有常識的,都特別清楚自己的生存需要,做人要圓滑識相、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樣才能安身立命、左右逢源。為了明哲保身,更不能強出頭或者以卵擊石。美國作家萊文(Larry Niven)挖苦常識道:“常識就是,a. 不要朝持槍者扔大便,b. 也不要站在朝持槍者扔大便的人旁邊。”


在1933年以後的德國,普通人的常識一點一點地變成了幫助他們適應而不是不滿和抵制現實的知識。常識具有一般人不易想像的自我調整能力,如果一件事情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與常識抵牾,那麽常識可能不接受它。但是,如果事情慢慢變化,那麽常識便會忽略細小變化的嚴重性。這在納粹德國和別的地方都是有先例的,“如果這整個政權的最後和最惡劣的行徑是在他們最初和最輕微的行徑之後馬上就發生了的話,是足以令數千人甚至令幾百萬人感到震驚——讓我們假設,1943年用毒氣殺死猶太人這次事件,緊接著發生在1933年那件把‘德國人商鋪’的標簽貼在非猶太人店鋪的窗戶上之後。可是事情當然不是這樣發生的。在這兩件事之間共發生過數百個小步驟,有些根本無從察覺,每個小步驟都讓你做好準備,不會被下一個小步驟震住。步驟C並不比步驟B壞很多,而且,您沒有在發生步驟B的時候進行抵抗,那為什麽要在步驟C的時候這樣做呢?於是接下來是步驟D。”

如果我們把今天中國人的常識與60年或70年以前中國人的常識比較一下的話,也許會發現,我們的常識里有了許多前人匪夷所思的東西,也許是有一些與現代民主有關的東西,但更多的也許是前人會認為非常邪惡的東西。我們是怎樣一路走下來的呢?也許我們需要有人像邁耶那樣為我們寫一本記錄普通人常識和小人物自我意識變化的微型社會學歷史。這樣的歷史可以讓我們看到,“生活是一個連貫的過程,一個流動的東西,根本不是一系列動作和事件的組合體。生活流到了一個新的層次,裹挾著您,而您這邊完全不費任何力氣。在這個新的層次,您生活著,您每天都活得較為舒服,您有了新的道德觀和新的信條。您已經接受了您五年前或一年前無法接受的那些事情,您已經接受了那些您的父輩——即使是在德國——都無法想像的事情。”在我們“每天都活得較為舒服”的生活里,不是也已經有了太多我們的前人所無法想像的事情嗎?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