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他們以為他們是自由的(5)

普通人憑借常識本能,害怕自己與別人在想法或行為上有什麽不同,害怕言行會給自己帶來麻煩。這種害怕來自“不確定性”,“不確定性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它不是有所減少,而是增加了。在外面、在街上、在普通的社區里,‘每個人’都很開心。一個人聽不到抗議聲,顯然也看不到任何抗議。”人們在私下聊天會說,“還不算太壞”,“你都看到了”,或者“你是杞人憂天啊。”盛世景象使人們選擇將害怕隱藏在心里。

他們並不知道,還有許多別人也像他們一樣,“到處都在宣傳新秩序的所有恩惠,這影響和打動了‘每個人’。也存在著恐怖,但沒有地方公告這些恐怖,它們就沒有影響到‘任何人’。”由於希特勒政權並不像對猶太人那樣迫害雅利安人,所以普通德國人覺得“除了開會和納稅之外,他們沒有被強迫做更多的事;他們認為服兵役、當秘密警察和定量配給是理所當然的(誰不這樣認為呢?)”。既然如此,“服務於專制政權是自然的和非常明智的”,而專制政權對“那些想有一份工作、一所住宅”的人們有一些要求,又有什麽不可以呢?於是,接受專制的現實便似乎成了一種理想的自由選擇。

極權統治的“實惠”(給誰和不給誰)成為操控普通人“自由選擇”的無形之手。即使沒有人威脅他們必須有所選擇,他們也還是自願選擇不做那些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的選擇。由於這種“自由”的非自由選擇,常識失去了主導選擇的作用。邁耶就此寫道,“進行選擇的的基本要素是常識,但壓力下的人最快失去的恰恰就是常識,因為他們與正常的境況隔絕了。人們受到的擠壓越猛烈,他們就越難進行推斷。事實上,他們往往會變成不講道理的人;因為講道理是屬於這個世界範圍內的理智,而‘皮奧里亞’處於這個世界之外。” 皮奧里亞成為納粹第三帝國和其他集權專制帝國的象征。

 

三 常識不能自動對抗專制

 

“皮奧里亞” (Peoria)是一座為了對抗最可怕的紛爭而建立的專制城市,建城者的後代(如“某二代”)為了對抗在他們心目中抹不掉的紛爭和威脅,會把它傳承下去,他們要維護“一個新的皮奧里亞,一個更偉大的皮奧里亞,一個千年的皮奧里亞。世界將會盛傳它那亙古不朽的聲名,會拜倒在它高聳入雲的塔樓前。皮奧里亞會成為人類的典範。” “皮奧里亞”成為一個象征,每一個以敵情觀念和築墻方式建立起來的意識形態堡壘都是一個皮奧里亞,它害怕戰爭,但卻需要敵人。在它精美的高塔中,“理論被設計成最宏大的秩序和最龐大的複雜體,這些理論要求只承認它們形成於其中的各種非世界性和理念”,結果是,居住在里面的人們,他們被政府欺世盜名的陳詞濫調給灌醉,如邁耶所說,他們“總的智力水平下降了”。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