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在一本當地導遊書上讀到過變性巫師包治各種怪病的事。沒想到此刻他就在我對面坐著,看著我。 

他艱難地摸尋一張牌,隨意地看一眼,便丟在桌上。 

我看了嚇了一跳:那是個死人。

 

他又摸了一張,還是一個死人,只是換了種死法。再摸時,他猶疑地看著我,可能想知道,我是否有胃口面對那麽多死亡。我的臉色已經代替我說了話。他收回牌,示意我坐到旁邊,好好想想,自己去隔壁房間接待下一個顧客了。 

陽光照著椅子,向暮的窗子已經沒有多少熱氣。再看看風聲陣陣的黃昏,我忍不住要問:“是什麽藥丸在我的腸胃里滾動?能給我水嗎?”一股氣流在如此強勁地搖動我的身體,好像在說:

 

我們不是乘客,而是船舟; 

不是船舟,而是航行; 

不是航行,而是航行之幻想; 

航行的航行,給我水吧!

 

我離開時,回望了他擱在桌上的紙牌,有點像歐洲“塔羅”算命牌,只是上面的圖像有的更為艷麗,有的更加恐怖,樣子更極端。我們這個無所謂的民族,當然命也算得更戲劇化。不過死亡最不需要任何預言。我早知道要死人,我早知道一個人要死,另一個人也會死,因為我就是催命使者。只是現在我多知道一些這兩人將如何死而已。 

是的,其實我根本不必知道得那麽清楚。死是避免不了。不管如何死,結果是一樣的。 


就是在那天,我從集市上走了一圈,買了一袋荷花種子。 

什麽地方荷花可生長,我就會到什麽地方去。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