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著她。真理子也瞪著她。真理子懷中的小貓掙扎著想跳出去,跟另外兩個同伴玩。可是她緊緊抱著那隻貓,不肯放手。她身邊是那個抽籤贏回來的菜盒子,看來已經成了小貓的窩了。

「對了,悅子,那邊那一堆,」幸子用手指著,「我只好不帶了。我真不曉得有這麼多東西。有的質地很好,如果你不介意,請帶回去。我當然沒有看輕你的意思,只是那些都是質地很好的東西。」

「可是你叔叔那邊怎麼辦呢?」我問,「還有妳堂姊呢?」

「我叔叔嘛,」她聳聳肩。「我很感激他請我們搬回去住。可是如今我另有打算了。悅子,妳大概想像不出,我能離開這裡,心裡有多舒暢!我相信這是我最後一次面對這個鬼地方了!」她看著我,又笑起來。「我曉得妳想什麼。悅子,我想這回妳錯了。這一次他不會騙我。明天一早,他就會開車來。妳不替我高興嗎?」她環視四周的行李,嘆了一口氣。然後起身跨過一堆衣服,跪在裝茶具的盒子旁邊,用一卷一卷的毛呢塞在瓷器中間。

「妳決定了沒有?」真理子突然問。

「真理子,現在不談這個。」她母親說,「我忙得很。」

「可是妳說過我可以把牠們留著,妳記不記得?」

幸子輕輕搖著紙盒。瓷器還有些晃動。她四周看了一下,找了一塊布,撕成碎條。

「妳自己說過我可以把牠們留著。」真理子又說。

「真理子,妳看看這是什麼時候!我們怎麼能帶牠們走?」

「可是妳自己說過我可以把牠們留著的。」

幸子嘆了一口氣,好像在考慮什麼。她低頭看著茶具,手上仍拿著布條。

「妳說過的,媽。」真理子說,「妳不記得?妳說過我可以的。」

幸子抬頭看她女兒,又看看那群小貓。「現在情形不同了。」她說,口氣十分疲倦。突然,她臉上掠過一股怒氣,把布條摔下,「真理子,你怎麼整天盡想這些貓?我們怎麼可能帶牠們走?不行!只有把牠們丟下!」

「可是,妳自己說過,我可以留著牠們。」

幸子瞪著她女兒好一陣。「妳能不能想些別的?」她的聲音很低,像在耳語,「妳不小了,難道不曉得除了這些髒東西,還有別的事嗎?妳不能老長不大呀!不能一輩子黏著這些東西!牠們只不過是畜牲。妳懂不懂?懂不懂呀?」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