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51)

正當十分強調日耳曼魂的時候, 也許用不著指出, “羅馬式花圈”曾一度名聲不佳, 但等到軸心成立, 不大客氣地墨索里尼反對詆毀羅馬式花圈, 有關的爭論就中斷了。此後, “羅馬化”這個動詞一直自由使用到一九四三年七月中旬, 後由於意大利背叛才終於被根除( 一位地位相當高的納粹頭目的評論: “羅馬化在我們這里不再有了, 連紮花圈和紮花也不再羅馬化了”) ——任何細心的讀者都能立即心領神會, 在政治壓倒一切的情況下, 就連紮花圈也不是太平無事的職業。再者, 由於羅馬式花圈原本是仿造羅馬建築門面的石雕裝飾花環而產生的, 因此甚至在意識形態上予以嚴格取締也有理由的: 這種花圈被說成是“死的”, 所有其他的花圈形式被說成是“活的”。萊尼那個時期生活情況的重要證人是瓦爾特佩爾策, 盡管他名聲不佳, 但能比較可信地證明, 他在一九四三年底一九四四年初“被妨忌者和競爭者”向手工業協會告發, 有“生命危險”( 佩爾策語) 的一條: “仍在羅馬化”。在他的檔案中添上了“天啊, 當時這有可能要我的命。”( 佩語) , 當人們一九四五年以後議論佩爾策的不光彩歷史時, 他自然設法“憑這一點”證明自己“在政治上受過迫害”, 而且——不得不遺憾地指出, 依靠萊尼的幫助——他居然得逞了。“因為確實那些花圈是她——萊尼, 我是說普法伊弗太太——自己發明的: 用石楠紮花圈, 平整牢靠, 確實像塗了一層瓷漆, 而且——我可以告訴您——受到了公眾的歡迎。這與羅馬化之類風馬牛不相及——那是普法伊弗太太的發明。可這差一點要了我的命, 因為有人說它是羅馬式的變種。”

 

如今佩爾策年已古稀, 退休在家, 靠不動產為生, 在二十六年之後談起此事仍心有餘悸, 並且不得不暫時將他手中的雪茄放下, 看起來因為咳嗽要發作, “總之——我為她幹的事, 我掩蓋的那些事——真是性命交關, 比羅馬化的嫌疑還嚴重。”與萊尼從這時起長期親密共事、每天在一起幹活的那十個人中還能找到五個, 將佩爾策本人和他的園藝師傅格龍奇包括了。如果把佩爾策和格龍奇兩人恰如其分地稱為萊尼的上司, 那麽, 曾與她或多或少平等地共事過的其餘八人中還有三人健在。 

佩爾策住的房子, 他自己雖然說是平房, 但人們盡可稱之為華麗的別墅( 他沒有把“別墅”念成“別野”) 。那是一棟黃色的瓷磚建築, 只是外表像棟平房( 經過擴建的地下室有一個豪華的酒吧、一間被佩爾策佈置成類似花圈博物館的活動室、一間客房和一個應有盡有的酒窖) ; 除了黃色( 瓷磚) 外, 黑色是主要的顏色: 柵欄、房門、汽車間的門和窗框——全都是黑色的。怪不得看上去像一座陵墓。佩爾策同一個女人在那棟房子里住著, 她叫夏娃, 娘家姓普魯姆特爾, 大約有六十五歲, 神情相當憂郁, 由於悲痛她那漂亮的臉孔變了模樣。阿爾貝特格龍奇, 現年八十, 一直還“在他的殼中蟄居, 實際上是在墳場里”( 格自述) 。那是一幢兩間半房間大小的( 磚) 石棚屋, 十分方便從那兒到他的兩間溫室去。陵園擴建時, 格龍奇沒有像佩爾策那樣撈一票( 必須補充一句, 他也不想撈一票的) , 只是抓住“我當年愚蠢地送給他的溫室土地”( 佩爾策語) 死也不放。“等到他一命, 幾乎可以說等到他兩腿——嘿, 就這麽說吧, 等到他去世, 園林和陵園局就會松一口氣。”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