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雞摸狗!

 

他把風紀扣猛地一拉,扣子蹦了開來。今夜奇長,焦躁難忍,仿佛專為了讓他受辱。他身臨百死,可是受公子哥兒的蔑視,卻是生平第一次。 

譚因出來了,洗得一身潔白,濕濕的頭髮,攏在後面,身上抹了各種各樣的香水,還有化妝品,竟是濃濃的花香,如晚香玉那麽艷烈。這個小屁孩今天盡情享用了浴室里英國夫人那些扔下不值得帶走的玩意,腳指縫也散發著香味和那女人的什麽玩意兒。他嘴里咕噥著什麽,竟裸著身體走到桌子前,拿起一杯冷茶就往喝了下去。喝完茶走到床邊,猛地一下蹦起來倒在寬大的床上,床墊抗議似地把他身體彈上彈下,他悠然地閉上眼睛。

 

 

青菊如日本花,很素潔,幾乎聞不到香,與窗臺的盆景眼熟。家鄉小鎮,世家醫生,到楊世榮祖父這一輩,連連遭遇戰亂,軍隊常來常往。他上過私塾,但未能繼承祖業。那年母親中了邪,把父親關在家里。有一日父親好不容易脫身,邊穿衣服邊叫:“她中了魔!”奔出房間。母親披頭散髮追了出來,一臉紅雲。 

那夜父親不見了,都說他從崖上走了過去。母親第二日就瘋了,見著他,就笑。他終日躲著母親,母親說:“你怕我,你跟他一樣怕我。”

 

他一口氣跑到河邊,河里有蘆葦和葫蘆,晃眼一看,狀如女鬼。他想也沒想就上了一艘路過的運糧草的木船。 

譚因的叫聲,“楊哥,楊哥。”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坐在椅上,擡眼朝那邊看一下:一堆肉。他口乾舌燥,應該有一瓶老白干,灌個痛快。

 

“你知道今天我朝那個女人身上連連打了十幾槍!”譚因嘩嘩說起來:他和小隊先是準備去外灘的,後來臨時得到情報往江西中路趕,那些古玩店鋪里的壇壇罐罐都碎了個稀爛。“是桃花江或是夜來香,對了,是那妖里妖氣的玫瑰玫瑰我愛你的嗲歌,有家人的留聲機他娘的奏得轟響,嘿,這嗲歌也他娘的只有在血流成河時聽才來勁!” 

楊世榮吃了一驚:“你幹什麽?” 

“過癮,殺女人過癮。專對著她娘的xx子臭洞子打。日那個xx頭子全打飛了,把那洞里打得翻開來。”譚因一邊眉飛色舞地描寫那種血腥,一邊他那器官就漸漸地升起來。

 

楊世榮看得驚異極了,更驚異的是,他感到自己的小腹部也陣陣燥熱,回蕩的血流正在朝他的器官猛沖。這個小癟三是個妖怪!他不由得想轉眼避開。 

“楊哥。”他聽到譚因在說,聲音迷迷糊糊。 

他回答了一聲,輕得只有他自己能聽見。但是他沒有起身往床那邊去,今天電話中讓譚因來,明擺著不應該:他應當說是公務在身。可是他沒有。

 

譚因叫了第二聲:“楊哥。” 

他只得婉轉地說:“隔壁有人,不方便。” 

“什麽不方便?”譚因一下從床上跳起來,“娘個稀罕他就沒鳥?”這小子興奮地擡起頭來,眼睛亮,嘴唇也紅,看見楊世榮依舊一身戎裝,還沒有解開扣子,便生氣地倒在床上,扯過枕頭蓋上半張臉。扔出一句話:“白得一個好床。”

 

過了一會,他翻過身,右手撐著腦袋,左手在床上彈著:“隔壁有人,哼,隔壁的人也不是什麽好東西。”他皺皺鼻子,好看的紅嘴唇也變形,上面長著一層濃濃的汗毛。“跟我們一樣的東西——我是說,一路。”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