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月下小景》慷慨的王子(5)

山中果然有一隱士,名阿周陀,年五百歲,眉長手大,臉白眼方。這人品德絕妙,智慧足尊。太子一見,即忙行禮不叠。太子說道:

“請問先生,今這山中,何處多美果清泉,足資取用?何處可以安身,能免危害?”


阿周陀說:


“請問所問,因何而發?這大山中,一律平等,一切邱壑,皆是福地,今既來住,隨便可止!”

太子略同妃子說及過去一時所聞檀特山種種故事,不及同隱士問答。

隱士就說:

“這大山中十分清凈寂寞,世人雖多,皆願熱鬧,閣下究竟為什麽原因,帶妻子來此?是不是由於幻想支配肉體,故把肉體盡旅途跋涉折磨,來此證實所聞所想?”

太子一時不知回答。


太子未答,曼坻就問隱士:

“有道先生,來此學道,已經過多少年?”

那隱士說:

“時間不多,不過四五百年。”

曼坻望望隱士,所說似乎並不是謊,就輕輕說:

“四五百年以前,我是什麽?”

那時曼坻年紀不過二十二歲而已。


隱士見曼坻沈吟,就說:


“不知有我,想知無我,如此追究,等於白費。”

曼坻說:

“隱士先生,認識我們沒有?”

太子也說:

“隱士先生也間或聽人說到葉波國王獨生太子須大拿沒有?”

隱士說:

“聽人提到三次,但未見過。”


太子說:


“我就是須大拿,”又指妃說,“這是金髮曼坻。”

隱士雖明白面前二人為世稀有,但身作隱士業已四五百年,故不再覺得可怪,只問二人:

“太子等到這兒來,所求何事?”

太子說:

“別無所求,想求忘我。若能忘我,對事便不固執,人不固執,或少罪過。”

隱士說:

“忘我容易,但看方法。遇事存心忍耐,有意犧牲,忍耐再久,犧牲再大,不為忘我。忘我之人,順天體道,承認一切,大千平等。太子功德不惡,精進容易。”

隱士話說完後,指點太子住處。太子即刻就把住處安排起來,與金髮曼坻各作草屋,男女分開,各用水果為飲食,草木為床褥。結繩刻木,記下歲月,待十二年滿,再作歸計。


太子兒名為耶利,年方七歲,身穿草衣,隨父出入。女名脂拿延,年只六歲,穿鹿皮衣,隨母出入。

山中自從太子來後,禽獸盡皆歡喜,前來依附太子。乾涸之池,皆生泉水。樹木枯槁,重復花葉。諸毒消滅,不為人害。甘果繁茂,取用不竭。太子每天無事可作,就領帶兒子,常在水邊同禽獸遊戲。或拋一白石到極遠處,令雀鳥競先銜回。或引長繩,訓練猿猴,使之分隊拔河。金髮曼坻則帶領女兒,采花拾果,作種種婦女事情。或用石墨,繪畫野牛花豹於洞壁中。或用石針,刻鏤土版,仿象雲物,畢盡其狀。幾人生活,美麗如詩,韻律清肅,和諧無方。

那個時節,拘留國有一退伍軍人,年將四十,方娶一婦。婦人端正無比,如天上人。退伍軍人卻醜陋不堪,狀如魔鬼,闊嘴長頭,肩縮腳短,身上疥癘,如鏤花鈿。婦人厭惡,如避蛇蠍,但名分既定,蛇蠍纏繞,不可拒絕,婦人就心中詛咒,願其早死。這體面婦人一日出外挑水,路逢惡少流氓,各唱俚歌,笑其醜婿。“生來好馬,獨馱癡漢,馬亦柔順,從不踢嚙。”


婦人挑水回家以後,就同那軍人說:


“我剛出去挑水,在大路上,迎頭一群痞子,笑我罵我,使我難堪。趕快為我尋找奴婢,來做事情,我不外出,人不笑我!”

軍人說:

“我的貧窮,日月洞燭,一錢不名,為你所見。我如今向什麽地方得奴得婢?”

婦人說:

“不得奴婢,你別想我,我要走去,不願再說!”

軍人相貌殘缺,愛情完美,一聽這話,心中惶恐,臉上變色,手腳打顫。

婦人記起一個近年傳說,就向軍人說道:

“我常常聽人說及葉波國王太子須大拿,為人大方,坐施太劇,被國王放逐檀特山中。有一男一女,尚在身邊,你去向他把小孩討來,不會不肯!”


軍人說:


“身為王子,取來作奴作婢,惟你婦人,有這打算,若一軍人,不願與聞。”

婦人說:

“他們不來,我便走去。利害分明,憑你揀選”

那退伍軍人,不敢再作任何分辯,即刻向檀特山出發。到大水邊,心想太子,剛一著想,河中就有一船,盡其渡過。這退伍軍人遂入檀特山,在山中各處找尋須大拿太子所在處。路逢獵師,問太子住處,獵師指示方向以後,就忽然不見。

退伍軍人按照方向,不久便走到太子住處。太子正在水邊,訓練一熊伴人姿勢泅水。遙見軍人,十分歡喜,即刻向前迎迓,握手為禮,且相慰勞,問所從來。


退伍軍人說:


“我為拘留國人,離此不近,久聞太子為人大方,樂善好施,故遠遠跑來,想討一件東西回去。”

太子誠誠實實的說:

“可惜得很,你來較遲,我雖願意幫忙,惟這時節,一切已盡,無可相贈。”

退伍軍人說:

“若無東西,把那兩個小孩子送我,我便帶去,作為奴婢,做點小事,未嘗不好。”

太子不言。退伍軍人再三反覆申求,必得許可。太子便說:“你既遠遠跑來,為的是這一件事,你的希望,必有結果。”

那時兩個小孩,正在同一老虎遊戲,太子把兩人呼來,囑咐他們:

“這軍人因聞你爸爸大名,從遠遠跑來討你,我已答應,可隨前去。此後一切,應聽軍人,不可違拗。”


太子即拖兩兒小手,交給軍人。兩個小孩不肯隨去,跪在太子面前,向太子說:

“國王種子,為人奴婢,前代並無故事,此時此地,有何因緣不可避免?”

太子說:

“天下恩愛,皆有別離,一切無常,何可固守?今天事情並不離奇,好好上路,不用多說!”


兩個小孩又說:


“好,好,我去我去,一切如命。為我謝母,今便永訣,恨阻時空,不可面別!我們儼若因為宿世命運,今天之事,不可免避,但想母親失去我等以後,不知如何憂愁勞苦,何由自遣!”

退伍軍人說:

“太子太子,我有話說。承蒙十分慷慨,送我一兒一女,我今既老且憊,手足無力,若小孩不歡喜我,一離開你以後,就向他們母親方面跑去,我怎麽辦?你既為人大方,不厭求索,我想請你把那兩個小孩,好好縛定,再送把我。”

太子就反扭兩小孩手臂,令退伍軍人用藤蔓自行緊縛,且系令相連,不可分開,自己總持繩頭,即便走去。兩個小孩不肯走去,退伍軍人就用皮鞭抽打各處,血流至地,亦不顧惜。太子目睹,心酸淚落,淚所墮處,地為之沸。小孩走後,太子同一切禽獸,送至山麓,不見人影,方復還山。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