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憲:視覺文化的歷史敘事(5)

三、“微觀的”歷史敘事

從宏觀到中觀,再下來自然就是微觀。微觀的歷史敘事在這里,主要是指關於視覺文化,甚至更加具體的、特定視覺文化領域的歷史敘事,比如藝術史或電影史或工藝史等。微觀的歷史敘事著眼於,視覺文化內部的發展,著重於解析其內部各種視覺要素的歷史轉變。諸如藝術史的路徑。

顯然,藝術史討論的是各類造型藝術(繪畫、雕塑、建築等)的歷史發展,不同的藝術家、藝術品及其相應的風格類型的歷史發展和差異。顯然,藝術史模式與視覺文化研究關係更為密切。


藝術史家夏皮羅(Meyer Schapiro)認為,藝術史的歷史分期有三種主要類型——政治朝代型、文化型和美學型。“第一種類型的例子有:加洛林王朝的、奧托王朝的、都鐸王朝的,第二種類型的例子有:中世紀、哥特式、文藝復興,第三種類型的例子有:羅馬式、古典的、風格主義、巴洛克。” (16)

在這三種藝術史分期模式中,第一種嚴格地說不是藝術史自身的標準,而是以政治體制和王朝的更替為標誌。這種方法在中國文學史的研究中也極為普遍,諸如先秦文學、唐宋文學、明清文學等。第二和第三種模式的視角顯然要狹窄得多。文化型更多地觸及到不同時代的藝術的整體文化特征,它文化自身而非政體或朝代。第三種路徑更為狹窄,是典型的微觀歷史敘事,因為它的劃分標準完全是藝術發展內部的美學形式。


所以夏皮羅認為,在這三種模式中,第三種模式即美學的模式最為普遍,原因也許在於它比較深入地,觸及到藝術自身的風格、形式和美學表現特性。因為顯然,政治朝代式的歷史分期,並不是就藝術自身來加以區分,而是從外部政治朝代來加以區分,它較少涉及到藝術自身的變化。

不同的朝代的更替並不意味著藝術的必然改變,其間某種藝術風格或形式的延續是可能的。我以為,針對視覺文化而言,夏皮羅的看法有必要做一些必要的修正,美學的藝術史固然有其合理性,但它往往局限於藝術內部的風格要素的發展轉變,容易忽略外部文化因素的影響和背景性的分析。因此,將美學型的藝術史分期與文化型的藝術史分期結合起來,也許更切合視覺文化的歷史分析。


隨著視覺文化研究本身的發展,隨著對視覺文化這一概念理解和解釋的更加具體化和更加明確,視覺文化自身的歷史描述與分期的方法也就應運而生。在這方面,一些有代表性的研究值得關注。

法國學者魏瑞里奧 (Paul Virilio)對視覺、速度和戰爭等現代性問題有開創性的研究。他注意到,每次技術革命的結果都是速度的提高,而速度成為當代社會和文化的重要因素,從傳播速度,到生產速度,再到眼睛觀看的速度等等(比如步行、坐馬車、乘火車或飛機,其觀看事物的速度截然不同)。

依據速度及其技術對文化的深刻影響,尤其是人類社會三次重大的技術革命對文化的影響,他將近代以來的視覺文化區分三種不同的歷史形態。


第一個階段,是所謂“形象的形式邏輯時期”,它是以繪畫和建築為代表的古典文化時代。這一階段終結於18世紀,其基本特征是通過各種形式法則,來塑造世界及其關於世界的看法。比如西方繪畫中的透視法則的發現和完善,這一法則強調了理性的觀看和固定的眼光,它把世界設想為一個有序的整體,再現(或表征),成為這一時期的主要視覺表現原則,而代表性的視覺樣式是繪畫(比如文藝復興“三傑”的繪畫作品等)。

第二個階段,他名之為“形象的辯證邏輯時期”,這一時期代表性的視覺樣式則是攝影和電影,在時間上是貫穿了整個19世紀,一直延續到20世紀初。依照魏瑞里奧的研究,所謂“辯證邏輯”的形象,主要是指在公共領域中的廣告、攝影和電影等視覺表現形式,它們一方面是以“公共表征”的為特征,另一方面又呈現出觀眾和符號之間的互動交流。

第三個階段,是“形象的矛盾邏輯時期”,其代表的視覺樣式是攝像、全息攝影、數碼攝影和電腦圖像。不同於第二階段那種形象符號的公共展示和交流,新技術手段的發明,使得圖像的交流傳遞,變得越來越私人化和家庭化了。換言之,“公共表征”,在魏瑞里奧那里,是指形象的展示和傳播是在公共領域里進行的,比如在大街上的廣告,電影院里放映的影片等,這類主體間的交往主要是在公共領域里展開的。

(16)參見常寧生編譯《藝術史終結了嗎?》,湖南美術出版社,1999年版,第41頁。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