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王禮對延惠的怯懦再也無法忍耐下去了,大聲斷喝道:

“回教徒是什麽東西?他們的象軍更是不堪一擊。我們真正的敵人是西夏,是李元昊!那個傢伙想殺盡漢人,踏平沙州。”

朱王禮向部隊下達了立即進發的命令。


趙行德跟隨朱王禮,走在隊伍的前頭。部隊走下山丘,朝沙漠的中心行進,在遠方的地平線上可以看到一處綠洲。行德發現尉遲光的駱駝隊就在前面百餘步的地方,也在朝同一方向行進。朱王禮可能也看到了尉遲光的隊伍,他命令部隊加快行進步伐,像是打算超過他們的樣子。但奇怪的是不管怎樣加快步伐,都不能縮短與尉遲光他們的之間的距離。尉遲光的商隊打著清一色的黃旗,與朱王禮的部隊保持一段距離,一直在他們前方行進,一會走上沙丘,一會又走下來。

天氣與昨日相比,已經不那麽寒冷了。接近中午的時候,部隊終於通過了沙漠地帶,進入了一片荒蕪的土地,可以不時地看到一點稀疏的柳林。路也比先前好走一些了,所以部隊的行進速度也增加了。不久,進入了沙州地界,到處都是廣闊的耕地。


尉遲光他們還是走在前面,遠遠看去,尉遲“王朝”的大旗迎風招展,尉遲光帶領著兩千多名族人的隊伍向前行進。

離沙州城越來越近,這一帶溝渠密佈。部隊只好在這縱橫交錯的水網中繞行。

部隊來到黨河岸邊,岸邊種植了柳樹,河里的水已經結冰。他們正準備渡河時,行德發現前方不遠處就是沙州城的城墻。比以往想像的還要壯觀,頗具中原城市的風格。

部隊從南門進入沙州城。城內店鋪林立,人口眾多,街道用青石鋪砌。街上的行人來去匆匆,雖然立刻就會兵臨城下,他們卻一點也不知曉,到處仍然是太平世界,蕩蕩乾坤。人們給入城的部隊讓開一條路,他們發現這支部隊的官兵都是與自己長像相同的漢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所以都站在兩旁觀看。睹物動情,行德感覺自己回到了宋土,眼前的一切使他產生了一種懷鄉的愁緒。


進城後不遠處有一個校場,部隊就暫時到那里歇息,曹延惠領著朱王禮和趙行德直奔城中的節度使衙門而去。來到衙前,才發現這座府第十分精美。

沙州節度使曹賢順年屆天命,卻精神矍鑠,雙目熠熠有光。個子不高,但卻顯現出武將的剛毅果敢。見面寒暄已畢,賓主分先後落座。曹賢順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地聽其弟延惠將瓜州事件的前因後果講完,然後,他語調平靜地說道:

“西夏來犯,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此番只是早了一些而已。僅就沙州節度使的名節而論,吾等亦應決一死戰,怎奈沙州並無可禦西夏大軍的武力。至吾輩曹氏遭此大難,實屬天命,非人力可以挽救也。曩時沙州為吐蕃征服,傳聞當時此間漢人平時必穿胡服,唯祭祀慶典上仍著漢裝,思親念祖,仰天慟哭。不期今日,悲劇復至。沙州雖遠離中原,乃祖宗開拓,當為漢土。我輩子民,雖久居此地,卻還是華夏子孫。斯土斯民,豈容夷狄久佔,我料定西夏也會與吐蕃一樣,最終必然歸去。屆時我輩的子孫,正如原野上的荒草,仍舊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曹賢順於二十年前的大中祥符九年,自其父曹宗壽之後,繼任沙州節度使,從此節制沙、瓜二州,一直是這塊土地上的最高統治者,所以說出話來頗具威嚴。


最後,曹賢順設宴款待客人。席間並無一人多語。賢順遂笑道:

“不必拘禮,吃完這餐酒席就要打仗了。”

賢順又吩咐,可再叫些人來湊興,並讓下人備齊酒菜。

行德讓人將尉遲光叫來。很快,尉遲光就來到府衙赴宴。行德請尉遲光將西域的情況向賢順介紹了一番,賢順並不為此感到驚訝。尉遲光剛剛講完,他就接著說:

“回教徒入侵之事,不無可能。只是與吾等並無太大關係。沙州城以前也曾被西夏攻破,其實毋庸多慮。”

尉遲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這位沙州王,又問了一句:

“大人是說回教徒將與西夏軍作戰嗎?”


賢順不緊不慢地回答道:

“恐怕正是如此。”

“不知哪方獲勝?”

“一時難以判斷。無論是回教徒一方,還是西夏軍一方,都與沙州大不相同,他們兵強馬壯,一旦交戰,雙方都將損兵折將,尤如宋朝與契丹作戰一樣。”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