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高氣傲的尉遲光一時語塞,思量了一陣後接著說道:

“我要活下去,一定要親眼看到這一天。亂世出英雄,我定能乘此機會重振尉遲王朝之祖業。”

行德在一旁思忖,無論局面如何變化,這個楞頭青看來都可以對付,這一點他倒不是說大話。到時候這個傢伙就不是用駱駝,而是用大象組成商隊,照樣打著“毗沙門天”的旗子,在沙漠里來回穿梭經商。


宴席過後,賢順擔心三四日內西夏軍就會襲來,特意吩咐朱王禮讓部隊充分休整,做好迎戰準備。他還說,他會令城中守軍到城外挖掘陷馬坑,以防不測。

朱王禮、行德、尉遲光三人一道從曹府辭別出來,到門口朱王禮、行德對尉遲光拱一拱手,便各自離去。

回營後,朱王禮還是沒有想出曹賢順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說他是個武夫,說起話來又十分得體,說他是個文人,對用兵之道卻頗有見地。總之無論如何,先讓部隊充分休息是有道理的,以逸待勞,也多一點優勢。全軍睡它三天三夜再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毋須庸人自擾。行德聽朱王禮講這番話時,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待觀其臉色,才知道朱王禮是認真的。


城中有十七座寺廟,朱王禮部的軍營設在其中的五座中。趙行德住一單間,連日來行軍、議事,日夜不安,早已乏得渾身酸疼,所以回來後,行德倒頭就睡。

半夜,行德被一陣鼓聲驚醒,他以為是西夏軍馬已經襲來,連忙跑出營來。四下打探,才知並非如此。天上一輪冷月,照在廟前凍得梆硬的路面上。曹賢順的隊伍排成一個個小隊,全副武裝,正從廟前經過。


天剛拂曉,行德再次醒來,這次清清楚楚地聽到人聲嘈雜,由遠而近。行德走出山門,想看個明白。但見街上不少的老人和女童正在向城外走去,看來是到城外去避難的。行德感覺到,這里與瓜州大不一樣,事情辦得井井有條。雖然外面到處都不得安寧,卻並不妨礙行德繼續睡覺。

趙行德這一覺直睡到第二天的黃昏時分。其他官兵也都起來了,大家不約而同地來到校場上,點起一堆堆的篝火,人們聚集在火堆周圍。

朱王禮見到行德後說道:

“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啊。”


行德說:

“士兵們昨晚睡了個好覺。讓他們明天一早到這里集合。說不定明天黃昏,或者後日早晨就會與西夏交戰。”


朱王禮聽後獨自回去了。

行德來到附近的一處篝火堆旁。他以為周圍坐著的是士兵,但是走近了才發現他們是尉遲光的人。尉遲光自己也在那里。尉遲光見到行德後連忙站了起來,擺了擺頭,示意他過去。行德走了過去,尉遲光說道:

“我昨天就找過你。這次大戰,你是想活還是想死?”

“其實我並未考慮過生死大事。與以往臨戰時的心情一樣。命運如何,不可預料。當然不會自己去送死,但也並非一定要留條生路不可。”

行德此時所言,正是他心里想的。此次西夏來犯,未見立刻能破此城。如果能夠保全一至兩日,則堪稱大功。也許這座沙州城也會同瓜州一樣,最終化為灰燼,城中軍民大多喪失性命。自己即使大難不死,前景將會何等悲慘也是顯而易見的。

 

生死未卜,不由自主。想到這里,行德的眼前又浮現出數年前開封城外被賣的回鶻女子,她那種面對生死而無所畏懼的神態鼓舞了行德,使他感覺到自己身上也充滿了一種置生死於度外的勇氣。

“是啊,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不過,你還是將你的那個寶物寄放在我這里為好。平時向你索取此物,使你為難,這我也知道,但是這一次你如果把它帶到戰場上去,那就太危險了。城里的人都為找不到一個地方隱藏他們的財產而惶惶不安,只好等著它們化為灰燼了。出城就是沙漠,東邊有西夏軍,回鶻軍正從西邊打過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