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貞節坊(4)

一場風波算過去了,婚事也沒有鬧壞。隊長答應娶美華,這樣,對文家來說,事情也算落個正正當當的收場。剿匪的戰事轉眼結束了。李松和文家把一切事情料理妥當之後,和美華在蘇州草草完了婚事。

李松向老太太說,‘當然我要娶她。您現在開開門,我跟她說幾句話。’

喪事一完,文太太一個人住在那所舊宅子上。前後廳還掛著挽聯,正廳中間掛的是一條白綾子橫幅,是縣知事大人送的,上頭寫著四個大字,‘一門二貞’。

文太太跟著出屋裏,祖母也從自己的屋裏走出來,慢慢走到隊長跟前說,‘你是不是要娶她?’

整個喪事的前前後後,老張賣了大力氣。老張現在看見太太很難過,越發來幫忙。美華不在家了,他去買東西,對裏對外的一切事情,種種瑣碎的麻煩事情,他一個人都擔當起來,免得太太操心受累。甚至他還出去賣菜,掙錢回來。文太太在廚房裏,從窗子裏望著老張做活,有時候兒悶極了,出去跟老張說說話兒。園子現在完全圍了起來,街坊鄰居沒有人看得見他們,文太太和老張越來越親密了。

李松說美華已經有了喜。文太太聽了直打顫。‘幹什麽不早說?這才是喜事呢?’

人的頭腦是天地間最不可測的東西。為時很短,李松和美華間的一段天翻地覆的情史,已經過去了,可是卻留給文太太一個特別的影響。

李松又說,‘賢德的女人就是照著那一套道理過日子的。’

‘覺得貞節牌坊真是無聊。’

‘我這些年大了幾歲,才想到媽媽的為人。媽心高好強,自律很嚴,做一個貞節的寡婦真有一種高貴感,我想媽很受人尊敬。可是,我自己不知道為什麽我說這些話。’

‘她很好,在裏頭呢。’

本家文老爺來了一趟,帶來了太傅大人白份子一百兩銀子。修貞節牌坊和一千兩銀子的事,已然是板上釘釘了。

‘不是。可是,隊長,只有你才能給我出個好主意,我真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美華生了一個女孩兒之後,跟丈夫來看文太太。文太太看見外孫女,喜歡得不得了,把又白又胖又熱火的小孩子,使勁往胸懷裏抱,鼻子裏哼哼著哄她。文太太不抱小孩子那麽多年了,這麽年輕做了姥姥,真是高興。

李松笑著說,‘這好極了,您怎麽不歡喜呢?’

‘雷劈了你的狗舌頭!胡說八道!’

‘什麽事啊?’

若到雞窩去,一定得穿過老張的屋子。那時候大概已經有三點鐘。草上的露水濕淋淋的。

第二天,文太太和老張說,‘把雞窩關好,別再教什麽東西進去了。’

事情是這樣:

前些日子一天的晚上,天很熱,老張半露著身子睡在席子上──是十天前的晚上。他一醒就聽見太太喊,‘老張!’那時月亮正掛在西半天,月光正照在老張的床上,他看見太太正站在他的門口。他連忙起來,問太太要什麽東西。

太太非常寬厚,向老張說,‘總算沒丟什麽,明天我把這只雞做了吃晚飯吧。’

‘我岳母有什麽為難的事嗎?’

文太太又說,‘你回床上去吧,一件小褂兒不穿站在這兒,要著涼,’可是老張一定要看著太太回到廚房門才去睡。老張心裏思索小野貓下山偷雞這件事。可是自己並沒聽見雞叫,他老是睡得很沈的。

美華流出了眼淚。覺得媽媽越來越近乎人情,也完全原諒了女兒。就在這一天,她看見媽媽一個人靜悄悄的坐著,愁容滿面。媽媽已經不像以前那麽克制自己,對自己的日子那麽滿足。

對貞節牌坊那麽體面的事,文太太竟會看得這麽淡漠,真的出乎李松的意料。李松記得美華說的再過二十年‘光榮的監牢’的日子。現在文太太對貞節牌坊竟會抱這麽個看法,真教人沒法兒相信。

太太說,‘不用忙。’

兩人又回到老張的屋子裏。太太還是站在門口。老張看見太太的衣裳上和手指頭尖兒上都有血點兒。他把雞扔在地下,倒水給太太洗手。他問太太是不是要喝杯茶。太太說不要,想了一下兒又要。太太現在非常清醒了,不致於再回屋去睡。

太太說,‘那個野貓今晚上,也許還會來。’

‘事情跟你也有關係?’

‘是,有關係。’

太太說。‘不用了,外面很冷。’

‘不用耽心,太太。’

‘美華,你的婚事這麽美滿,我真歡喜,你的孩子和丈夫都這麽好,你真有福氣!’

Views: 4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