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閑人和有錢人(上)

在我看來,閑人與有錢人的生存態勢將決定中國的未來發展態勢。我一點都沒有誇張,希望讀者朋友們認真思考,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先說說閑人。


2010年的五一假期,我是在西安過的。5月1日早上跑步90分鐘,從經濟發達地高新區的酒店經西門跑到城墻內最中心的地方鐘鼓樓。西安城墻始建於隋代開皇二年(公元582年),在隋唐皇城基礎上經過歷代修葺,明代洪武初年向東、北延伸後擴建而成。

前一天晚上,西安居民應該觀看了上海世博開幕式的盛況。我邊跑步,邊想像居民們睡懶覺的表情。不管是奧運開幕前夕還是世博開幕的第二天,居民的生活依然繼續,沒什麼變化。2011年西安主辦“世園會”,西安這一古城的物質文明和現代化建設按迎來國家大事的慣例而加速發展。

每到一個地方,尤其在中西部的城市都有同樣一種感受,即居民過得都很悠閑。“悠閑”兩字正是我這次西安行的最大感受。除了北京、上海這兩個超級大城市之外,包括引領中國GDP增長的廣東地區,中國的城市一方面讓我領會到老百姓過日子不容易,另一方面也讓我感覺到一種悠閑。中國人似乎活得沒有那麼累,至少沒有像東京上班族那樣壓抑,每天以同樣的節奏過著規律、枯燥、單調的生活。

悠閑的日子、閑人的蔓延對中國的高速發展來說意味著什麼呢?悠閑也好,閑人也好,他們應該為過快的物質增長起到緩沖器的作用。我估計,中國至少有2~3億閑人。吃飯、喝酒、聊天、睡覺、打麻將、打牌……他們一輩子就是這樣過日子的,憑什麼呢?他們顯得非常悠閑、快樂,無所事事,對這個社會的發展似乎沒有作出任何的貢獻,但他們卻是幸福指數最高的一群,這是否是中國普通百姓在充滿矛盾和不公平的動蕩社會中過日子的大智慧呢?他們根本不關心什麼國家大事或時事問題,只是關心自己的生活和周圍的朋友。“不關心”也正是中國人謀生的智慧,否則活不下去,因為來自政治和體制的壓力太大,必須學會超越。


就像古希臘亞里士多德說的,閑暇對長期健康有效治理城邦來說是關鍵要素。中國似乎擁有這個基礎,而日本沒有,日本是沒有那麼多閑人的,日本人把休閑視為一種恥辱,因此只能扮演工作狂,否則會被多數人排斥到邊緣。

中國人則寧願扮演閑人的角色。這種截然不同的差距是緣於國家發展階段的不同還是傳統風俗文化的不同?我一方面好奇或懷疑中國無處不在的閑人之存在和蔓延,又從積極的角度評價擁有閑暇文化的中國社會。後者對日本社會來說是必要的,當然,日本社會的嚴謹對中國來說也是必要的。休閑和嚴謹在某種程度上是對立的,卻也是相輔相成的。

接下來談談有錢人。

2010年春節前夕的某一天早晨,我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第三航站樓待機,還有點時間就隨便逛逛。看到前面有個便利店有書賣,就去看一看。便利店正好挨著吸煙區,是個排他性專屬吸煙區域。吸煙者務必在那個區域內吸煙,而不準在別的地方吸煙。這點和日本一樣。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