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達140公里的跨海大橋中間

我獨自徬徨

所有人車已因強烈颱風警報

撤得精光

只有我在出奇平靜的

細雨中四處張望


橋的兩端沉入

淡漠的海平線

陸地的存在化為

擱淺的海市蜃樓


我的存在像一粒鹽

被稀釋在一片汪洋

我的孤立

是我

唯一的座標

●說詩

詩中的這座跨海大橋並不存在。

但是穿行其他跨海大橋的體驗,早已深深累積我對於人類渺小的切身感觸;離海面太近,你不易覺察到它的廣闊,離海面太遠,又感受不出海的真實──那是由龐大的量體、湧動的能量與神祕和敬畏組合而成的,近似神的存在。尤其是濃雲密布的熱帶氣旋意圖喚醒它的時候。

人類的微小與脆弱始終是人類深層的惡夢之一,除非你不再堅持自己。即使如此,一個人穿越跨海大橋的意象,還是會讓我在壯麗的美感之前,想要自暴自棄。

(原載:聯合報)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