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陀《果園城記》“鬼爺”《傲骨》(1)

“牢騷,沒有完的牢騷!”當人提議去看他的時候,他的相識們總是搖頭皺額,仿佛他們對他已經沒有辦法。 

於是我們想,什麽是造成這個所謂“沒有完的牢騷”──我們往往覺得,這對於當事者本人,要遠比字面上所說明的可怕得多呢!在考慮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注意到這種現象,在最近十年老中國的生活莽原上,在激烈的斗爭中,出現一批憤世家。他們憤恨政治腐敗;反過來,如果他們堅持下去,活一天便遭受一天的壓迫排擠。這些人無疑都是好人,自認為靈魂純潔得像秋天的鴨跖草,但是,假使這話不致過分的傷害他們,我得說他們中間很少真正的強有力者。這個人就是這種好人,不管我們怎麽評判,世人又怎麽指責,縱然社會人士全離開他,故舊們全輕視他,他的同道卻仍舊對他存著敬愛。人家說他脖子後面生著一塊傲骨。

 

這是一塊可怕的包括正直與自負的傲骨。同時,你當然能夠猜出,他們像九九表,幾乎有個一律的身世。他們的父親是老郵政局,骨科醫生,鋪子里的掌櫃,或是個純粹的小地主,他們謹慎的在豪紳與官吏的氣焰下,在不安定的惡劣空氣中活著,只怕被別人注意,只怕被別人看見。不,他們什麽都不缺少;最壞的就是這個什麽都不缺少;你想想,他們有收入,家里有錢,鄉下有田地,那麽,他們為什麽老戰戰兢兢,怕那些官吏和豪紳──也就是流氓和煙鬼呢? 

果園城至今還流傳著一個謠諺,所謂“滅門知縣,傾家地方”。地方就是地保。這種不適於呼吸的空氣從小時候就刺激他,氣惱他,使他成為憤世家。

 

這個後來的小憤世家終於進了學堂。 

“這是誰?”他的同學們問。“這個家夥,瞧他那股子神氣!” 

“呸!他爸爸是個小肥豬。”另外的快嘴些的回答,也許他忘記自己的爸爸也是“小肥豬”了!

 

這是真的,一開始不愉快就等著他了。你當然同樣能夠猜想出,在十五年前,幾乎所有小城里都有這種現象,每所學校里都有一些英雄,他們大半才剛剛十二歲至多十四五歲,但是他們已經從他們的父親和先生那里學會換“金蘭譜”。這些小老先生們──常常挨板子或被罰跪在太陽下的劉、關、張們,他們自然不把“小肥豬”的兒子放在眼里,就經常向他挑戰和襲擊了。他被鍛煉著,直到他的心都被弄硬起來,在這個學校里住了五年。唉!他長長的嘆口氣,於是離開家鄉,在一個比較大點的城市里考進師範學校。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