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迷失的雨季》阿根廷貴婦

傍晚,坐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候機室內等待飛往巴西的班機。

正當我無聊地東張西望時,門口突然娉娉婷婷的走進了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婦。用「眼前一亮」來形容當時的感受,實在一點兒也不誇張。她膚白如雪、腰細如柳,一身的絲綢衣裳,合身又合宜。坐下後,她姿態優雅地脫下架在鼻樑上那副墨鏡,從棗紅色的大皮包裡取出一本書,翻開來靜靜地讀;她讀得那麼入神,那麼專注,周圍的喧囂吵鬧,對她竟不曾有一絲半毫的干擾。我坐在遠處,呆呆的看著她,心裡讚賞不已,如果說少年的青春是美麗,那麼,中年的丰采便是魅力了──這是一種年輕少女不能有,而中年婦女未必有的吸引力。


班機到了,人人搶著排隊出閘,但她卻依然神態安詳地坐在那兒,看她的書。

上機坐定後,似乎過了相當久,才看到她沉穩地走進來。令我驚喜莫名的,她的位子,居然就在我身畔!

微笑地打過招呼後,我們很自然地交談起來。從談話裡得悉她的丈夫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做生意,她此行就是去探望他的。

「里約熱內盧是個文化大都會,它有妳想參與的任何文化活動。」她以清越的聲調緩緩地說道:「我每個月都去一次,單單浸在那種藝術的氣氛裡,便是一項絕大的享受!」

她說話不多,但說出口來的話,都是經過慎重思慮與良好安排的。

談不一會兒,晚餐便送來了,是牛扒。飛機餐素來給我的感覺是像罐頭食品──味道千篇一律。然而,阿根廷班機所提供的牛扒卻出奇的好,不但柔嫩多汁,而且新鮮可口。由於阿根廷人普遍上食量很大,所以,這飛機餐的分量也多得驚人,除了兩塊厚厚的牛扒外,還有四大片新鮮的火腿肉,一碗拌以沙津的碎蝦肉、三種配牛油果醬的麵包、一大客乳酪蛋糕,外加咖啡、餐酒、果汁……

 

我吃了牛扒,吃了火腿;喝了餐酒、喝了咖啡;已經飽脹欲吐了。偷眼瞅瞅旁邊的貴婦,我的天,她雖然身材窈窕,食量卻極驚人,每一個盤子都吃得乾乾淨淨,即連那三種麵包,也不放過,吃得一片不留。然而,更驚人的事,卻還在後頭!只見她從皮包拿出了一疊紙巾,慢條斯理的把吃過的盤子一個個的拭擦乾淨,疊起來,然後,再擦湯匙、叉子、餐刀……,她這種怪異的舉止和她的外表身分全然未能符合,正當我心裡暗暗地感覺詫異時,卻見她拉開了她那棗紅色的大皮包,把擦乾淨了的大小餐盤餐具一股腦兒塞進去!她眼前的大托盤,立刻變得空晃晃的。就在這時,空中小姐前來收盤子了。我尷尬的低下頭去。只聽得空中小姐平和地問:

「吃完了?」

她溫文地答:

「吃完了。」

我轉頭看她,她神情自若、臉泛微笑,一派雍容華貴的樣子。

好個「吃完了」!食物與餐具全「吃完了」!

我把頭靠在機位上,驟然失去和她繼續談天的興致……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