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下)

作為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研究人員,我對所有宗教及宗教活動都持冷靜旁觀的理性態度。但在美里,我有了第一次宗教或準宗教體驗,那是在看到跟我一樣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扶老攜幼從四面八方向三清殿聚攏的時候,是在看到蒲團上阿婆阿公嘴里的禱詞,似有似無手中的香火忽明忽滅的時候,是在晚會進行中燈光驟暗老中青三代華人手捧蓮花狀燭火緩步登臺齊唱莊學忠《傳燈》,“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從遙遠的青山流向大海;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把漫長的黑夜漸漸點亮。為了大地和草原太陽和月亮,為了生命和血緣生命和血緣,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每一條河都要流下去,每一盞燈都要燃燒自己。每一條河,每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每一脈香火,為了生命為了血緣都要燃燒都要流下去”的歌詞由隱而顯由低沈而昂揚的時候。

 

開始,在只看到燭光只聽到音樂時我還暗笑可真會煽情,但漸漸地,歌詞所傳達出的深厚情感把我一步步攫緊,直至裹挾而去。情不自禁中我也成為歌唱中的一員,在旋轉的音符中分享著這一特殊群體的歷史記憶,體驗著他們那既陌生又熟悉的現實感受和未來憧憬。

 

但我相信自己仍然是清醒的,因為同時我還想到了兩首歌,《我的中國心》和《美斯樂》,都是張明敏所唱:“在遙遠的中南半島,有一個小小的村落,有一群中國人在那里生活,流落的中華兒女??????關心它,美斯樂,看我們能做些什麽?幫助它,美斯樂,看我們能做些什麽?”

 

我應該感謝這次旅行,它帶給了我許多的感悟。

 

曾有人說中國人就是中秋團圓清明掃墓除夕放鞭炮。在這里,正是這樣一些平常被忽略的文化符碼,使我們超越山水的阻隔、政治的分歧,甚至經濟的差異而心意相通。是的,文化的底色不會輕易如鉛華般洗褪凈盡,毋寧說只有在歲月的沖刷後它的美麗它的價值才會被人們真正發現並懂得珍惜。

我知道孔子與巫史是同途而殊歸的,其所看重者是人文性的德與義而非宗教性的筮與數,但既然百姓需要某種神靈以崇其信,需要某種儀式以傾其情,故聖人仍之以神道設教。道教與此類似,雖主有神,卻以勸善誡惡為其大本。惜乎為禮者唯玉帛是務為樂者唯鐘鼓是執乃自古皆然,流弊所至,廟堂之事遂幾為士人君子所不忍聞睹。今天,雖不能說是“失禮”,復現於“野”,但因緣際會,聖人制作之意卻是懍然有感於心。儒學是教耶非教耶網上聚訟爭鳴,莫衷一是。我當然是反對坊間那些儒教說之論證與評議的,但是面對今天的情境,今天情境中個人與族群所面對的生存問題,中國文化結構中宗教儀容的模糊是不是可以長期接受?如果它的凸顯是一種現實的需要,孔孟復生,又會做出何等作為?莊子說得好,“聖人因時設教,以利民為本。”美里蓮花山三清殿在道廟里填裝進大量儒學內容如忠孝仁義等,使之成為華社“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的聖地,正是《禮運》所謂“雖先王未之有,可以義起也”的創舉。

 

飛機就要起飛,就要載我回到遙遠的黃河岸邊長城腳下。 

我沒有揮手向主持操勞此事的黃益隆先生道別,從他的身影我想到了梁啟超的兩句詩,“世界無窮願無極,海天遼闊立多時”。傷世憂時的徐復觀說他的心胸不如世紀之初的任公來得博大,把它改成了“國族無窮願無極,江山遼闊立多時”。而我,思潮湧動中又把它吟成了“國族無窮願無極,海天遼闊立多時”!(2005-08-30 愛思想平台)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