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鶴止步》(前言)我為故事狂

    我寫《鶴止步》之時,已經開始寫我的新長篇《上海王》了。寫長篇時,本應是六親不認。但是也需要休息,因此,我把《鶴止步》先寫出來。這個中篇時間錨定在汪偽時期的上海,寫的卻是男人之間生死與共的感情。收入這個集子的一些短篇,也大都作於我近三年寫長篇的間隔時間。有雜誌社的編輯催著要,我便停下長篇,寫短篇,也算浮上水面透一口氣。 

    曾有人問我為何近年對中國筆記體小說感興趣。若讀者讀了這集子,就自然明白我的用心。

 

    我走了一個圓圈,少女時愛讀中國古典小說,開始寫詩時,大量閱讀西方的小說詩歌,一頭扎進里面。等到自己動手寫小說,我發現中國古典小說的好處,便走到以前喜歡的那些詩詞和小說里,重新讀《老殘遊記》,重讀《紅樓夢》,尤其是重讀筆記小說。像馮夢龍《情史》,那麽短短的一個個故事,講得像一首詩。 

    趙毅衡說過我有想像力崇拜。他認為我是“敘述狂”——喜歡講故事,講故事時透出一股狂喜,類似巴爾特稱為的“文本歡樂”。我永遠想讓我的人物多遇上點驚奇,多撞上點危險。我的故事有時候讀起來只是想講個好故事,如此而已。我本人卻很沈醉:我醉心的,是把玩人的命運,讓我的人物變成意念挪動的棋子。

 

    而這,恰恰是神的遊戲。能有比這更快樂的事嗎? 

    熱衷想像,絕對與我的童年有關係,我家的堂屋頂上,蝙蝠在夜里神出鬼沒。據父親說,蝙蝠是醫治不治之症的偏方。夜里搭著木梯用電筒捉蝙蝠,那些月光與烏雲賽跑著漫過天井。我父親眼盲,他站在黑暗中,屋頂瓦片上能聽到奇怪的腳步聲。

 

    我再看那堂屋的墻,我驚呆了:黑暗中似乎閃過天書般的文字,寫著我的過去和未來。那時我似乎開始明白,文字的力量,就在於讓我驚奇,讓我似乎讀懂了,卻讓我明白它的意義遠遠超出它表面的文字意義。 

    就像那些神奇的筆記小說,好像一個故事已經說完,卻可以再說一次,卻可以再說一次。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